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6章 心绪不宁-私人婚-
私人婚

第526章 心绪不宁

    “你们怎么突然就要回去,怎么都没跟我提过”,对于这一切,乔依然觉得太突然了。

    “顾澈太凶了,吓得你妹妹都不敢过来,我们这长期见不到她,心里也不好受,反正我们就要回去了。”乔惜梦一直不肯过来,现在就变成了绝佳的借口了。

    对于自己妹妹跟自己老公,乔依然也是没办法,但是乔惜梦在公寓里休养的时候,就莫名其妙地走了。

    至今,她也不知道顾澈究竟是跟乔惜梦之间发生了什么。

    只知道,顾澈不喜欢她妹妹,她妹妹很怕顾澈。

    扯着乔依然下了楼,乔志远已经收拾好他们的行李了,“依然,我跟你妈回去了,你好好在这里跟阿澈过日子。”

    “依然跟我们一起走”,柳正荣手上还抓着乔依然,生怕她跑了,乔志远不安地蹙了蹙眉头。

    “爸,我送你们回去”,乔依然朝她爸爸微笑着,她不断挣脱着被柳正荣箍住的手。

    “正荣,依然不想走,你就不要拆散这小两口了”,这个柳正荣突然中大奖了,就非得要悔婚带走大女儿。

    “你给我闭嘴,要不是你那么没用,我们依然至于受这种苦吗?”柳正荣拖着乔依然就朝着外面走。

    这下子可是彻底惹急了乔依然,“柳正荣,你这种冷血的人是不会懂我们这种重感情的人。我感谢我爸,要不是他,我也不会遇上阿澈这么好的男人。”

    “我就不走”,乔依然甩开了柳正荣的手,抱着手臂坐在了沙发上,“爸爸,改天我再回家去看你。”

    “死丫头,我生你养你这么大了,你竟然敢不听我的话”,柳正荣憋不急了,对着乔依然就把她脚上的鞋子给砸了过去。

    认贼做父的不孝女,要不是陆松仁嘱咐过,她就要把乔依然的身世给抖出来了。

    海边别墅里的保镖也不是吃素的,就算柳正荣把乔依然给拖到了车上,他们也不让那车子开走。

    “没有顾总的指示,太太是不能离开海边别墅的”,保镖成功把乔依然给解救了出来。

    望着别墅外不远处的一辆黑色商务车开走了,柳正荣在车里跺了跺脚,指着乔依然鼻尖骂着,“不孝顺,小心遭天打雷劈。”

    “昧着良心做人就不怕雷劈吗?”乔依然低头看着她被柳正荣捏红的手腕。

    这种疼,比昨晚被顾澈用领带系起来的时候都疼。

    她要不是顾忌到肚子里的孩子昨晚受惊了,今天才不会那么好说话,随着柳正荣一路扯着她了。

    明知道家里的保镖是不会让她离开的,她就省了跟柳正荣互相推搡的环节了,省的又吓到了宝宝。

    一直望着柳正荣和乔志远的车子消失在视线里了,乔依然疲倦地回了房间。

    “宝宝啊,宝宝,妈妈一定不会像你外婆那样没脸没皮,还没良心的。宝宝,我们跟爸爸打个电话好不好呀?”乔依然躺在床上睡不着,心里又很不踏实,她摸着那平坦的腹部。

    顾澈的电话这次是隔了很久才接的,以往只要是乔依然的电话,他要么直响一声就接,要么就是不接。

    “老公,宝宝心情不好,需要安慰”,乔依然撒着娇跟顾澈说,她睡在他的枕头上,嗅着他身上淡淡的薄荷味,就像是他在身边一样。

    宝宝?

    顾澈心里一喜,但马上反应过来了,这是乔依然的自我称呼。

    如果他们有个宝宝就好了,他也不会那么害怕她一声不响地就离开了。

    他把手上那份海边城全球招标的资料给合上了,这个陆松仁还真是层层渗透了进来。

    “可能生一个宝宝,你心情就会好点了。需要我现在回家送个孩子给你吗”,逗逗她心情也会好很多。

    顾澈把那半截烟给按在烟灰缸里了,那还没散去袅袅的烟雾,他用手拨开了,生怕会熏到电话里的那个女人那边去。

    流氓!

    乔依然的手紧紧覆在她自己腹部,在心里对着宝宝说,“乖乖,你赶紧睡觉好不好?你爸爸那个老流氓又开始犯病了。”

    电话里的沉默声,让顾澈心情大好,想必现在这个女人现在应该是满脸羞红,像个娇艳欲滴的成熟果实一般。

    她那柔软的唇,还有那触感极佳的柔软,只要一想起他就觉得腹部滚烫。

    “老公,你忘记你昨天犯规了吗?医生可是说了,你半个月不能碰我,不过我很好奇你在没娶我以前是怎么解决你那强大的需求。嗯?”乔依然玩心大起,故意用着娇滴滴地声音说着后面半句话。

    她还故意把“嗯”地尾音拉得格外长,就像是他们发生亲密行为时候她舒适到不能自己的时候,那软绵绵的声音就像是趴在他耳边呢喃着。

    “嗯,老公你是用手吗?会对着谁的照片呢?是日本的还是欧洲的?”

    方才逗乔依然的男人,那戏虐的神情逐渐暗淡甚是黑了下来,他吞了吞口气,嗓音哑了不少,“给我闭嘴!”

    “按照老公你那么爱大cup的女人,我觉得欧洲的片子适合你”,乔依然窝在还有他味道的被子里,同情着说,“老公,你想看哪部,我事先给你下载好了,你晚上直接好对着撸。”

    这种羞死人的话,乔依然说完就不敢掀开被子了,她只觉得脸颊好烫,身子也变得软绵绵了。

    “顾太太,你教我,”醇厚低沉的声音压低了音量,他勾起了嘴角。

    这小东西隔着电话都能把他惹得浑身燥热了,顾澈扶了扶额,看着身上已经有反应的某处,他现在恨不得立马飞回去好好收拾她一顿。

    可昨天那鲁莽的占有了她,她还得休息半个月,真是只有干着急。

    “你怎么可以这么不要脸,我哪知道那个啊。顾澈你怎么越来越不要脸了,大白天给我打电话专门说这种破事,你满脑子能想点正常的事吗?”心慌口干舌燥的乔依然觉得好热。

    抓起一杯水,她就“咕噜噜”地灌了一大口。

    想着她那么使劲喝水,那滑落的水珠会顺着她柔嫩的脖颈一路往下。

    不能再肖想了,顾澈正儿八经地恢复了清冷的口气,“是你主动给我打的电话。”

    “都怪你,带偏了我”,乔依然脸上的红晕还没消散,她毫不犹豫地跟顾澈说,“我爸妈回去了,我怀疑我妈的姘头回来了,她已经开始看我爸各种不顺眼了,我想见见那个不要脸的男人,让他从哪里来就滚回哪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