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0章 不要,我不要-私人婚-
私人婚

第540章 不要,我不要

    “我的生日,害死了妈妈,你知道妈妈死得有多惨吗?”像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一样,顾澈说完之后,整个人明显颓废了不少。

    乔依然渐渐停止了啜泣,她只觉得身边的环境和身边并排跪着的男人都是那么的冰冷。

    尤其是顾澈,他就像一个长期生活在冰窖的人一样,让乔依然觉得他身上只是散发着透骨的寒。

    他的生日。

    也是他妈妈的忌日?

    他妈妈的死与他有关?

    乔依然顿时就觉得很不妥很不对劲了。

    看着墓碑前那么多祭拜的贡品和花朵,还有她给那个“回到七岁”做的菊花蛋糕,“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如果她知道,她是不会偏偏选择今天去领证的。

    黑夜里,零落的灯光,一向以刚强形象在她面前出现的顾澈,眼角有过几滴晶莹的东西掠过。

    他并没有回答她,而是点燃了几炷香递给了她,他声音比平时还要暗哑许多,像是有无尽的悲伤,“给妈妈磕头吧。”

    “好”,乔依然接过那闪着火光的香,她想轻拍他的手安慰他,可是他就那么利落地不让她碰到他的手,“老公,我”

    那低落又冷漠的男人,让她把想道歉的话全部吞在肚子里了。

    她的眼光始终都是跟随着他,而他在把香递给乔依然之后,就一直盯着他妈妈的墓碑。

    半天,没看到她磕头,更没看到她敬香,他冷若冰霜的眸光又扫向了她的手上的香。

    已经燃尽了一半了。

    被那锐利的眸光就那么扫了一眼,乔依然就回过神来了,她背后一阵冷汗。

    “妈,对不起,媳妇给您赔罪了,希望您在天堂过得开心”,乔依然闭着眼双手擎着香,她的余光始终是落在顾澈的身上。

    她怎么就稀里糊涂做了这么一件大逆不道的事情。

    不知者无罪这句话不是用在她身上的。

    媛媛和云姨都不止一次旁敲侧击说过顾澈十一月是他最难受的时候,为什么她就没有多想,没有联想到他妈妈的死。

    直到顾澈手上的香全部插在他妈妈的墓碑前的时候,乔依然仍旧闭着眼睛嘴里偶尔一张一合像是在说着什么。

    她在心里对顾澈的妈妈说,“妈妈,您可不可以保佑阿澈高兴点,您走了十五年,他还是那么自责。”

    “妈,我知道我今天的行为您肯定很难再喜欢我,可是我还是想先告诉您,您要当奶奶啦,我肚子里有个阿澈的宝宝,已经三个月了。我本来打算今天告诉他的,可今天被我弄糟了,我还是以后再告诉他吧。”

    “等宝宝出生了,我会带它来看您。最后,还是要保佑阿澈平安开心好不好?”

    “走吧”,顾澈在看到乔依然手上的香已经散落了很多香的灰尘在她手上了。

    那白皙的手被滚烫的烟都烫红了不少。

    墓碑前的祭品除了他走之前摆放的那些,又多了两份祭品,他把其中最大的那份祭品和香烛全都扔进了她妈妈墓地外的山谷里。

    “咻咻”几声的飞驰声,再然后是一阵巨大的坠落声,乔依然的肚子猛地就开始抽了起来。

    她抿唇把香插好后,又单手轻轻拍着肚子,安慰着,“宝宝,你别怕,爸爸只是心情不好。”

    他那么生气,是把她做的蛋糕给丢了吗?

    可她仔细望过去的时候,却发现她做的蛋糕还在那边。

    究竟是少了什么,她也不知道。

    胳膊被一股强大的力气给拽了起来,她下意识地就护着肚子,“老公,你可不”

    她想说“你可不可以对我温柔点,我肚子里还有一个害怕的宝宝”,拽着她手的男人二话没说,又拦腰抱着她朝山下疾驰而去。

    紧紧搂着他的脖子,生怕被他摔在了地上,他抱着她还走的那么快,他身上那股怒气一直在酝酿着,她很怕他突然失控,把她扔下去。

    她是活该,可是肚子里的孩子是无辜的。

    “老公,我自己可以下来走,我可以走的”,宝宝现在也格外的闹腾,她的肚子很难受,“我,想”

    去医院,这三个字她在望到他清冷又哀伤的面庞时,她又说不出口了,“宝宝,你乖点好不好,爸爸他心情不好,我们老实陪他好不好?”

    她被顾澈放在副驾驶室的时候,她紧绷的心情才缓解了。

    车子依旧是像失控了一样,以她看不清楚路的速度在疾驰。

    她始终都是死死一手抓着安全带,一手握着门上的扶手。

    墓地旁的草丛里,顾谦和顾海峰父子再次出现了,“爸,大哥还是把你的祭品给扔了,没事,我带了两份。”

    “好,乖”,顾海峰老泪纵横跪在发妻的墓前,“芳,是我对不起你,能不能保佑阿澈不要再折磨他自己了,他好不容易结了婚,依然又不懂那些年的事,她不该受到这要把依然给逼走了,这可怎么办。”

    “能不能让阿澈就只对我一个人冷漠,让他对依然好点,那个女孩是真心诚意爱着我们的阿澈,他这么多年孤单一个人好不容易有了伴”

    那么冷漠对乔依然的态度,他可是在一旁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了。

    “爸,大嫂会明白的,我改天约她专门跟她说说,大哥大嫂会幸福的”,顾谦只好劝慰着哭到泣不成声了。

    这么多年,他和他爸爸都是趁着顾澈一行人祭拜再来,没想到这次顾澈会杀回马枪,令他意外的是,顾澈居然没扔他的祭品。

    疾驰的车子,是在乔依然白天所等的那个民政局前停下了。

    顾澈一言不发地在前走着,乔依然望着他那孤单冷清的背影,她眼眶里的泪水就更加汹涌澎湃了。

    她究竟做了一件多么残忍的事情。

    “不,不要,老公,我们今天不要领证了好不好?你别折磨你自己了”,乔依然顾不上肚子里的孩子闹腾,跑到了顾澈的身后。

    “不要,我不要领证了,”乔依然从后面抱着他的腰。

    一言不发的男人,直视着那只开了半敞门的民政局,“我最期待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