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9章 让他生气的录音-私人婚-
私人婚

第519章 让他生气的录音

    难道这样子还不是在秀吗?

    难道这样子不是在秀顾澈对她的体贴吗?

    高雅澜失望地闭了闭眼,她心底那个全世界最棒最好的男人,怎么就变了,怎么会对乔依然这样一个不懂事的小女人百依百顺。

    “乔依然,你是没吃到苦头不知道巴掌的力量吗?”

    说着话的顾澈,低头整理着他的衣袖部分。

    “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动脚”,嬉皮笑脸的乔依然把手放到了身后,她才不要被打屁股。

    她可是很怕挨揍的,小时候她妈妈可是没少揍过她,每次她都鬼哭狼嚎好久,被打肿的屁股至少一个星期都不能正常坐着。

    那种痛隔了这么多年,想起来还是有点后怕的。

    她妈妈只是一个没什么力气的妇女,而顾澈这么一个壮实男青年,那他下手的力量只会比她妈妈大,不会小。

    要真挨那么揍,这肚子里的宝宝会不会受到影响啊。

    宝宝啊,宝宝,你每天那么馋,全把属于妈妈的营养吸取了,你妈妈现在体重要是不达标,就要挨揍了。

    “老公,有话我们回家好好说”,乔依然从椅子上腾起了身子,伸出了她葱白玉指,小心翼翼地想摸索着顾澈的手。

    望着在那半空中蠢蠢欲动的小手,顾澈直接握住,轻轻地把那看起来可怜巴巴的小女人给拉了起来。

    高雅澜的视线一直在是在顾澈身上,她压根就没有注意到乔依然。

    从她的角度和认知,她觉得顾澈是直接扯起座椅上的乔依然,这些足以说明顾澈对乔依然一点都不好。

    至少是不如乔依然表现出来的那样好,这是个好机会,高雅澜笑得更加满足了,她不能再错过这次机会了。

    “你先去车里等我”,顾澈修长的手臂滑到了乔依然的后背,他扫了一眼乔依然刚刚吃的餐盘,只剩一点点残渣了。

    这个小东西还算听话,他只用了三成力气拍了拍乔依然的屁股。

    “你”,乔依然只觉得屁股被他打的好疼,这个不知轻重的男人,还真是不分青红皂白就打她,这还没量体重呢。

    今天,一定要时时刻刻记录体重了。

    她就不信了,她跟肚子里宝宝,他们两个人的体重和食量还赶不上标准的体重。

    跟着乔依然的保镖全是男的,她只好忍着屁股被打的痛楚,她很想揉揉屁股,可现实又不允许。

    “暴君”,乔依然离开的时候,不高兴地用手戳了戳顾澈的胸口,咬着牙小声说着。

    在乔依然路过高雅澜的时候,她挑衅地说,“我今天忘记午睡了,现在已经困了,你要是跟顾澈去开房,就早点通知我,我好让司机开车送我回家。”

    “老公,记得注意安全哦”,乔依然抛了个威胁的眉眼给顾澈,他要是敢跟高雅澜说话超过五分钟,她今天就让他睡书房。

    这么得体大方的说辞,乔依然觉得她一个正房做到这样简直就是可以载入史册了。

    她相信顾澈说的对高雅澜没有爱情,但是她不知道顾澈究竟会不会对高雅澜的身体还有眷恋。

    毕竟顾澈在那种事情上面的需求,大到惊人了。

    丑话被她说出了口,但凡要点脸的男女,应该都不好意思再去做那种事了吧。

    目送乔依然离开了宴会厅,顾澈看也没看高雅澜,直接背对着她,冷冷地丢了一句话,“还想在s市待下去,就收起你的小动作。”

    他居然为了乔依然来教训她?

    十年的感情竟然比不上他认识几个月的女人?

    这世界讽刺变化的太快了吧,这还是护着她,帮着她的顾澈吗?

    “阿澈,我知道我说什么你都很难相信了,不如你听听这段录音”,高雅澜直接把那天跟乔依然在化妆间里经过她细心剪切的对话给顾澈播放了出来。

    “依然,我说的可能会不好听,但我是真的为了你好,我想你也自己意识到这个问题过,是不是?”

    “我认识他才多久,他现在只是一时鬼迷心窍,贪图我年轻鲜嫩的身体。”

    “就算我某天看到你跟我老公睡在我床上,我也不怕,这世界离了谁还不能活。”

    “就像你说的,他是自由的!无论我跟他领不领证,他都是自由的。高小姐如果对我老公有兴趣,我不会鼓励也不会拦着,凭个人本事吧。只要顾澈说他想跟你在一起,让我走,我绝对不会纠缠。”

    “你又何必把我放在眼里呢,还是说在你自己眼里,你比我更不如,嗯?看在你你年纪比我大的份上,我好心劝你一句,雅澜姐,别等到生不出孩子的时候才后悔把青春耗在顾澈身上了!”

    “一个女人生不生的出孩子,并不是什么值得被取笑或是值得被表扬的事情,你也不需要太介怀,毕竟这世界上的男人也不止顾澈一个。有钱的男人,可有不少是丧偶的呢?雅澜姐,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那音频里面的乔依然,可是气势十足,说话的语气也是格外的咄咄逼人,此番欺负高雅澜的语句,她不信顾澈还能无动于衷。

    顾澈只是冷冷看了高雅澜手机一眼,那锐利带着责备的鹰眸在高雅澜看来就是他恨透了手机里乔依然的说辞。

    依旧清冷的面容并没有任何改变,但是高雅澜注意到了顾澈已经很不高兴了,他不悦地挑了挑眉。

    在心里窃喜的高雅澜,“哼哼,顾澈还是那个顾澈,还是那个看不得她被人欺负的那个男人。”

    为了捍卫住在顾澈心里那高傲的形象,高雅澜把手机收进了口袋,她故意把头偏到一边,用着轻松带着笑意的语气说,“依然她年纪小,阿澈你千万不要跟她发火。”

    “我的家事还轮不到外人插手”,顾澈只觉得心里一团火在往外冒,他阔步离开了现场。

    看着顾澈断然不搭理那些跟他打招呼的人,高雅澜心里不仅泛起了丝丝的愉悦。

    乔依然,跟她斗,你还年轻了点。

    正在车里看着后视镜里总算出现了那个熟悉的颀长身影后,乔依然雀跃地催促着司机小黄,“赶紧开锁,顾先生来了。”

    候在车外的保镖给顾澈把后座的车门打开了,顾澈直接走到了驾驶室外,“下去。”

    车里最后只剩下乔依然和顾澈一前一后坐着,顾澈一脚踩着油门到底,黑色的宾利车就像是午夜里的流星一般消失在人们眼前了。

    保镖们急忙地跟着赶上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