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7章 一直等到你来-私人婚-
私人婚

第537章 一直等到你来

    “老公,等你忙完再过来,好不好?”乔依然的话还没说出口就听到电话里只剩下“嘟嘟”的忙音了。

    不到一分钟,保镖倾身对乔依然说,“太太,顾总要我们送你去”

    “等他一会可以吗?”乔依然不死心又给顾澈发了一条短信。

    “老公,我等你,你忙完再过来好不好?”

    这则信息像石沉大海一样了,一直都没有回应。

    到了民政局要下班的时间了,工作人员抱歉地对乔依然说,“小姐,欢迎你明天再来,今天我们要关门了。”

    “能不能通融一下,我先生工作很忙,今天是他生日,我希望我们的结婚纪念日有点特殊的纪念,可不可以?”

    年轻的男工作人员有些不落忍看着眼前这个眼眶里就要掉下泪水的女人,终于点了点头。

    “小张,是怎么回事?”刘阿姨这是也走了过来。

    听乔依然简单说了一下原因,她就同意了,也选择留下来在等。

    顾澈母亲的墓地。

    顾澈的舅舅们和他的外婆,小姨宁芬,云姨,蔡媛媛,还有他的亲近朋友们都已经在墓地了,顾思楷也来了。

    远远的树丛里,还有顾海峰和顾谦两父子。

    “阿澈哥,怎么回事,为什么蛋糕是保镖送过来的,大嫂呢?她难道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蔡媛媛纳闷了,这么重要祭拜的时间居然没看到乔依然。

    按道理乔依然不像是那么不懂事的女人啊。

    “应该马上就要过来了”,顾澈抬手手腕,看着那名贵的手表上的时间。

    距离他跟司机打电话的时间已经一个小时了,加上路上堵车,估计也快到了。

    “最好是马上到,要不然你的几个舅舅们凑在一起又要吵起来了”,蔡媛媛看着站在不远处的那几个互相不搭理的舅舅们。

    他们这几个舅舅一见面就像是火星撞了地球一样,不争个你死我活,就恨不得抡起袖子打架。

    他一下午就忙着去机场处理这几个舅舅的事情了,他的三个舅舅,这次回s市,都是开的私人飞机回来的。

    大舅因为飞机晚点,生气二舅的私人飞机就该在天上多飞一会,就因为他是老大。

    下了飞机,两人就开始在机场吵起来了,一直到顾澈三舅到来的时候,大舅和二舅还在吵,三舅改劝了几句。

    结果就变成了,大舅和二舅两人合伙指着三舅骂了起来,“老爷子的遗产绝对有问题,我们不说,不代表你就有资格拿。”

    于是乎,三个舅舅就在机场大打出手。

    一直到宁芬和她妈妈宁老夫人到机场的时候三人还在吵架,这三人还在机场闹还被请去了警局。

    这三人闹得非得顾澈来接他们。

    原本应该下午两点的祭拜仪式愣是因为他们三个给不得不往后拖,顾澈忙到连他自己小妻子也来不及去接,就跑去机场了。

    机场的警察室里,顾澈看着他外婆老泪纵横对着警察说着。

    “都是我老伴走的太突然了,遗产分割闹得有意见啊,我这分分钟就要进棺材的人了,每年想见儿子们一次,还得趁着我大女儿的忌日才能看见。”

    “老人家别哭了,都是一家人,误会解除就好了”,民警最害怕这种家务事了。

    虽然有人被打伤了,可这种案件又是最难去立案了。

    较真,又怕影响家庭和睦。

    不较真,又怕事态严重。

    而且这些人统统都是看起来身价不菲的,出行在外都是带着律师。

    “可怜我的芳儿,三十几岁就死了,我这老骨头真想赶紧去陪我老伴和大女儿。”

    “妈,我也不想的,就是老二和老三太气人了,压根就不把我这个当哥哥的放在眼里。”

    其他两个儿子也不甘示弱,吐槽了起来。

    “外公的遗嘱我看还是晚几年宣布吧”,顾澈冷厉地扫了一眼他这几个事业已经很成功的舅舅们。

    这几个人吵,就不能避讳着他外婆吗?

    为人儿子成这样还真是失败。

    顾澈扶着年迈的外婆站起身,“外婆,我们走。”

    “阿澈,你给评评理,今天不把”,他的三个舅舅纷纷嚷了起来,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阿澈啊,你媳妇呢,我着大老远的回来,她怎么不来接我”,宁老夫人还是很期待看见顾澈的老婆。

    她一直在国外的偏僻地方养着老,要不是大女儿忌日快到了她也不会回来离开那里。

    等小女儿去接她的时候,她才知道外孙子都已经娶了媳妇,老太太就高兴地合不拢嘴,一路上就惦记着要见到外孙媳妇了。

    顾澈一边搀扶着外婆,一边苦涩地笑了,“我还没脸跟她说妈妈的忌日是”他的生日。

    “孩子,不怪你,真的不怪你。要怪就怪你那个混账爸爸,你妈妈也希望你过得开心”,外婆看着顾澈今年的十一月并没有像之前那些年的十一月那么消沉,也没有消瘦。

    顾澈本来眼睛就有点像外国人的眼睛,有些往里陷,尤其是他每次消瘦的时候,他的眼睛就深深陷到了眼窝。

    今年,他甚至还比以前长胖了,老太太忍不住开玩笑,“看到依然把你照顾得这么好,外婆就很开心,真想早点见到她。”

    “我已经让司机去接她去墓地了,一会就能见到了”,顾澈本来是想亲自去接乔依然,然后在路上跟她说说他妈妈的忌日。

    ——

    “阿澈,是怎么回事,你老婆怎么这么大架子,还不来,你爷爷和你外婆都是这么大年纪的人,都等在这里呢”,最先发怒的是大舅。

    本着自己儿子当年干的混账事,顾思楷一直对宁家人都有着深深的愧疚,他陪着礼,“女孩子家家的,就是爱磨蹭,估计就遇上了大堵车。”

    “阿澈啊,你再催催。”

    电话打给了司机,司机说乔依然非要他现身才去。

    最后司机多嘴说了句,“顾总,我们现在在民政局。”

    瞬间,顾澈就全明白了。

    难怪乔依然今天在他出门前一再嘱咐,“老公,你一散会就要给我打电话哦。”

    若不是原料公司出问题,他是完全有司机可以过去的。

    当顾澈电话打给乔依然之后,那边带着哭腔的女人说着,“我等你,一直等到你来娶我,你要不来,我就不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