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8章 你行你上-私人婚-
私人婚

第518章 你行你上

    这样的语气,让乔依然觉得也算是意料之中了。

    这样的语气,才算是情敌之间的该有的态度,而不是像上次在电视台那样字字为她乔依然“好”。

    “高小姐,你行你上啊,无论是顾太太这个位置,还是顾澈这个人”,乔依然全然不当她礼服上那块被浸湿的地方有多丢人。

    甚至,乔依然还故意挺了挺身子,还朝高雅澜走进了两步,那样子生怕高雅澜看不清楚她衣服上的水渍一样。

    这个角落是背对着宴会厅的中央的,高雅澜的身后是一根粗壮的大理石柱子,那石柱子完全能遮挡住她。

    为了能单独跟乔依然说上几句话,她可是专门拜托方睿霖拖延顾澈过来。

    而她,则特意趁着顾澈没往乔依然这边看的时候,跑了过来。

    “噗嗤”,乔依然身边的保镖们,憋不住笑,他们实在想不出来这个斯文的太太,竟然会说出这么彪悍的语句。

    你行你上,无论是顾太太这个位置还是顾澈这个人。

    上,他们老板顾澈,这应该是他们听到过最好笑的笑话了。

    冷成冰山一样的男人,可是最忌讳其他女人子在他身边晃悠了。

    如果顾澈那么容易被上,也不会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被人误会他取向问题了。

    保镖们不好意思看乔依然,就带着讥笑的目光看着脸青一阵白一阵的高雅澜了。

    “这样盯着一个女士看,你们的礼貌呢,”高雅澜是微笑着说完这句话的。

    这时候除了乔依然身边的保镖,再也没有人看到她现在窘迫的样子了。

    对于这些保镖,高傲的高雅澜压根就不把他们放在眼里,只要她跟顾澈成功在一起了,她一定会想法子把这群保镖给弄走的。

    六个取笑她的保镖,她是一一把他们的脸给记清楚了。

    很明显,这六个保镖是站在乔依然那边的,他们六个不会像方胜男那样无条件相信她。

    “这样也好,这样就可以跟乔依然把话说的更清楚了”,高雅澜摸了摸她的卷发,又望着天花板深呼吸了一口气。

    “乔依然,我发现你比我想象中要有自知之明”,高雅澜一副自愧不如的样子轻视地睨了一眼乔依然,“粗俗的话语出口就不断,你倒也是知道扬长避短,不出去丢阿澈的人真是明智之举。”

    “这位小姐,请你对我们太太客气点”,阿壮一张扑克脸是格外的臭脸。

    高雅澜维持着优雅地笑容,闭了闭眼,抱歉地说,“我倒是不知道乔依然弱到这样子了,阿澈居然连这种事也要你们管。”

    很烦她这种夹枪带炮的说法,乔依然打了个哈欠,就坐在了身后的沙发上了,“趁着我不在顾澈身边,赶紧去黏他。嫌我拿不出手,扭就赶紧往上冲啊,别浪费了这个机会,今天可是已经11月9号了。”

    “老生常谈的话,我都记得,高小姐,你怎么年纪轻轻就这么记性不好,该不会是得了老年痴呆吧,听说最近很多年轻人得了呢。”

    还差十一天就是顾澈的生日了,也就是他和乔依然要领结婚证的日子了。

    那天是顾澈妈妈的忌日,对自己妈妈心存愧疚的顾澈,自从他妈妈去世后就不再过生日,也不再吃蛋糕,甚至不允许身边的人把蛋糕带到他面前。

    她不相信顾澈会在他妈妈的忌日去领结婚证。

    可是她担心乔依然会在顾澈生日之后,放开心怀去怀孕生孩子,她又要拿什么去跟乔依然还有那个孩子去争顾澈。

    时间要抓紧了,高雅澜心里的紧迫感也原来越甚了,“依然,别怪我没提醒你,阿澈生日快到了,记得给他准备一份大礼,毕竟今年是他30岁生日。30岁对男人很重要,尤其是对阿澈。要不要我帮忙你给你阿澈布置生日会。”

    30岁的顾澈,距离他妈妈离世已经15年了。

    直觉告诉高雅澜,今年的生日对顾澈来说是最伤感的了,毕竟他妈妈已经离开他到目前为止的一半人生了。

    “谢谢你的好意,生日礼物我老公一定会喜欢的”,乔依然得意地捡起礼服上的一根细长头发,她不经意地看着她自己的腹部。

    送给宝宝给顾澈,就不信他不喜欢。

    这个生日一定能成为他永生难忘的生日。

    “是蛋糕吗?”高雅澜经不住问,可问完她就后悔了,她可是听乔依然说过,顾澈吃她做的蛋糕,她曾经遭受过的那些,想必乔依然也不会受到了吧。

    “秘密”,乔依然咬了一口餐盘里的小点心,“不过我倒是可以给你意见做什么蛋糕给阿澈。”

    “谢谢,希望你的生日礼物让你们满意,我很期待阿澈的反应”,高雅澜极力掩饰着她心里的雀跃,她就坐等乔依然是如何作死的了。

    “万一,到时候领不到结婚证,又没有地方去的时候,可以去我家,我可以收留你”,高雅澜看着眼前吃个不停的乔依然,她脑海里已经浮现了乔依然哭丧着一张脸,不停逢人就说,“我老公不肯娶我,要怎么办?”

    收留?

    高雅澜的口气真让人生气,乔依然打算把手上这块松饼吃完再回击高雅澜的,可让她始料不及的是高雅澜轻蔑地说了句,“你上辈子是饿死鬼投胎的吗?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子吃个不停,别人会在背后笑阿澈,笑他的女伴穷酸气。在家里连饭都不给你吃饱的男人,能有多爱你,你自己是不是也该清醒点了。”

    凝着乔依然不怒反笑的声音,高雅澜狐疑了,她又紧紧盯着乔依然,发现乔依然压根就没有看她,而是看着她的身后。

    一股不祥之感涌上了高雅澜心头,她不管她身后是谁,她的优雅要维持。

    一个醇厚好听的男声,丝毫没有掩饰他的不快,“该清醒的人是你。”

    顾澈路过高雅澜的时候,没有停下脚步,而是继续阔步走到了乔依然身边,“还想吃点别的吗?”

    说完,他抽出胸前的手帕,轻轻给乔依然擦拭着嘴角。

    “不要啦,老公你对我差点,要不然人家以为我们在秀恩爱。”

    作者题外话:这周的红包要来啦,在这周最后几十分钟要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