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4章 是他让你来的吗-私人婚-
私人婚

第534章 是他让你来的吗

    看着顾澈淡漠的样子,乔依然又有些不安,“老公,你是在担心我吃醋吗?”

    男人们天生心里那点超人帮助弱小的英雄想法,是从他们还是小男孩就开始了的。

    在幼儿园工作过的乔依然越发懂,幼儿园里那些可爱的小男孩看到园丁喷水不小心喷到乔依然身上时,还会主动挡在她身前为她挡住那些水。

    “你去找她,我能理解的”,乔依然坐在餐桌上认真地看着他说。

    只见他还是没有什么与平常不一样的情绪。

    依旧是清冷的面目表情,“你希望我去?”

    那淡漠的语气让她不惊怀疑,他是不是压根就不认识高雅澜,“我不希望看到她出事。”

    “不会的,吃饭吧”,顾澈给乔依然夹了一块猪蹄,看她仍旧闷闷不乐的样子,他蹙了蹙眉,“睿霖不会让她出事的。”

    会吗?

    乔依然瞪着碗里的饭,回想着那些网友们说的话,他们可是说高雅澜的事业会这么被毁了。

    善良的女人,忍不住又问,“你就真的那么不在乎她吗?”何况她跟你妈妈还长得那么像。

    以前会舍不得看她受委屈,这次也会吗?

    “别犯傻,乔依然就没有女人像你这么蠢的”,顾澈又往她碗里夹着青菜,慢悠悠对云姨说,“明晚我们吃猪脑,给依然好好补补。”

    吃猪脑,还让她补?

    乔依然尽管心思还在高雅澜的事情上面,可被骂,她也是有所反应的,“云姨,明天晚上我做点心肺汤,有人需要补补心。”

    这么冷血的男人,还真是让她又爱又恨的。

    可以肯定的是,顾澈如果这时候跑去找高雅澜,那么她的心一定会很难受,会质疑他对她的感情。

    可是他不去,又有点让她觉得他过于冷血。

    “你自己不会吃啊,尽往我碗里夹菜”,乔依然刚想要低头吃饭,就看到了碗里堆满了菜,压根就没有筷子下去的地方。

    言毕,乔依然就把她碗里的菜夹了一大半给顾澈。

    “好好,都好好补补,小两口补得白白胖胖地举行婚礼,就更养眼了。”云姨瞅着这小两口现在斗个嘴,还能互相给对方夹菜,她就老怀安慰了。

    眼见着小姐去世都十五年了,在过去的那十四年的每个十一月,顾澈压根就吃不进去饭,整个人的状态很差劲。

    终于到了今年,在这个十一月,因为有了乔依然,他不再像以前那么的孤单伤心了。

    正看着乔依然赌气一样吃饭的顾澈,感受到了云姨一直是盯着他看,他望过去的时候,看着云姨正笑着看着他,那眼眶里还有着晶莹的泪花。

    云姨仿佛在说,“阿澈,你总算幸福了。”

    顾澈拍了拍他的胸膛,对着云姨做着口型,“放心。”

    只要乔依然在身边,他就觉得幸福。

    “你一直看着我干嘛啊,看我就能饱吗?”乔依然抬起头没好气白了他一眼。

    话虽然说得是生气的,但是心里却很幸福的。

    她的男人啊,可是时时刻刻都在观察着她的喜怒哀乐。

    从小,除了她爸爸之外,还没有任何一个人像顾澈这样呵护她,让她时时刻刻都能感受到有人保护的感觉。

    “可以”,顾澈伸手抽了一张纸把她脸上的油渍给擦走了。

    那小女人原本紧绷的小脸顿时就通红了,那小脑袋立马就低头不安地往嘴里拨着饭。

    他的小妻子就是那么可爱,害羞与孩子气。

    如果她一直都能这样子待在他身边该有多好,可现实却让这种平淡的生活受到了极大的威胁,他眸光凝重地看着她。

    而得知了高雅澜现在藏身地点的方睿霖,马不停蹄地赶了过去。

    高雅澜现在暂时借住的地方是在他们当时读高中的附近。

    从高雅澜现在住的高层公寓里,可以俯瞰到高中学校里的那条林荫大道。

    曾经顾澈就是在那里帮她解了围,曾经他就是每晚都护送着她走过那条路。

    阿澈,这次你还会像以前那样跳出来帅气地帮她解决问题吗?

    在这种丑闻被揭露,她被大批记者狗仔围剿的现在他还打电话给她,让她心里浮现了很多记忆与希冀。

    “在哪?”这是顾澈从她出事后,说的两个字。

    就是这两个字,让她觉得那些年的委屈都没有白受,他现在应该也快来了吧。

    高雅澜把她哭红的眼睛给冰敷了一会,使她自己看起来即憔悴又不太落魄。

    “叮咚咚”,门铃总算响了,高雅澜立马就放下了电脑,从那难听的谩骂言辞里解脱了出来。

    网友骂的再难听,也抵不过顾澈来看望她的喜悦。

    “阿澈”,高雅澜低着头一打开门就往那个宽厚的怀里钻了过去。

    此刻,她不要做高傲女神高雅澜了,她要像个小女人一样,遇上困难就死劲哭。

    “阿澈,我以后该怎么办?怎么办才好”,高雅澜以前跟顾澈走的近的时候,也没能这样跟他亲密接触过。

    这也是她很遗憾的一点,有时候甚至她就在想是不是因为她太端着了,让顾澈没能体会到她女人独有的娇媚,所以他就对她没兴趣。

    “阿澈,你抱抱我好不好,我好怕。”高雅澜只感觉到男人的手顿了顿,犹豫了一会才抱住她。

    暗恋了十年的女人,第一次抱她在怀,方睿霖并没有觉得多值得高兴,他心里苦涩一片。

    终究,她的眼睛里还是只看得到顾澈。

    “雅澜,会没事的,你别哭了,我已经找媒体界的朋友帮忙处理了”,方睿霖轻轻拍着高雅澜的肩膀安慰着他。

    这声音不是顾澈的。

    顾澈居然没来。

    他怎么可以打电话给她之后又不来。

    她下意识地就推开了方睿霖,下一秒就把眼泪给抹干净了,还低头不停整理着凌乱的衣物,“对不起,我还以为是阿澈。”

    “没事”,方睿霖讪笑,他晃了晃手上的袋子,“我给你带来了凤梨酥,是你最喜欢吃的唐记的。”

    不是他,那吃凤梨酥又有什么意思呢?

    高雅澜不死心,咀嚼无味地问,“是不是乔依然不让阿澈来看我,所以他找你来关心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