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8章 我很自私-私人婚-
私人婚

第528章 我很自私

    “不如我折现给您”,海边城现在还没动工,等到一切准备就绪到竣工,中间少说五年时间。

    五年,顾澈能预计这个陆松仁一定不会让他和顾家好过。

    可那些年做错的事情,他又不得不代替长辈们来弥补,更何况,这还是他最爱女人的亲生父亲。

    于情于理,给他钱是最好的选择。

    “顾总,就这么吝啬让陆某人来分一杯羹吗?”陆松仁笑的轻松,他依靠在座椅上,又意味深长地说,“你不愿意分一杯羹给外人,以我和你之间的关系,还需要见外吗?”

    他们的关系?

    如果没有乔依然,他们就是陌生人。

    这个昨晚还在威胁他,要他离开乔依然的男人,今天怎么就发生了360度的大逆转。

    看样子,他昨天说的那些陆松仁的劣迹,还是有那么一点奏效。

    可同时,顾澈一点也高兴不起来,这个陆松仁不是一般的在乎乔依然,那么他应该不会就这么放弃这个亲生女儿的。

    顾澈品了一口茶,注视着陆松仁,缓缓地说,“生意始终是有起伏的,现在看起来是赚钱的项目,到了几年后,没准就是烂尾楼了,还不如我直接给现金来的安稳。”

    “哈哈!”陆松仁知道这是意料之中的答案,顾澈要是个酒囊饭袋也不会年纪轻轻就是dl的总裁了。

    “看样子,我们依然在你心目中的分量还是不够啊”,陆松仁一心只想报酬,这个女儿,他在乎,但是报酬他也不能省。

    依然?

    居然用依然来要挟他?

    这个亲生父亲,乔依然不认也罢了,顾澈未免替乔依然在心里难过了一会。

    “依然她爱做蛋糕,我已经给她准备好在海边城的店面了,她很满意”,顾澈淡淡地说着,这个老狐狸,又要出什么损招了。

    掸了掸身上的灰尘,陆松仁捏着手上的佛珠,怒目圆瞪着顾澈,“哼,你对我的依然安得是什么心,让她没名没分跟着你?你们家老爷子又是怎么对依然的,赶她走,嗯?”

    “蹦次”一声,陆松仁把茶杯砸在了茶几上,“别当我是乔志远那个软柿子,我的女儿,我是不会让你们这么欺负的。”

    这个慈父的真伪程度究竟有几分真,几分假呢?

    以不变应万变才是最佳的策略,顾澈擦了擦身上被溅了一些地方的茶渍,这让有洁癖的男人皱了皱眉头,“婚礼在下个月,希望您倒时候能参加。”

    “哼,”陆松仁显然对这个答案不满意,他傲慢地看着顾澈,“你们顾家人太阴险了。”他的女儿既然已经吃了闷亏,那么他这个当父亲的,一定要为她讨回公道。

    绕这么大圈子,陆松仁无非就是想分得海边城的蛋糕,可是这块蛋糕不能给他,给了他,损失钱倒是小,让他长期留在s市事大。

    “不如,陆先生您要多少海边城的份额,我双倍转给依然名下,这样总该让您放心依然在顾家的地位了吧”,现在的陆松仁是打着慈父的旗号,行使着他贪婪与想报复的心。

    这个答案,惹得陆松仁很想发火,却又无从发起,刺是他挑的,坑也是他挖的,到现在这个样子,他是无力再改变什么了。

    不过能分薄顾澈对海边城的控制权,也是一种打压,他平静地说着,“能我看到转让合约,我再相信你。你给我记住,你要是敢欺负我的依然,我让你不得好死。”

    句句都是慈父口吻,如果他不是那么目的明确想报仇,这份父爱的确是很值得人尊敬的。

    “放心!”顾澈礼貌地起身送走了陆松仁。

    钱财对顾澈来说就是一个符号而已,远没有乔依然来得重要,陆松仁的要挟,倒是让他加快了不少步伐。

    海边城的计划,他是预留着会给乔依然几条街,当做是给她的聘礼,让她以后也有着属于她自己名下的房产收租。

    但是他的这个计划,毫无意外地会遭受了其他股东的不满。

    外面有陆松仁那头狼,里面又有无数个心怀叵测的狐狸,顾澈觉得有些棘手,但不至于完成不了。

    大不了就

    晚上,顾澈选择在卧室里办公,这样就可以看着乔依然那个小女人不停叽叽咋咋地讲着话,看着她在眼前晃动,顾澈就会觉得心安。

    “老公,我给你按摩一下吧,你每天都好辛苦哦”,他坐在沙发上,乔依然跑到沙发后面给他按着肩膀。

    “这就心疼了?”顾澈勾了勾了唇,他一手继续翻着文件,一手握着乔依然的手,

    “想不想我轻松点?”

    “当然想啦!”乔依然搂着他的脖子,用手指戳了戳他右肩,“你都忙到肩膀都硬死了,而且我发现你肩膀这里有块肌肉都有点凸出来了,一看就是劳损。”

    明明她说的是他的肩膀,可男人就是觉得哪里听起来怪怪的,捉着他的一双小手,用他粗粝的指腹摩挲着她细嫩的手指,他温热的鼻息喷在她紧贴着他的脖颈处。

    “硬,凸,劳损”,顾澈故意调侃着,“你确定是我劳损不是你吗?”

    “就是你啊!”乔依然理所当然地回答着,又咬了咬顾澈肩膀上那硬硬的肉,“喏,就这里,我咬得,觉得疼不疼?你这是坐太久了。”

    做太久?

    嗯,小东西还是很会讨男人欢心啊。

    知道她说的不是这个意思,可就是想逗逗她,“顾太太太诱人了,只想死在她身上,所以每次就很久。只可惜顾太太现在某处劳损了。”

    她抬了抬眼皮望着正一脸得意的他,觉得听起来怪怪的。

    放在心里又过了一遍顾澈的话,乔依然彻底怒了,“禽兽,你在想什么呢?你这种人就该憋死,累死好了,一点也不值得我同情。”

    男人反手摸着她头发给她顺着气,一脸得意的笑。

    而乔依然肚子里那个小家伙像是又在为它爸爸出气,闹腾个没完。

    “咬死你”,肚子闹腾地她想叫,可是不想破坏计划,只想好好给他生日的惊喜。

    她忍,希望肚子里的小情敌也忍忍。

    喜欢她这种毫不掩饰的小性子,顾澈待她没那么生气之后,把乔依然搂在怀里,凝着她说,“嫁给我,嫁进顾家,你会惹到很多麻烦。我很自私,就算这样,也不允许你说不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