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6章 她早就知道了-私人婚-
私人婚

第516章 她早就知道了

    “我们压根就没有什么值得谈得”,陆松仁是一句话也不想跟顾澈说。

    他怕它会忍不住弄死顾澈,如果轻易就让顾澈死了那就太便宜顾澈便宜顾家的人了。

    顾澈望了望乔依然被保镖们四面围住了,他冷眸微眯,“徐会计的事情难道就打算这么算了?”

    那可是陆松仁的亲妹妹,尽管乔依然安然回来了了,可是为了挟制住陆松仁会冷不丁再次弄走乔依然,他不得不防。

    虽然今天这个会场里里外外绝不会再发生电视台突然把乔依然弄没有的事了。

    正拿着红酒杯摇曳着那褐红色液体的陆松仁,只是淡淡地冷哼了一声,“跟不讲信用的人,我觉得没必要谈。”

    宝珠,他的亲妹妹,一定不能再让她吃苦了。

    律师带话来说,宝珠已经好几天睡不着了,甚至有时候开始出现幻觉了。

    她的抑郁症又有复发的迹象了。

    心里再不屑与顾澈交谈,可为了宝珠,他还是率先朝会场外走了去,顾澈回头又看了看正拿着餐盘注视着他的乔依然。

    他的小妻子餐盘里面空空无也,那双好看的杏眸正一下子都不眨地盯着他。

    她的眼眸里写着担忧与关心。

    “乖乖吃东西,小心挨揍。比正常体重少一斤就给你屁股一巴掌,每天都称体重打屁股”,顾澈站在原地跟乔依然打着电话,他在心里答应她,他不会让他出事的。

    打她屁股?

    她都多大人了啊,居然还要打她屁股?

    为什么总是对她这样,温柔几天就又恢复了狂狞。

    脸上因为担忧顾澈愁云满志的女人,在听到顾澈恐吓的话之后,那不安的情绪就消散了一般,她委屈地咬着唇眨了眨眼睛看着正在朝外走的顾澈。

    他的背影还是那么雄伟伟岸,可是这一切乔依然在他熟悉的背影里读出了一些说不清楚的感觉。

    关心他让他小心的话没说出口,她没好气地回答着,“那超过了正常体重,你给我奖赏吗?不给就不许罚,得有奖有罚。”

    此刻正要出宴会厅的顾澈,看着那玻璃门倒映着一个集愁云和委屈在一身的女人,他理所应当地说,“我赏不起吗?”

    “有钱了不起啊,败家男人”,乔依然忍不住想跟上去,她不希望顾澈消失在她眼前。

    那个陆松仁刚才出去不就,顾澈现在出去,应该就是去找陆松仁的。

    她实在不知道该顾澈这种正经商人跟一个暗地里绑架人的恶魔有什么好谈的。

    她怕顾澈吃亏。

    “有钱就是可以让保镖盯着你不让你出来”,顾澈说完,就转过身。

    他捕捉到了那个一脸担忧的女人在看到他转身之后,把担忧隐藏了起来,只露出了不悦的神色。

    “臭显摆什么啊”,乔依然发现她现在压根就往前走不了两步路,那些保镖盯着她,看着她往前走,他们压根就不给她让路,摆明了就是不让她离开这里。

    乔依然瞪了阿壮和其他保镖一眼,可他们权当看不见她的不满。

    生气又担忧的女人,用着没好气的语气说着关心的话,“你也带点保镖出去。”老公,为了宝宝你也要安全。

    顾澈朝着正看着他的乔依然拍了拍心口,表示让她放心,他知道要保护自身安全的。

    “老公,我们不能向恶势力低头,你要加油的同时也要注意安全哦!”乔依然最后给了顾澈一个鼓励的笑容,还不忘握着拳头举起了胳膊给顾澈加油。

    男人淡淡地“嗯”了一声就出去了。

    他的小妻子实在是太孩子气了,这么孩子气的女人,以后当妈妈了,那他就得照顾大小两个宝宝了。

    想起来就觉得是一种甜蜜的幸福感,顾澈朝着正在湖畔一颗大树下站着的陆松仁走去。

    感受到顾澈走进的声音,陆松仁并没有转身,依旧是手背在背后,看着前方,他的耳朵动了动。

    晚上只有微弱的灯光照耀着这个花园。

    “陆先生,顾家欠您的一切会赔偿您的,在此我也要跟您深深致歉”,这种道歉的话,被顾澈优雅地说出来并没有一丝掉价。

    而且他诚意满满的,主动掏出了支票薄递给了陆松仁。

    “我缺你这点钱?”哼,鬼知道他们顾家又有什么圈套等着他,陆松仁直接用打火机点燃了顾澈手里的支票薄。

    望着那越来越旺盛的火焰,顾澈并没有扔掉,而是维持着一贯的冷静,“包您满意,徐会计的事我也既往不咎了。”

    “哼哼”,陆松仁望着浩瀚的夜空,冷笑了两声,他用余光瞟了瞟那正在燃烧的支票薄。

    居然不撒手,眼见那火苗马上就要烧到顾澈的手了。

    顾澈压根就没有看他自己的手,而是目不转睛盯着满脸怨气的陆松仁。

    “想把你烧伤手的责任转嫁给我?”陆松仁不高兴地用手拍掉了顾澈手里的东西。

    顾家的人还真是心机够深,陆松仁恶狠狠踩着地上还冒着火芯的支票薄,他权当那个被烧成灰烬的支票薄是顾澈,“想挑拨我们父女的感情,休想。”

    “依然不是不讲道理的人”,顾澈蹙了蹙眉,正如他所料,陆松仁的目的不是要钱。

    那么他想干嘛呢?

    诸多念头浮现在他脑海,他最怕的就是陆松仁跟乔依然相认,然后他们夫妻形同陌路。

    “我自己的女儿,我比你清楚”,陆松仁拍了拍衣服,那被封刮起来的灰烬都飘到了他身上了。

    他讨厌这种被灰尘覆盖的感觉,就像他过去的二十多年的生活一样,只有灰暗,没有色彩。

    但是现在不同了,他有了后代,有了一个可爱美丽的女儿,“依然她迟早都会知道我是她亲生父亲,而你,这个仇家的儿子,等着被抛弃吧。”

    顾澈只觉得大脑发涨,他觉得他的大脑已经忘记了思考,这个问题还好他已经在心里排练过很多次了。

    这次直面对待这个问题,他并不是完全没准备,“如果依然要知道她小时候被拐卖的事情是由她亲生爸爸和姑姑导演的,您觉得她还会认您吗?”

    “我岳父的腿就是在寻回依然的时候落下的残疾”,顾澈凝着陆松仁微微抖动了的肩膀,又趁胜追击,他冷笑着,“依然早就知道乔志远不是她亲生爸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