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9章 接受-私人婚-
私人婚

第529章 接受

    第529章

    “能有多麻烦啊,”贴着他沉稳的心跳声,乔依然就觉得倍有安全感,“我以后会让爷爷像以前一样喜欢我的。”

    顾澈摇了摇头,“是有关于顾家的财产,我自己不想要,不代表顾家的那帮人会放过我。”

    “是施艳吗?”乔依然觉得顾家的那些人,就只有施艳对他最有恶意了。

    “不止,我还有个二叔,当年就是因为财产事情而远走他乡了,姑姑们看似温柔也是因为老爷子还活着”,这是顾澈第一次跟乔依然提及到这些事情。

    “嗯”,虽然很复杂的样子,但这是她所爱的人的生活,她需要去理解。

    想到了要如何封住那些dl股东的嘴,就想着要如何能让眼前这个女人能轻松接受他的好意。

    “如果我突然离世了,你是分不到爷爷的财产,而且我现有的财产你也不会很顺利的拿到。”

    顾家看起来是平和一片,尚且只有一个爱造次的施艳而已,实则暗流涌动,到时候一旦遇上财产分割的事情,就会出现各种丑态了。

    尽管他一直都想远离顾家,可他改变不了他姓顾的事实,有些事情他躲不掉,他的老婆孩子也躲不掉。

    话题有些伤感了,乔依然紧紧搂着顾澈的腰,大眼睛直直盯着他,“老公,你是遇上什么事情了吗?我不要你有事。”

    他摇头,轻拍着她的后背说,“万一我不在了,我要保证到你和以后的孩子们还能过得锦衣玉食的。”

    若不是今天陆松仁登门索要海边城的蛋糕,他想必也不会这么快做出这一系列的决定。

    “我和孩子们都只要你,我们不要什么锦衣玉食的生活,我们粗茶淡饭一家人幸幸福福在一起就好”,现在她怀孕了,就更加害怕顾澈出事了。

    “傻”,顾澈捧着她的小脸,那红通通的眼珠憋着泪,“凡事都有意外的,我打算转百分之三十的dl股份给你。在我们登记结婚之前,属于你的婚前财产。”

    这样也足够让陆松仁踏实了吧。

    这个陆松仁一边让柳正荣拆散他们,一边又主动找他变相要钱,究竟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无论怎么都好,乔依然这个女人他是要定了。

    “为什么要给我那么多钱,我不要钱,我只要你”,虽然她不知道具体dl的百分之三十是多少钱,可是她知道那一定不会是一笔小数目。

    很不对劲。

    一定是发生了什么。

    究竟发生了什么?

    看着这小女人忧心匆匆的样子,顾澈揉了揉太阳穴才说,“有个长辈突然离世了,他孩子们为了钱跟他太太闹上了法庭。我不希望我们家以后也发生这种事。”

    “啊?都是一家人至于吗?”乔依然疑惑又担心地问着。

    寻常人家都有房子遗产之争,就更别提顾澈这种豪门级别的家庭了。

    “人性丑陋的一面永远都会超过我们的想象,总之,我是不会让任何人欺负我老婆,包括我们以后的孩子。”还有他自己,只是他是在他心里默念着。

    对不起,依然,如果可以,希望能瞒你一辈子你的亲生父亲是谁。

    “这么不听话的孩子,我们不要也罢”,乔依然这话才说完,肚子里的小家伙就在抗议地乱动了。

    她咬着唇才没有叫出声,但她那皱眉隐忍的样子还是被顾澈看见了,“是那里又不舒服了吗?”

    她咬着牙摇头。

    不是。

    是你的小宝宝在闹腾啦。

    这个小家伙的脾气太大了,一点也不体谅她这个当妈的。

    “老公,你马上就要过生日了,跟朋友们有安排吗?要不要我帮你布置,这可是你的30岁生日哦”,坏宝宝,再不赶紧让你爸爸知道你的存在,她憋得好难受。

    不能再被这个小家伙欺负了,时间啊赶紧到顾澈的生日吧。

    生日?

    他的生日,有什么好过的?

    这么多年的生日,都是他最自责的日子?

    这么多年的十一月,也只有今年他的悲伤没有那么浓郁。

    “没有安排”,他的悲伤,不想让这个多愁善感的女人知道,那样只会让她跟着难受。

    那年的事情,他一味地在记忆里逃避,可每年一到十一月就会不停做恶梦。

    他至今也原谅不了自己,所以也无法跟她坦诚说出具体的事情。

    “那可不可以把那天给我”,乔依然像个娇羞的小女孩,害羞地玩着手低头说。

    那天就跟他领证,然后领完以后就带他去医院做产检,让他也看看他们可爱的宝宝长得是什么样子。

    她是想给他过生日吧。

    不想驳了她好意,更不能过这个生日。

    顾澈咬着她耳朵说,“我不要什么礼物,我只要你。”

    “讨厌啦,人家跟你说正经的啦”,乔依然转着黑溜溜的眼珠子,讥笑着说,“就怕到时候你不敢要我。”

    不知道这个男人看到她肚子里的小宝宝了,还敢不敢再那么狂野地要她。

    那柔弱无骨的小手,犹如春风般抚摸在他身上,“小妖精,干撩我了,以后小心一下子吃不消。这小腰,不打算要了吗?”

    骨节分明的大手从她衣服下摆就钻了进去,捏着她的细腰,当他的手往她腹部捏的时候。

    “不要”,乔依然嚷了起来,“医生可是说的,半个月不能做。“

    医生实则说的是宝宝现在有了触感,也长了脊椎,那样捏她腹部,搞不好会伤到宝宝的。

    但她心里就是很生气昨晚被他欺负,所以教训一定要给他尝尝。

    尽管他的力气不大,但乔依然还顾虑着怕宝宝觉得爸爸不喜欢它,故意捏它。

    “不能每次你撩拨得我受不了,你还跟个没事人一样”,话还没说完,乔依然就被抱进浴室跟他一起洗澡了。

    不发生实质的行为,比发生实质行为还要累,洗完澡乔依然奄奄一息窝在顾澈怀里嘟囔着,“坏人,你怎么可以那么坏。”

    ——

    针对于顾澈要分股份给他太太,董事会的人有微词,却不敢说些什么,毕竟那是合理合情还合法的。

    他们暗地里在好奇着顾太太究竟是谁,拥有了dl的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就是间接拥有了海边城的部分控制权。

    要知道当时董事会当时有人是不同意顾澈海边城的全球招标计划,他们中的有些人当时选择了海边城的计划亏损不算他们的,也就盈利了也不会分他们一杯羹。

    他们也没想到现在全球招标进行地这么成功,纷纷都想再次投资,董事会却没人愿意卖出海边城的份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