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5章 自食其果-私人婚-
私人婚

第515章 自食其果

    “嘎吱”一声,顾澈站起身,站得很笔直,他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整理着领带。

    他是从门底下往上看的,可他发现地上压根就没有婚纱拖到地上的样子。

    满是兴奋与期待的眸子立刻就变得冷漠了起来,他扫了一眼不远处的左席。

    这个什么鬼设计师,竟然设计的婚纱他小妻子穿都不愿意穿。

    他那如冷刀的视线像刀子一下下砍在了左席的身上,他只觉得头顶发麻,整个人有一种往下坠的感觉。

    难道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吗,想做点自己想做的事情,想做点自以为有点情怀的事情,就会被否认。

    他像个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可还是出于专业,也出于礼貌,小心翼翼走到了顾澈面前,“对不起,顾总,婚纱的费用我会尽快还您,我也会尽快弥补,加快速度在赶制新的婚纱出来,希望您和太太能再次给我机会。”

    这次情怀输了,但不代表他左席会输,市场,他不是不懂。

    “不要新的婚纱,这件我很喜欢”,乔依然说“喜欢”的时候是故意避开了顾澈的注视。

    但是她余光还是看到顾澈听到她说喜欢的时候,那种松了一口气的轻松模样。

    哼,臭男人,就是要虐你。

    “喜欢啊,喜欢就好”,左席摸了摸额头的冷汗,又兴奋地绕着乔依然贴心问着,“怎么不穿出来给顾总看看,尺寸什么的还需要改吗?”

    说到尺寸要不要改的时候,左席心有余悸地看向了顾澈,“我是怕太紧勒到了太太,不是要改小。”

    真是赚点钱不容易啊,尤其是这种花得起大价钱的高级定制的大客户,需求就是跟普通人不一样。

    一般人结婚都是为了穿婚纱好看,新娘子不停节食减肥,而这对却不是。

    “已经跟你助理确定过尺寸了”,乔依然朝着左席不由自主地笑着,又忍不住夸赞着,“你怎么知道我喜欢腰间有那种跟辫子一样的东东啊,那是我小时候对婚纱的幻想,谢谢你帮我视线了我小时候的梦想。”

    “应该的,应该的,顾太太喜欢就好,其实”左席想说那个辫子形状的创意是顾澈给的,不是他自己想的,他当时心里还觉得有点太幼稚了。

    他同时还捕捉到了顾澈对他做着不要说的手势,他便话锋一转,“其实我超级怕顾太太你嫌弃那个地方。”

    “满分!绝对的100分。难怪是世界上十大婚纱设计师的,就是有品位”,乔依然忍不住赞赏,她崇拜看着左席的眼神,惹得顾澈心里格外的不爽。

    当着他面夸赞另外的男人,是把他当空气吗。

    这个小东西最近真是越来越狂妄了,“我们还有事,先下去了。”

    顾澈压根就不管乔依然对左席崇拜的话还有多少没讲完,就捉着她的手跟左席告辞了。

    “干嘛不把婚纱穿给我看。”顾澈牵着她,朝着楼下走着。

    按照这种小女人憋不住话的样子,她不是应该兴奋地跟他说说那件婚纱吗?

    乔依然故意把头低下了,想着这个男人为了结婚婚纱做了那么多功课,就忍不住想笑。

    脾气不好的男人,其实挺温柔也挺细心的嘛。

    一肚子想跟他讨论婚纱的想法,在开门的那瞬间看到他黑脸的样子全都吞进了肚子里。

    这个坏男人,总是那么凶,那么凶干嘛。

    她的手被他捏着紧紧的,他就是在逼她说话。

    乔依然若无其事地说着,“婚纱是给我穿得,又不是给你穿得。”

    他那副臭德行,她才不要去碰雷呢,半个胸被别的男人看到了,乔依然觉得顾澈一定会让左席死得难看。

    左席给她设计了那么漂亮的婚纱,她不希望左席被这个暴君给整垮。

    “行”,顾澈看着自己小妻子现在已经被宠坏了的娇惯样子,他只觉得好笑,也觉得他自己活该,“你喜欢就好。”

    受不了她委屈她自己的样子,就希望她解开枷锁,按照她的性子活,结果她的枷锁只给他一个人开了。

    那些外人看不见的任性,不讲理,爱生气,统统给他了。

    祖宗,这就是他的小祖宗。

    “能不喜欢吗?那可都是”都是你的血汗钱啊,乔依然傲娇着,不想让他感受到她对他的心疼,“我们以后生个女儿了,还可以给她当嫁妆。”

    “不能那样委屈了我们女儿”,提到女儿,顾澈就觉得他心里融化成一片了,他忍不住一直注视着乔依然。

    生个跟她一样傻乎乎的小女儿,天天捧在手心里,想想都觉得人生圆满了。

    “毫无情调的老男人。”真是一点都不懂得这种把爱传递给后辈的想法,乔依然在心里跟宝宝抱怨着,“宝宝,你爸爸就是很老土,没办法,谁让他是你亲爹,委屈你了。”

    一直紧盯着楼梯口的陆松仁看着乔依然噘着嘴一副不情愿被顾澈牵手的样子,他心里的火气就又冒起来了。

    走近一看,乔依然眼眶还红红的,一看就是哭过,陆松仁直接挡在了他们前面。

    陆松仁的身材很魁梧,但还是比顾澈矮一个头,他怒目直视着顾澈,“想不到顾总居然打女人。”

    他的手把顾澈的胳膊给紧紧握住了,那力道随时像是要把顾澈的胳膊给折断了。

    “陆先生,我打了哪个女人?”顾澈对藏在暗处的保镖做了警示的手势,他也不漏声色地把胳膊给抽出来了。

    顾澈的力道一看就是个身后不错的人,陆松仁的身子猝不及防地往后退了几步。

    一股斗争的火焰在两个男人眼眸中燃烧起来了。

    “依然的眼睛这么红,你别告诉我是楼上的风太大,沙子吹进她眼睛了”,这个女儿,陆松仁还真是没法子看到她在他眼皮子底下被欺负。

    顾澈打了个响指,阿壮和另外一个块头极大的保镖出来了,“带太太去吃点东西。”

    “老公”,乔依然舍不得松开顾澈的手,可看着跟神经病一样的陆松仁,又看着顾澈让她离开的样子,她就三步一回头地走开了。

    “陆先生,不如我们开门见山谈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