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4章 攻于心计-私人婚-
私人婚

第524章 攻于心计

    “好啦,好啦,人家错了还不行吗?你昨晚可是把我折腾进医院了”,乔依然委屈地吸了吸鼻子,虽然那个地方没伤,最后检查也是虚惊一场。

    嬉皮笑脸的乔依然反手到身后捉住了顾澈的手,还有他手上的领带。

    这个矫情的男人啊,就算跟她闹别扭,还不是乖乖地把领带拿给她,要她给打领带。

    “错哪你也不知道。”顾澈抬了抬脖子,任由乔依然咧着嘴傻笑给他带领带,心底却是有一道幸福在蔓延着。

    “我不该质疑我老公对我的忠心”,乔依然踮起脚,在薄唇上轻轻一啄,眨巴着那双天真无暇的大眼睛说,“纯情老男人的品质,我不该去质疑。”宝宝,你爸爸居然是个纯情老男人,你妈妈有一种中到头奖的感觉了。

    纯情老男人!

    这种极具讽刺与取笑的称号,他是完全不接受的,“没人跟你嬉皮笑脸,你那天在化妆间跟高雅澜说的话,你敢再说一次,我就掐死你。”

    那天说什么了?

    不就是跟高雅澜争执过吗?

    她怎么知道高雅澜那么卑鄙,居然录音了。

    “怎么了,心疼我骂高雅澜了?”那张笑脸顿时就乌云漫步了。

    那个跟他妈妈长得像的女人,她欺负了,他心里是不是就滋生出难受的感觉了。

    刚想跟她声明什么的顾澈,手机突然就响了起来,他捉着乔依然的手,跟电话那边淡淡说了句,“我马上到!”

    “去忙吧,去忙吧”,乔依然不爽地捏了捏他肋骨,她眼眸中尽是不屑,“我知道了,我以后不会欺负你的高妹妹的,每个男人心中是不是都有一个莫名其妙的英雄,你最要保护的女人是你老婆,不是那个对你心存歹念的女人。我可是你身上的一根肋骨,你知道吗?”

    这个讨厌的高雅澜,就是吃准了顾澈这点吧。

    “肋骨小姐,换件衣服我送你回家”,抱着这个气呼呼女人的肩膀,顾澈觉得心头那块定时炸弹,瞬间就安全了,“这么爱吃醋,干嘛要装着不在乎的样子跟她说那些冠冕堂皇的话。”

    “我只是贪恋你年轻的身体?看到我跟别的女人在一起,你会无动于衷?不行使对我的主权,任人觊觎?”

    “那些话让我很生气,以后都不许再说了“,顾澈扳着乔依然的肩膀,郑重其事对她说。

    那份带着他独有的命令式庄重感,让乔依然怔愣了。

    这话里让乔依然觉得他有一点那么孩子气,更多的是生气与不满。

    “你就因为这个生气?”会不会太小气了,她乖巧地点头答应他说的话。

    “这不是小气不小气的问题,这是原则问题,敌人杀到门口来了,人家还没开始打仗,你倒好,直接弃卒逃跑了”,看她这种不以为意的态度,他放大了瞳孔,仔细观察着她的每一个细小的反应。

    面前的人气势太强劲,甚至还会读心术,她上下转动着眼珠子,不解地问,“难道你没有听到我威风霸气地秀你有多爱我的话吗?”

    按道理顾澈听到那天她说的话,他不该生气啊,她虽然跟高雅澜说的是不跟她抢顾澈,可是她言语中都是传递着顾澈是很爱她的。

    如果他听到完整的,应该感觉到欣慰啊。

    “一定是她录音没有录完全?都是她挑拨我们的夫妻关系”,此刻的乔依然发现高雅澜已经到了不要脸的地步了。

    也对,当着别人老婆的面要抢人家男人的女人,能多顾忌她的脸面呢。

    顾澈垂眸凝着乔依然因为生气脸红而毛细血管都膨胀起来的白皙脸颊,“你说的那些话,我听见很不爽。”

    “都说了是她故意截取的,你为什么就不能好好相信我”,乔依然急了,他这是任由外人来挑拨他们吗。

    “你心里是不是也那样想过”,这个小东西,谁让她那么大方的,顾澈捧着她脸颊,认真地审视着她,“谁允许你盘算着离开我。”

    这,简直就是冤枉啊!

    这个年代的小三还真是防不胜防啊!

    这个高雅澜竟然不走最原始小三抢人路线,居然走这种攻心计的路线。

    看样子要维护好他们两人的感情,还得花些智慧与功夫的。

    “只要你不出轨玩女人也不故意不尊重我欺负我,我是不会离开你的”,顺从他,她也要有她的条件。

    薄唇满意地勾了勾,这才是他可爱的小妻子,他缓缓捧着她红润的唇,小心翼翼啄了一口,觉得不满足,又攻进她口腔里。

    她柔软的唇让他总是想要更多,平日里她的口腔都是香喷喷甜腻腻的,可是今天怎么一股怪味,甚至还有些臭。

    “呕,呕”,顾澈松开乔依然,扯了一张纸,擦着嘴巴,“以后不许吃那种散发恶臭味的鬼东西。”

    “哈哈”,乔依然舔了舔唇,又一副安慰人的口气说,“下次要亲人家就事先给个提示嘛,我可以先去刷牙的。”

    有洁癖的男人,实在受不了那股味道,就连忙去刷牙了。

    跟在他身边的女人开始了喋喋不休,“哎呦,老一处一男,你要不要再次破处啊?”

    接受到他如利刃一般要杀死她的眸光,她连忙解释着,“人家说的是吃臭豆腐。”

    这个玩笑,她觉得还可以再玩一万年。

    那漱着口的男人故意把漱口水喷了不少在乔依然脸上。

    “幼稚死了”,乔依然跑到他身后,抱着他的窄腰,把脸上的水滴在他西装上蹭干了,“乔依然,这辈子都是你顾澈的,你只需要记得这一点。”

    “懂了吗?这是你的肋骨给你的承诺“,乔依然的手摸进了顾澈西装里面,隔着衬衣摸到了他的肋骨,诚恳地说着。

    “我想尽快合法化”,他一点也不想掩饰他的着急,那厚实的大手覆盖在她的小手上。

    “你急什么呀!再等几天就好了,我还会给你生一大堆宝宝呢“,乔依然笑得咯吱响。

    他转身,把这心情大好的女人塞进怀里,“给我生一个像你这样笨笨的女儿。”

    “你才笨”,乔依然故意靠近他身上最危险的地方,“医生说了,你半个月不能碰我。”

    不能碰,居然还故意惹火,顾澈抱着她的头,正打算吻下去的时候,乔依然眯着眼说,“可是有臭豆腐味哦。”

    两人回家的路上乔依然睡着了,停车的时候又被吵醒了,下了车她就不高兴地噘着嘴。

    待顾澈走后,柳正荣偷偷潜进乔依然房间,鬼鬼祟祟对乔依然说着,“依然,妈妈我中了彩票大奖,拿钱够我们还给顾澈的,你可以放心离开他,跟我们回家了。”

    作者题外话:谢谢大家的追读,很感恩这种有人能共鸣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