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又抽疯-私人婚-
私人婚

第52章 又抽疯

    他刚刚不是还好好的吗?

    怎么这么快就变脸了?

    不就是签个字吗,难道他想反悔?

    乔依然收敛起笑容,疑惑地望着男人,她生怕男人变卦。

    “乔依然,重新写。”男人修长的大手不悦地扯掉了第一张纸。

    黑皮笔记本上乍眼看下去,并没有什么,让男人不悦的是笔记本左侧上面的倒计时,乔依然清秀的字体写着,“距离摆脱鸭子先生还有300天。”。

    还好,这个是小事,乔依然拍了拍胸口,朝男人比划着“ok”的手势,握着笔望着男人,“你说,我写,只要你同意签字,一切都ok。”

    男人一板一眼地念着,乔依然三行写完的内容,硬是在男人的指导下,写了足足两页a5纸,乔依然觉得她的手都快断了。

    看着男人苍劲有力的签名,乔依然觉得这一切都值了,已经减去了一万,她正式的还债生涯总算正常展开了,剩下的299天,慢慢来。

    “真看不出来,你挺会拟合约的。比我写的正式多了。”乔依然愉悦地把黑皮本放进包包里,歪着头看着男人,小手轻快地在她自己脸上弹着,“你人真好。”

    “有没有告诉过你,你不冷着脸的时候更帅”,乔依然觉得今天的他比以往的那个鸭子先生要有人情味。

    男人朝乔依然勾了勾手,她凑了过去,男人故意在她耳朵边哈了一口热气,让乔依然觉得耳朵麻麻的。

    蓦地,乔依然的脸颊和耳根全红了。

    “我在床上的时候最帅。”他毫无温度的话语,说完便走了,只留下了一个从脸红到脖子根的女人。

    她怔楞了好几秒,才回过神,嘴里骂着,“死变态。”

    顶着一张大红脸在云姨的注视下收拾着碗筷,云姨憋着笑,乔依然是哑巴吃黄连了,想跟云姨吐吐苦水,可是他说的那句实在让她说不出口。

    “小两口看起来恩恩爱爱的。”云姨欣慰地感叹着,乔依然连连否决着,“不是您想的那样。”

    云姨权当小姑娘家家的脸皮薄,便不再打趣了,“乔小姐,周末不跟朋友出去玩吗?你可以把朋友叫到别墅来玩的。”

    “不了”,乔依然瞟了瞟她发给闺蜜赵馨茹的短信,这都半年了,这死丫头电话不通,短信不回。

    “你是担心少爷不同意吗?”云姨不以为意说着,“这个你倒是不怕,云姨能做主。”

    又给赵馨茹发了一条短信,不知道那死丫头为爱走天涯的近况如何了。

    “乔小姐,这西郊的空气很清新新鲜。你们年轻人平时上班工作在市区可是吸了不少废气,得多来郊区走东走动,给肺放个假。”云姨笑呵呵地,她记得电视里广告是这样说的。

    “道理是这样,可是她不会喜欢这里的幽静清新的环境。”有的人就是要在繁华的市中心,能够随时购物泡吧,要不然她的人生就活不下去了,而赵馨茹就是典型这样的人。

    当乔依然的碗还没洗到一半的时候,她的手机就在口袋里闹腾了起来。

    她立马把手给擦干了,只看到一串不熟悉的数字,没多想,一接通,就听见那端一个高亢的女声开怀地说着,“一个小时后,你到了不了机场,我就跟刚才在飞机上认识的男人走了。”

    “准时到。”乔依然慌乱地合上电话,就拜托着云姨,“今天就麻烦您帮我洗洗碗了,朋友有急事,我得赶过去。”

    从这里到机场去,如果不塞车也要50分钟到,可乔依然在别墅门口等了十分钟后,她电话叫的的士车却在途中载到客,让她另寻他车,临时被爽约让乔依然是又气又恼。

    正当她低头继续叫车的时候,一辆熟悉的黑色宾利停在她面前,乔依然像见到救星一般望着鸭子先生说,“能不能把我送到临近的地铁站?”

    “去哪?”男人将油门一踩到底,问着女人的目的地,后视镜里的女人一直抱着手机盯着时间,她看起来像是有很急的事。

    眉头紧蹙的女人让男人很想替她把眉头舒展开。

    “机场。”乔依然语气有些急躁,她不停回拨着刚才那串号码,只是电话那端一直处在无人接听的状态,“接电话啊,这人怎么总让人放不下心。”

    以乔依然对闺蜜赵馨茹的了解,她突然回来了,还说那种话,一定是她之前那个摄影师男朋友吹了。

    赵馨茹的人生信条就是为爱走天涯,她这次为了摄影师离开s市,可是跟她家里人决裂才走的,究竟她发生了什么事呢?

    车里的乔依然坐立不安地盯着窗外,她心里期盼着地铁站赶快出现,现在只有坐地铁去机场才是最快的了。

    远远地就看见了地铁的标志,还差40分钟,乔依然紧蹙的眉头总算平整了,“麻烦你把我放在前面那个地铁站,就过前面那个。”

    “喂,鸭子先生,你走错路了。”着急地乔依然眼睁睁望着原本该直走的路变成了拐弯,“麻烦你停车,我走过去坐地铁。”

    可驾驶座的男人一点都没有要停车的迹象,而是朝着他要去的方向,不疾不徐地打着电话,“十五分钟后,在五号码头准备好快艇。”

    五号码头?

    那岂不是离机场原来越远了?

    这个鸭子先生难道又要想法子整她?

    乔依然懒得多想,她只想尽快赶到机场去,她双手合十拜托着男人,“如果我哪里做错了,请鸭子先生你原谅我。但是这个赶时间的紧要关头,我一定要九点半到机场。”

    死丫头,你真的能知道你哪里做错了吗?你草拟的合约最上面写着的“距离摆脱鸭子先生还有300天”是什么鬼,“乔依然,你要记住,我们之间的主动权永远在我。”

    “我知道。可是能不能先去机场,要不然会出人命的。”赵馨茹疯起来是完全有可能跟刚认识的男人走。

    乔依然看着男人的路线完全就是朝着五号码头去的,并且去五号码头的路上都没有地铁站,这可急死她了。

    “鸭子先生,你能不能放我下车,我去五号码头不顺路。”乔依然不停张望着手机,一直拼命想打开那被锁死的车门。

    “下车,上船。”清冷的命令声,让乔依然很反感,她下了车就朝着五号码头相反的方向走着,可还没走一米,就被男人拦腰抱上了那艘白色的露天快艇。

    他这又是抽什么疯?都说了她赶时间要去机场了,他还把她往更远的地方带,乔依然对着男人的臂弯就是一口,“你这个毫无人性的鸭子先生,赶快放开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