第514章 就算很生气也还是想给他惊喜-私人婚-
私人婚

第514章 就算很生气也还是想给他惊喜

    可是她不能,就算现在很生气,气急攻心之后,还是不能够。

    谁让她自己没出息,就是很爱他,很想让他高兴,很想给他生日的惊喜。

    乔依然看着婚纱穿在身上的整体感之后,嘴角故意紧抿着,不让她自己笑出声,可是眼角的喜悦忍不住,不停往上扬起。

    “顾太太,婚纱虽说都是白纱制作的,有时候会让人有点千篇一律的感觉,但是我师傅亲手制作的婚纱可是耗尽他所有心力了,你穿在身上有没有一种幸福到要飞起来的感觉?”

    左席的助理兼徒弟吴婷可是亲自参与了这件婚纱的制作,可以说这件婚纱就是她看着出生的。

    笑而不语地乔依然点了点头,“辛苦你们了。”

    “一点也不辛苦,”吴婷像是打开了话匣子,“顾太太,你知道吗?我师傅可是一直都看中了一块粉钻,他总想着要把粉钻打碎了融入到婚纱里面,让新娘子身上最贵重的地方是婚纱而不是那些价值连城的珠宝。当时他参加婚纱投标的时候,可是赌了一把,最后关头才用了这个计划。他总期待着能有这么一个机会。”

    投标?

    又不是工程投什么标啊?

    还真是新鲜,第一次听说婚纱也要投标的。

    “我没有听错吧,投标?”乔依然还是忍不住好奇问出来了。

    看着点头如捣蒜的吴婷,乔依然把对婚纱不舍的眼光放在了身边这个眼神清澈的女孩脸上。

    这个女孩衣服上夹着大大小小的夹子,口袋里还塞着本子和笔,脖子上还戴着一圈量身材用的尺子。

    “顾总可是为了给您准备婚纱,向全世界顶尖的十大婚纱设计师都发出了邀请,因为这次不中标也还是有钱拿嘛,所以每个设计师都是绞尽脑汁地拿出了看家本领为您设计婚纱。这十个设计师可是都放下了手上的工作哦,专门为了顾太太您设计婚纱,就好像是他们在参加比赛一样,只要能被您和顾总挑中了,那就是冠军一样。”

    吴婷艳羡地看着乔依然身上的婚纱,她还特意点了点婚纱那些镶钻了的地方。

    抹胸的婚纱,几乎整个上半身部分都是那些被打碎了的粉钻,尤其是在腰的部分,还形成了一条格外俏皮可爱的类似于辫子形状的东西,来与下半部分的裙摆区分开来。

    那些裙摆也是由粉钻一路往下铺垫的,如果不是吴婷告诉乔依然是粉钻,她一定以为是亮片之类的东西。

    漂亮是挺漂亮的,乔依然忍不住咧嘴嗤笑了起来,嘴里忍不住责怪,“真是个败家男人。”

    “顾先生可是很豪气地说,只要我太太开心,价钱不是问题”,吴婷现在还记得那封由顾澈助理发出来的邮件,那种霸气与豪气如果不是有强大家底做后盾也不会这么让人羡慕了。

    “毕竟,每个女孩子小时候都希望拥有一件独一无二的婚纱啊,看顾太太这么幸福的样子,真是再多钱也值得了。”

    “只要是跟他结婚,穿最便宜的婚纱我都会觉得幸福”,话虽然是这样说,可是乔依然的目光一直都舍不得从婚纱上挪走。

    果真一分钱一分货啊,这种夺人眼球的婚纱还真是第一次看见。

    “哈哈,女人啊”,就是不知足,找了有钱的男人又怪男人不会节约,如果找个没钱的男人就又会嫌弃男的穷了。

    几声关灯的声音之后,吴婷兴奋地打开了一盏射灯,乔依然愕然地站在原地看着镜子里亮闪闪的婚纱,她心里流淌着无尽的甜蜜与满足。

    “宝宝,妈妈的婚纱是不是好漂亮,你爸爸他好浪漫啊”,乔依然只觉得脸颊快红得烧起来了,她捂着脸。

    犹记得小时候看动画片,有个公主的婚纱就是在黑夜里还会亮闪闪,没想到她曾经在日记本里许的愿望居然成真了。

    她看着镜子里亮闪闪的女人,只觉得她穿得不是婚纱,而是穿了一身会发光的钱。

    给乔依然事了一下效果之后,吴婷就开始给乔依然检查婚纱尺寸的细节了。

    这件婚纱尺寸倒是只大了那么一点点,那些宽松的地方被吴婷用夹子夹着之后,也倒是不影响美观。

    在她傲人的柔软部分稍微有点紧,乔依然开腔指了指她那里,“需要大一点。”

    忍不住贼笑的吴婷,给乔依然重新量着尺寸,“我想起了一个富二代曾经开玩笑说的择偶条件,就是要胸大的。”

    “额,你是在取笑我吗?”乔依然脸上的喜悦收敛了一点,她故意改变了站得笔直的身体,而是勾了勾背,那样就显得她胸不大了。

    她本身胸部就很丰满,尤其是她这种纤细身材,显得那个地方就格外的傲人了,仿佛她吃的东西永远只长那里一样。

    自从她开始发育的时候,就会被人笑话胸大,尤其是嫁给顾澈之后,蔡媛媛不知道取笑过她多少次她胸大无脑才有机会嫁给顾澈的。

    “我是羡慕啊,挺一挺还是很好看的”,吴婷生怕得罪人,立马恭维着。

    “嗯,不用安慰我,我知道我普普通通的,能嫁给我老公,左思右想差不多也就只有这个原因了”,乔依然自嘲地挺了挺身子,使得某处更加挺拔了。

    这个顾澈就是不肯说他是为什么会同意娶她的,纸巾还是个未解之谜。

    “那我帮您记录下来了,会把这个地方改大一点的”,吴婷把尺寸递给了乔依然看了看。

    “罩杯最好再大一个号”,乔依然担心地怀孕越往后,那里会越大,她可不能亏待了宝宝的食堂,不能让那里被勒住了。

    “啊,再大一个杯啊啊?”吴婷惊讶地长着嘴看着乔依然。

    “一般来说,胸围紧一点,会聚拢效果好一点的。事业线也会更明显一点。”

    讪笑了两声的乔依然耸了耸肩,就开始脱婚纱了,“就按照我说的做吧。”要是太紧,事业线太明显了,她可不敢保证顾澈会不会直接取消婚礼。

    腹部乔依然也让吴婷稍微改大了一点,不能亏待了她的小宝贝。

    等到吴婷把数据记录好之后,纳闷地看着已经换好衣服的乔依然,“顾太太,你不穿出去给顾先生看看吗?”

    “不了,我要穿出去了,这件婚纱可能就报废了。”她半个胸都在外面了,何况还有个男人左席还在外面,她可拿不准顾澈会抽什么风。

    正在门外幻想着自己小妻子穿上婚纱的那个神圣样子的顾澈,手心里竟然有点紧张的汗水了。

    人生第一次喜欢一个女人,人生第一次恋爱,人生第一次结婚,他心潮澎湃的,至始至终他都不敢把视线从试衣间挪开,生怕错过他小妻子第一次穿婚纱的样子。

    他坐在沙发上翻着左席的作品集,有本小洋装的手绘本,他觉得有些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