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3章 高雅澜出事-私人婚-
私人婚

第533章 高雅澜出事

    “防着阿澈?”沈博文脸色变得开始很不好了。

    难道真的如方睿霖所怀疑的那样,乔依然就是在伪装,装着骗顾澈的钱。

    这钱才到手不到几分钟,她就露出了狐狸尾巴吗?

    倒是顾澈一脸平静望着乔依然,他不相信乔依然会做出什么害他的事情。

    “我当然得防着他啊”,乔依然不经意地就离顾澈坐远了点,像是要跟他划分清楚界限一样。

    本来不曾怀疑她的顾澈,心里突然变得七上八下了,难道她

    “你想怎么样?”沈博文的语气已经有些着急了,若不是被顾澈紧紧盯着,他可能已经对乔依然发怒了。

    “我要他每年都要保证我一定的收益,如果不行他就贴钱给我”,乔依然神气瞟了一眼顾澈。

    这个女人,倒还是很聪明的。

    究竟方睿霖你是不是真的蠢,这个乔依然明明就比你聪明好不好?

    沈博文克制住内心的不满,一副对陌生人公事公办的生疏态度,“这种合约不合理。”

    “不合理也要签,免得有些人成天脑子里想写乱七八糟的东西,不好好工作。”乔依然毫不避讳地迎接着顾澈的打量。

    那包含挑衅的眼神望着不远处的顾澈像是在说,“对,说的就是你,不用再怀疑。”

    “我签”,顾澈没多想,只觉得他的小妻子是一天比一天聪明了,甚至还会算计他了,“沈博文,你连夜去准备新的合约吧。”

    “阿澈,你糊涂“,沈博文只叫了顾澈的名字,就被他那凶悍不容置疑的目光给瞪回去了。

    乔依然又双手换在身前,“还有一条,我能答应他不把股份卖掉也不分给孩子们,但是他不能干预我把那些收益分给我以后的孩子们。”

    “有些人为人太暴君了,保不齐以后想控制孩子们,不听他的话,就给孩子们断粮这种事他一定会做出来的。”

    为了孩子们以后的自由,她这个当妈妈的,一定要有捍卫孩子们追求做自己的本钱。

    擦了擦额头的冷汗,沈博文拿着手上的文件扇了扇他的脸,刚才真是紧张死他了。

    顾澈给乔依然的股份转让合约里,并没有说明不让她卖掉股份。

    沈博文生怕乔依然心里藏了异心,或是露出了所谓的狐狸尾巴。

    他不愿意看到他的好兄弟顾澈在商场和情场双双摔跟头。

    阴霾消除过后,沈博文只剩下笑容满面了,“嫂子,你放心,我会为侄子和侄女的自由争取更多的权益。”

    “对,我们要跟法西斯抗衡”,乔依然朝顾澈扬了扬粉拳。

    “无聊。”这是顾澈对这两人一唱一和的回击。

    “沈博文,你滚回去草拟新的合约。”顾澈已经起身一副要送客的架势了。

    不得不走的沈博文最后跟乔依然击掌,“为了孩子们的自由而战。”

    “乔依然,你蛋糕做完了吗?每天拖到半夜昨晚才睡觉,是什么意思?到时候我们结婚的时候,你顶着一脸的黑眼圈,是想让别人以为跟熊猫结婚吗?”

    这么明显又不高兴的说辞,乔依然和沈博文互相耸了耸肩膀,就挥了挥手拜拜了。

    越是临近要领证的日子,乔依然就越心慌了,她心里已经无法思考任何事情了。

    那种夹带着紧张的喜悦,让她又幸福又害怕。

    正式领证了,就不得不去面对顾澈的爷爷,也要等着举行盛大的婚礼正式嫁给顾澈了。

    到时候公开了她的身份,不知道会有多少不同的说法。

    很忐忑,就连云姨问她,“依然,你说你们婚礼给客人的回礼要准备什么好呢?”

    乔依然也走神,回答着,“好。”

    “你这孩子紧张个什么劲啊,这婚礼还有一个月时间呢,放心,一切有阿澈在,不怕”,云姨安慰完,又好奇问着,“结婚证领了吗?”

    关于结婚证的话题,那是乔依然策划已久的美好事情。

    她的紧张也暂时缓解了一下,“还没有,但是快了,具体是哪天我不告诉您,想要给阿澈惊喜。嘻嘻!”

    “好好,只要你们小两口开心,我就开心”,云姨语重心长地说,“老太爷那边呢,你们加把劲生个孩子出来就好了,老人家终究会看在重孙面子上的。”

    “嗯,我懂,”作为晚辈乔依然没办法去指责长辈为什么不相信她的为人,而去信那些偷拍的照片。

    唯有用别的方法来缓解他们之间的关系了。

    最近,乔依然倒是没见高雅澜在顾澈身边晃悠了,正当她以为高雅澜识趣的放弃顾澈的时候。

    一则关于高雅澜的惊天大新闻出来了。

    网媒和电视媒体都在同一时间报道了这样一则新闻,“据爆料,著名**设计师高雅澜一直通过中间人卖图给各大品牌的设计师,也经常当那些灵感枯竭设计师的代笔。据闻,高雅澜因为涉及到两大奢侈品牌的撞款官司,将面临着倒卖两间公司的机密的指控。”

    “记者现在已经联系不到高雅澜了。”

    这是电视媒体的报道,但是网媒的说辞就没有这么温和,而是怒斥着,“高雅澜为了钱,一直表面装着白莲花抄身价,暗地里就专门跟她经纪人全世界接这种代笔的设计,其中有一款服装设计已经深深伤害了印第安人的信仰。”

    一时之间,高雅澜就成了过街老鼠,有人偷拍到她可怜兮兮地求饶照片。

    乔依然看着心里也很难受,毕竟跟高雅澜相识一场,她那么需要钱,去做暗地里那些代笔,想必是为了还顾澈的钱吧。

    晚上顾澈回来之后,乔依然把高雅澜的事情告诉他了,问他,“你要不要去安慰一下?”

    “有人会去安慰她的”,那新闻一爆出来,方睿霖联系不到高雅澜,就让他帮忙联系了。

    用方睿霖的电话始终打不通的电话,用顾澈的手机一打就通了,作为曾经的朋友,顾澈问她在哪,方睿霖就马不停蹄赶过去了。

    有些人,有些事,他不能再去参合了,那样只会伤害到他所爱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