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5章 拉拢-私人婚-
私人婚

第535章 拉拢

    对上高雅澜那期盼又充满伤感的眼神,方睿霖只好把话到嘴边的话给吞了回去。

    他心疼地看着眼前这个双眼通红的高雅澜,“是的,他要你好好照顾自己。我们都不愿意看你出事。”

    得知高雅澜不知所踪后,方睿霖赶紧放下了手中的工作,当时他是直接冲进顾澈正在召开的部门会议现场。

    那样失控不讲规矩的方睿霖,只会为了高雅澜现行。

    只是这些她不会想知道。

    “我懂,毕竟乔依然现在跟他住一起,就算他想过来,也不是那么容易的。”高雅澜接过方睿霖手里的凤梨酥。

    只要拖到顾澈不能如乔依然所愿那天去领证就好了。

    一切就还有转机。

    那么不懂事的女人,是不配在顾澈身边的。

    “你懂就好”,可是雅澜,你什么时候可以懂懂他呢,方睿霖苦涩一笑,“雅澜,你最近有什么打算?”

    已经一天没吃过东西的高雅澜,急忙咬了一口凤梨酥,用纸巾挡着嘴,直到嘴里那口凤梨酥下咽才说,“躲过这阵子的分头再说,至于以后,我的设计师生涯算是到头了。”

    这么多年的苦心经营和委屈求全,就要这么结束,她忍不住又红了眼眶。

    看着她落泪,方睿霖心里格外不是滋味,他凶狠地揉断了手上的香烟,“我会尽快找出毁你名声的人,一定不会让他摧毁了你设计师的生涯。”

    “不是诽谤,他们说的是真的,我之所以倒卖各大公司的设计秘密,当幕后代笔,都是因为我缺钱”,高雅澜捂着脸失声痛哭了出来。

    缺钱?

    为什么她缺钱都不肯找他借,却冒险做这种事?

    难道他方睿霖在她高雅澜心里就无足轻重到这么一个地步了吗?

    他的心如刀割一样生疼,可看着高雅澜泪水都从她手指尖沁出来之后,他不愿在心里埋怨她了。

    而是起身站在她身边,把她头往他怀里带着,“为什么要做这种傻事,你拉不下面子找阿澈借,你也可以找我借啊。”

    一阵毫不掩饰的呜咽声,高雅澜已经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我,我,不愿意,欠阿澈的,我爱他,很爱他为了让他也爱我,我不想总欠着他为我垫付的学费和我家里我”

    那些事情,方睿霖只恨他怎么没有早点察觉到。

    “雅澜,你别哭,我会帮你的,设计师一定可以继续走下去的”,认识高雅澜这么多年,这是她第一次当着他的面哭成泪人。

    帮她?

    继续成为闻名于世的**设计师?

    那是她想要的生活吗?

    曾经她以为是的,可是现在她发觉压根就不是的?

    “我只想要阿澈”,高雅澜泛着晶莹的泪光的眼眸,苦苦看着方睿霖,“我不想以前的努力全部白费了,我爱他。我不能没有他,这次的事情一定是乔依然找人故意放料的,自从我说要跟她公平竞争阿澈。”

    “乔依然?”方睿霖狐疑了,他觉得那个笨笨的女人不一定会查到这么深层次的东西,“她是听谁说的。”

    “都是我不好,我取笑她只会花阿澈的钱,我当时为了在气势上赢过她,我就全跟她说了”,高雅澜那悔到肠子都青了的模样,看着方睿霖逐渐握拳的手,她眸底闪过一丝得意。

    那个笨笨的女人,他才卸下对她的心防,她竟然就在背后对他最爱的女人使坏,“雅澜,我不会让你受着原本不该受的苦。”

    高雅澜违反的那些,在道义上来说是不对,可这样公之于众断了高雅澜以后的事业,这一步做的太绝了。

    “睿霖,你千万不要去找乔依然,我不想影响你和阿澈之间的关系”,高雅澜挡在方睿霖要离去的身体。

    她哭诉着,“都是我不好,我该还爱着阿澈,可我就是太爱他了,只想尽快还他钱,才会铤而走险去做那些倒卖机密的事。呜呜”

    “雅澜,你没错,错的人是乔依然,她实在太离谱了”,方睿霖忍不住惊叹,“上次你们在电视台的事情,胜男也告诉过我了,想不到唯唯诺诺的女人背后竟然那么凶悍。”

    上次的事情,顾澈还把方胜男从乔依然身边给调走了,想必那小女人没给顾澈少吹枕边风吧。

    对于方胜男的办事能力,顾澈可是从来都没有怀疑过的。

    “呜呜睿霖,我不想我这些年的牺牲全部作废,你能不能帮我,我真的好想要阿澈”,高雅澜说完就又后悔地说,“乔依然说她打算在阿澈生日那天去领证的。”

    “睿霖,你也知道那天对阿澈来说是多么打击的事情,你能不能帮我一起阻止他们领证。”

    顾澈妈妈的忌日,他竟然要去领证?

    难道为了一个女人,就可以这样枉顾亡母了吗?

    他能走过悲伤,作为朋友方睿霖是高兴的,可是为什么偏偏选在他妈妈的忌日呢?

    方睿霖简直不敢相信,“阿澈他简直疯了。”

    “睿霖,阿澈他还不知道,是乔依然说的这是秘密,要我保守住,你也不要告诉阿澈好了,我不想看到他为难”,高雅澜处处为顾澈找想着。

    “嘘”,方睿霖这才松了口气,还以为这个顾澈彻底疯了呢,“我会让他当天去不了的。”

    “行。”

    ——

    在顾澈生日这天,十一月二十日。

    乔依然跟往常一样给顾澈系好了领带,又娇羞地啄了他薄唇一口,“今天除了公事,你就得陪我。”

    “说了我不过生日,也不要生日礼物”

    “今晚好好给你”,乔依然勒着他领带,那小脸羞红地望着他,“老公,你可要对人家温柔点。”毕竟孩子都快三个月了。

    捉着她不安分的小手,顾澈眸光流转后就紧紧盯着她,他醇厚的声音响起,“晚点我带你去个地方。”不想破坏这清晨美好的画面,是他妈妈忌日的话还是晚点说的好。

    这个多愁伤感的女人啊,指不定他还没说完,她就哭得头昏脑涨了。

    “嗯”,乔依然又朝她做了个打电话的姿势,“我们保持电联。”她也有地方带他去。

    希望到时,某个新晋持证爸爸不要太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