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5章 死脑筋-私人婚-
私人婚

第525章 死脑筋

    “我为什么要离开阿澈,莫名其妙的!”

    乔依然本来还有点困意的,被柳正荣这句话气得都清醒了。

    “依然,你小点声音,别让你爸爸听见了”,柳正荣捂着乔依然的嘴,不让她说话,又对着她做了个“嘘”的动作。

    着急的柳正荣把房门给反锁之后,拉着乔依然坐在床上,语重心长地说,“依然,你看顾澈三天两头就给你脸色看,你妈妈以前是没钱,那就敢怒不敢言的,现在我中奖了,整整五千万,够我们还给他的。”

    “你放心,妈妈的钱够养你一辈子的。”

    这让乔依然很咋舌,她自己的妈妈以前可是恨不得她把顾澈当神一样给供起来伺候。

    一向只会怪她不会讨顾澈欢心的妈妈,居然态度大逆转。

    这很不对劲?

    究竟是哪里不对劲,乔依然又说不上来,“你成天待在这里又跑去赌了?五千万可不是小数目。”

    柳正荣按照陆松仁安排的台词说,“是朋友介绍我买,手机操作,简单得要死。喏,都已经进账了。”

    瞅着柳正荣名下网上银行里那八位数字的钱,乔依然只觉得很不真实,“你不是答应过全家不再赌了吗?这是不是又是你那些狐朋狗友的伎俩,他们这是在给你做笼子,给你点甜头尝尝,再让你亏掉所有家产。”

    他们家这些年的衰败,就跟柳正荣烂赌脱不掉关系。

    曾经,柳正荣在麻将桌上可是认识了一批“好朋友”,那些人一开始就让她赢个不停,后来他们就越赌越大,一直到最后高利贷追到家里的时候,他们全家才知道当时住的大房子的房产证已经在别人手上了。

    “依然,这次是真的,我们有钱了,有钱了,我就再也不赌了,你赶快收拾行李跟妈妈回家,反正你跟顾澈也没有正式领证。”

    “你还年轻,我们现在有钱了,可以去挑个对你好的男人”,柳正荣一边说,一边就拉着乔依然的胳膊下床。

    她怎么也知道没领证的事。

    乔依然第一个反应就是,“我爸知道了吗?”

    “他啊”,柳正荣那种不屑的提及,让乔依然更加觉得不对劲了。

    “我爸他知道了吗?你不许告诉他”,如果他知道了,他一定会很自责的,乔依然现在最担心的就是她爸爸。

    不想提及到乔志远,柳正荣在乔依然的床头柜里找着什么东西,“依然,那些衣服我们不要了,妈给你买,你赶紧把我们的户口本给找出来。”

    “妈妈带你回家去,本来我没打算这么早告诉你的,可是今天你回来的时候,眼睛又是红肿的,顾澈他是不是又欺负你了。这都是乔志远那个没出息的东西拖累了你。”

    ——

    这几天,柳正荣每天都会偷偷出去,每次都支开了保镖,就会跟陆松仁聊天谈话。

    慢慢地,他们也解开了当年的心结。

    就在前天下午,陆松仁约柳正荣在他当年跳海的地方怒目圆瞪着她说,“当年我给你了你50万,当年的50万,足够你把依然生下来养大了,你为什么就那么耐不住寂寞爬上了乔志远的床。”

    “哪里有50万,你走了之后,乔志远只给我看了你私下欠的各种三角债,算下来,你还是欠了人家不少钱,他们都知道我跟你在乡下拜过堂,大家都来找我还钱”,柳正荣一股脑把当年的委屈统统哭出来了。

    “那些债主压根就不管我死活,把我跟你家里的电器,甚至是桌椅板凳都搬走去还债了,房东也不让我住下去了,呜呜”

    当年被迫吃下那个苦果,就是知道会有麻烦会缠着柳正荣,陆松仁火气手链了一点,“我给你的那封信里,不是有一张50万的支票吗?难道乔志远没给你。”

    “信?”柳正荣想起那封信,她就更加委屈了,“你这人绝情人在信里就说你走了,要我自己看着办。你怎么能那么无情,我们当年可是说好了要结婚的。”

    “乔志远!”陆松仁把手里的佛珠给扯断了,扔进大海里,“我留给你的信里说的是,等我,我一定会回来的。还有一张50万的支票。”

    这个乔志远,他是一定不会放过他的,就这么卑鄙的占有他老婆了。

    那天下午,两人还重走了当年恋爱的路线,仿佛一切回到了二十多年前,柳正荣心底压抑了许久的爱恋让她冲动做出了决定,“松仁,我回去跟乔志远离婚,我们在一起好不好?”

    对待这个曾经爱到骨子里的女人,陆松仁犹豫了,“一切从长计议,依然她对我现在只有恨意,你再离婚,那丫头怕是这辈子都不会原谅我了。”

    女人和女儿,他是毫不犹豫会选择女儿的。

    纵使这辈子只爱过柳正荣这么一个女人,他也很难再去接受她了。

    ——

    “我不许你这么说我爸”,乔依然用脚把柳正荣正在打开的柜子给关上了。

    手被夹得生疼的柳正荣往地上一坐,“不是他,我们也不会过这么多年的穷日子。要不是他没本事,也不会把你卖给顾家。”

    穷日子?

    卖给顾家?

    这么嫌弃的话语,她竟然有脸说出来。

    乔依然指着柳正荣,替自己爸爸愤愤不平道,“我们家之所以过得这么穷,你扪心自问看看,要不是因为你还有你娘家,我们会这样吗?”

    很想反驳乔依然的柳正荣,想着大事要紧,就没有跟她争辩,“总之,你跟我走就对了,我们不要户口本了。”

    “我不走,我爱阿澈,要走你自己走”,乔依然目不转睛看着柳正荣,她心里浮现了一个很不好的念头,“是不是你当年的姘头回来了,所以你就横看竖看我爸爸不顺眼。”

    “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混账话,你爸爸还在楼下等着,我们今天就要回去了”,柳正荣这才意识到刚才说的话太明显了。

    这个乔志远,现在再讨厌他,再恶心他,也不能就这样不要他了。

    乔依然这个死脑筋的女儿,把乔志远这个贼看的可是很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