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9章 跪下磕头-私人婚-
私人婚

第539章 跪下磕头

    等到人群都散了去,草丛里的顾海峰鼻子也酸酸的。

    大儿子这些年活得那么痛苦,他是有目共睹的,可惜这世上没有后悔药。

    “呼呼”地一阵草被拨乱的声音,顾谦去外面探路回来了,“爸,大哥还没走,我们今晚拜祭妈妈还得晚点。”

    顾澈的妈妈,顾谦也跟着叫妈妈也叫了很多年。

    如果,他真的是一个陌生人丢在顾澈的婴儿该有多好。

    要不然大哥的妈妈也不会在知道真相后得上了抑郁症,最后又选择了那么惨烈的离开方式。

    “阿谦,都是爸爸年轻时候做的孽,每年这时候你们两兄弟,心里都不好受,尤其是你大哥,”顾海峰摘下眼镜,忍不住抹起了泪。

    如果明知道会这么后悔,当初是不是就不会那样做了。

    或许会,或许不会。

    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之说,顾谦把口袋里的手帕递给了自己爸爸,“爸爸,你说我今天这身西装帅吗,以前妈妈最爱夸我穿西装时候最帅气了。”

    “帅,”顾海峰拍了拍小儿子的肩膀,“阿澈的妈妈是真的善良,后来明知道你是我的私生子,还是对你那么好。”

    伤感的情绪太重了,顾谦也忍不住摸了摸泪,“妈,她在去世的前几分钟还跟我说话,要我好好跟大哥相处。我没想到,她说完就要知道我就死活拉着妈妈不让她走了”

    两父子在草丛里各自啜泣着。

    跪在墓地的顾澈,跟他妈妈说了会话就起绝尘而去了。

    当他赶到警局的时候,发现了一辆黑色的奔驰房车等在警局门口,而那车里的有道仇视的目光从他下车到进警局都尾随着他。

    警局里,柳正荣扯着乔依然的胳膊要带她走,哭到声音都沙哑了的乔依然抱着警察的桌子就是不肯走,喃喃自语着,“我要等阿澈来,我要等他去领结婚证。”

    “你个死丫头,他究竟有什么好的,你们就算领了结婚证迟早也会散的,到时候你可是二婚啦,你还怎么嫁人啊。”柳正荣真是气不打一处出来。

    毫不容易有机会拆散乔依然和顾澈了,她是绝对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

    尽管她对顾澈的印象还不错,可是陆松仁不满意这个女婿,又经常拿乔惜梦的安危吓唬她,她不得不配合拆散他们。

    乔依然不信顾澈不要她了,只要他来,只要当面问清楚他没出轨,他们就可以继续去领证了。

    “我爱他,我就只想嫁给他”,何况他们现在已经有了孩子,她不信顾澈会不要她,会不要他们的孩子。

    “爱,有个屁用,你嫁给他这么久了,他究竟给过你什么东西啊?”柳正荣实在不愿意看到乔依然跟陆松仁反目。

    提到这个,乔依然看着她妈妈,忍不住大笑了起来,“妈,你要是以钱来衡量他对我感情,你会吓一跳的,他给我好多dl股份,至少就有几十亿。”

    对,他给了她那么多钱,如果不是真心想跟她领证,他又怎么会舍得呢。

    “一定是阿澈遇上什么事了,一定是这样的,我等他来”,乔依然虽然是笑着说出来的,可是她的眼泪却在不停往下掉。

    明明说好了十一月做好了准备领证的,为什么今天又不出现。

    “你这蠢东西”,柳正荣扬起巴掌,恨不得打醒你这个女儿,“他就是玩股票起家的,那些股票指不定明天起床就是废纸了。”

    陆松仁就是怕乔依然上当,在她进警局之前专门给她普及这些姿势。

    从小没少挨过柳正荣的巴掌,乔依然也不怕,她倔强地扬了扬下巴,也不躲闪,就像是她只要躲闪就认定了她妈妈说的是真的一样。

    “岳母”,顾澈冲进去,就抓住了柳正荣的胳膊,他一把眼眶红肿,满脸泪痕的乔依然搂紧了怀里,离开了这里。

    剩下的烂摊子,留给了沈博文。

    “老公,你总算来了,我拜托了刘阿姨,她说可以为我们办理结婚证的,无论多晚都行”,乔依然忍不住嗅了嗅顾澈身上的味道。

    “不行。”顾澈在她耳边咬牙说着。

    没有高雅澜身上的那股香味,待被顾澈塞进车里后,迎着车里的灯,她讶异地发现顾澈身上的西装不是早上的那套米白了。

    现在的他穿着一件死气沉沉的黑色。

    换衣服了?

    他的衣服还在高雅澜那里。

    这让乔依然不得不瞎想。

    分手!

    这是她脑海里的第一个反应。

    她不要一个背叛她的男人。

    “我要下车,下车,顾澈你个骗子,我不要爱你了,你居然”乔依然气得全身都在发抖,她那么信誓旦旦跟她妈妈争辩顾澈不是个花心男人的时候,他却辜负了她对他的信赖,“我们彻底分手,这辈子老死也不相往来了。”

    顾澈你背着我跟高雅澜厮混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你是答应要跟我领证的人。

    哭到没有力气的乔依然双眼无神地望着窗外,她曾经那么信誓旦旦地跟高雅澜摊牌,那是因为她相信顾澈不会背叛他。

    他前不久还不是因为她信心不足而生气吗。

    为什么就这样了。

    “你要不想死,就给我闭嘴”,顾澈那如冰刀一样的冷眸扫着乔依然,使得伤心的女人全身都是冰凉的。

    “反正我也不想活了”,一起死吧,带着他们的孩子一起死吧。

    窝在副驾驶室里的乔依然,就那么一动不动地,仿佛就在等待死神带她走一样。

    疾驰的宾利车,在路上险些与很多车迎面相撞了。

    那害怕的叫声,就那么哽在乔依然的喉咙里。

    在又一次看到他们的车跟一辆大货车迎面相撞的时候,她艰难地闭上了眼睛。

    宝宝,我们一家三口这样子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

    “滴滴”,那大货车最终还是避开了黑色的宾利,司机不悦地按着喇叭发泄着不满。

    车停之后,乔依然呆滞地顾澈抱到了他妈妈的墓前。

    “跪下”,顾澈放下乔依然之后,往下按着她的肩。

    “扑腾”一声,乔依然是整个人瘫在地上了,她的眼睛氤氲着水汽,压根就看不出来这里是哪里。

    “磕头”,顾澈也跪了下来,他扶着呆滞的乔依然的头磕着。

    “十五年前,是我害死了我妈妈,你要我今天跟你领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