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7章 不请而来-私人婚-
私人婚

第527章 不请而来

    什么?

    她要见柳正荣的姘一头?

    难道是要见陆松仁吗?

    她究竟知道了什么?

    “不许去”,顾澈毫不犹豫地就阻止乔依然,他的声音很是激动。

    “老公,你怎么反应这么大,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是不是那个男人找你了”,乔依然觉得顾澈有点不对劲。

    这件事一定不能让乔依然知道。

    顾澈用其他理由挡住了他真实的想法,“你难道不怕你爸爸知道吗?他把你养大多么不容易,万一他知道了,他得多难过。”

    这个理由应该不会让她觉得哪里异常了吧。

    斟酌了一会,乔依然答应了,“我也觉得不妥,其实我也不确定是不是我那个亲生”

    终究她是无法叫出那个野男人为“爸爸”。

    “别胡思乱想了,好好在家休息”,顾澈心里不由得打了个冷颤,这个陆松仁的手段还真是一个接一个的。

    乔依然的心很乱,她把刚才柳正荣那一切反常的事情全部一股脑讲给了顾澈听。

    讲出来之后,乔依然觉得没那么不舒服了,虽然担心还是在,但因为告诉了顾澈,那种麻烦有人一起承担的感觉,让她很踏实。

    这个男人她知道,什么时候都会是她最值得依靠的人。

    然而,顾澈的心情却越发的担忧了,这个岳母还真是叛变的快。

    这个柳正荣已经开始那么嫌弃乔志远,不是那种以前单纯嫌弃乔志远了,从乔依然的转述里,顾澈读懂了,柳正荣那五千万的奖金应该就是陆松仁给的。

    那么这就意味着她压根就不再担忧乔志远知道乔依然的身世了。

    阴沟里终于还是翻了船。

    最近真是忘记关注这个随时会发生叛变的柳正荣了,顾澈紧张地问,“你妈妈有跟你谈起你亲生父亲吗?”

    “她都没脸谈吧”,乔依然恨得牙痒痒的,“我要见了那个男人,我怕我拿着剪刀戳死那个野男人。”

    她这么恨陆松仁,是因为她不知道当年的事吧。

    如果她知道了,她还会那么恨陆松仁吗?

    不知道,顾澈不敢确定,虽然陆松仁绑架过乔依然,可是他并没有真的伤害过乔依然。

    那种复杂的感觉慢慢变成了浮躁,他又点燃了一根烟,他狠狠吸了一口烟,才冷静下来问,“依然,如果你亲生爸爸要你离开我,你会离开吗?”

    “肯定不会啊,他算那跟葱啊,”乔依然只要一提起那个男人,她就忍不住破口大骂,“我只会要他去死。”

    肚子里的宝宝像是能听见顾澈的话,在乔依然的肚子里动了动。

    “啊!”乔依然惊讶地嚷了一声,她把手机给扔到了一边。

    手机因为碰撞变成了免提。

    “依然,你怎么了,你发生什么事了吗?”

    电波里顾澈担心的声音传到了乔依然这边,那肚子里不安分的家伙就安静了下来。

    乔依然又拍了拍左边肚子,那里是刚才肚子里那个小东西刚才活动的地方。

    最近只要她静下来,都能感受到肚子里那个不安分的小家伙轻微地在动。

    这次是第一次感受到这么强烈的胎动,乔依然眼角顿时就湿润了。

    生命真的好奇妙。

    “没什么,我不小心扭到手臂了”,乔依然把手机依旧保持着免提,把手机放在了腹部上。

    可是她又担心手机的辐射会对宝宝不好。

    就把手机跟肚子中间隔了几厘米。

    “哦”,顾澈很明显地松了一口气,“要是哪里还疼,我再让赖柏海找个女医生去给你看看。”

    提到赖柏海带来的女医生,顾澈脑海里第一反应就是那个口无遮拦的汪水清,“你放心,这次不要汪水清过去。”

    “我觉得汪医生挺好的啊”,乔依然忍不住揶揄着顾澈,“人家可是说得实话,你要心里没鬼,又怕见她干嘛,哈哈!”

    同时,肚子里的小家伙,像是又在反抗,又踢了踢乔依然。

    “啊!”乔依然这次叫的时候是惊喜的。

    “又崴到手臂了吗?”顾澈这次的担忧倒有些平淡。

    “没事,就突然想叫一声”,她总结出了一个小规律,但是不知道准不准,所以她决心实验一下,“老公,你说我万一像我妈一样出轨怀了别人的孩子,你会不会很痛苦。”

    这次肚子里的小家伙简直就是在造反,连续不断地闹腾着。

    乔依然咬着唇没有叫出声,又用手安抚着肚子,心里吃味着,怀你的人是你妈妈,干嘛这么心疼你爸爸,你妈妈就假设一个问题,你就给你爸爸出气。

    小东西,你是女儿吗?

    “乔!依!然”,那一字一顿的狠戾,像是要吃了乔依然一样,“你再胡说八道,小心我让你这辈子都没办法再说话。”

    她仍旧是把手机放在肚皮上方,想看看肚子里的小东西会不会发生某种抗议。

    结果,肚子风平浪静的。

    气的乔依然恨不得把那小东西叫出来理论一番。

    “我说得出就做的到”,这种带着吃醋威胁的话,乔依然笑了笑,她拍着肚子的手停下了,“好啦,好啦,别生气嘛。依然最爱阿澈啦,我们会一起变成白头发老爷爷老奶奶的。”

    “老公,我有一种直觉,我觉得我们第一个孩子一定是女儿”,乔依然瞟了一眼肚子。

    哼,肚子里怀个情敌的感觉真不好。

    这巨大的跳跃性让顾澈心里窝着的那团火,也消散了一些,“是就最好了。”

    “嗯,你还是在生气,是不是,我就是假设一下啦。人家有多爱你,你能不知道吗?”乔依然像是在跟肚子里的小东西较劲一样,“昨晚你那么对我,我都舍不得生你气,你说我有多爱你。”

    心里很享受的男人,闭了闭眼眸,“乖。”

    跟乔依然电话还没讲完,秘书室的内线转进来,说是陆松仁找他,他便挂掉了乔依然的电话。

    他不怕这个老狐狸想要分一杯海边城的大蛋糕,他怕的是知道真相的乔依然会离开他。

    当穿着一套唐装的陆松仁进来以后,顾澈让文菡送了两杯上好的龙井,看着文菡出去了,顾澈才开腔,“wz设计公司的设计很不错。”

    “那当然了,要不然我也不会耗时三年才收购下来”,陆松仁并不拘泥于这个海边城的设计项目,“我想要更多的海边城份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