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2章 早-私人婚-
私人婚

第542章 早

    “好”,乔依然小心翼翼把窗帘关上后,像个小学生一样低着头站在外婆面前。

    看着她这幅乖乖牌的样子,外婆也绷不住了,但仍旧维持着长辈的威严,“干嘛要瞒着我们阿澈。”

    这声音,一听就很不高兴了。

    乔依然的双手放在腹部,这顿打她是躲不过了,但是肚子里的宝宝得护住。

    她眼角的余光死死盯着那看起来就很结实的龙头拐杖,那拐杖正一下下戳着地板。

    那“笃笃”的声音听得乔依然的腿发抖。

    听不到她说话,外婆又用力用拐杖杵着地板,发出了更大的“笃笃”声,“老实给交待。”

    “我就想给他生日的惊喜”,这是她的初衷,“但是我没搞清楚状况,是我不好。”

    “啧啧,看样子受气包一个啊”,外婆用拐杖杵了杵身边的椅子,示意乔依然坐下。

    待乔依然忐忑不安地坐下后,外婆抓过乔依然的胳膊给她把起了脉,“难为你了,阿澈自从他妈妈走了以后,脾气是格外的差了。”

    “是我不好,不怪他”,这件事换谁身上都不会脾气好。

    “三个月了吧”,外婆的嘴巴就掩饰不住的喜悦,她轻轻把乔依然的手给放下,“刚才跟阿澈抢你的时候,我就把到了,果真是一条喜脉。”

    乔依然害怕又害羞地点了点头,她想起刚才在山上的肚子抽痛,就小心翼翼问着,“外婆,宝宝它没事吧,刚才在妈的墓前,它一直闹腾,我肚子那时候有点不舒服。”

    “赶紧再给我把把,我的宝贝重孙啊”,外婆把拐杖直接推到了一边,生怕那拐杖的龙头碰到了乔依然的手了,从而伤到她重孙了。

    那拐杖倒在地上的声音很重,那倒下去的声音,门外的人都听见了。

    顾澈皱着眉,耳朵紧紧贴着外婆的房门,着急地敲着门说,“外婆,您开开门,我有事找您。云姨,后备钥匙。”

    这个乔依然被打了,怎么一点声音都没有。

    该不会

    外婆嘴角是掩饰不住的喜悦,乔依然感受到她肚子里的小家伙又在闹腾了,外婆轻描淡写地说,“这孩子跟他爹亲,没什么事。别太快告诉那臭小子,娶了媳妇就忘了外婆的东西,我白疼他了。我能把你吃了吗?”

    “谢谢外婆”,乔依然收回了胳膊,又弯腰把龙头拐杖捡起来递给了外婆。

    正在这时,原本只留了一盏台灯的房间,投射进了走廊里那明亮的灯。

    见乔依然完好无损,顾澈又怕外婆多心,他急忙说着,“外婆,爷爷明天还约了您喝早茶,早点睡吧。”

    “让你爷爷过来这里喝下午茶,我早上起不来,臭小子过来扶我睡觉,依然你回房去睡觉。”

    “好。”

    “好”,顾澈回答的时候,是一直看着乔依然,她没被打,也没哭了,嘴角甚至还有上翘的弧度。

    老太太缠着顾澈聊到了快天亮,才放他走。

    看着他毫不迟疑跑掉的脚步,外婆坐在床边低笑着,“就是让你没法子动你老婆,都当爸爸的人了。”

    在书房洗完澡才回到卧室的顾澈,身体和心都疲倦不已了,他惯性地把身边的女人搂进怀里。

    “对不起,老婆”,他狠狠嗅着她的发香,“都怪我,没办法把我丑陋的一面告诉你。”

    一直没睡着的乔依然,一动不动地趴在他怀里,她很想问清楚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但是她又怕惹他伤心事了,就继续装着睡。

    听着他强有力的心跳声,她假装熟睡中手脚乱动,顺势抱着他的腰。

    这样的洞房花烛夜有些平静,但很足够了,这个生气愤怒到不行的男人,都还会在乎着她的安危,这就是幸福与安全感了。

    爱,不需要多轰轰烈烈,而是你永远站在我这边,就算你站在我这边骂我都好,也要你站在我这边。

    才睡了三个小时的外婆,起了个大早就给乔依然做起了营养早餐,云姨一向睡眠浅,总感觉有人在房子里走动,就起身了。

    “夫人,怎么不多睡会,这些事我来做就好了”,云姨看着满满一桌子的早餐,不惊赞叹着,“夫人的体力一点也不像80岁的人了。”

    “人逢喜事精神爽,你还不知道吧,阿澈当爸爸了”,外婆看着她精心准备的食材,又在厨房里翻了起来。

    当爸爸?

    反应了几秒,云姨乐了起来,用手指着楼上的方向,“依然有了?”

    “三个月了,你居然一点都不知道,”外婆有些抱怨了,“我宝贝重孙也不知道这营养够不够啊。”

    “够,绝对够,阿澈看依然瘦,每天嘱咐我换着花样给依然补,阿澈疼老婆,威胁依然不多吃就要挨揍,吓得依然每天吃一堆。”云姨笑得合不拢嘴,她手舞足蹈地想帮老太太,又不知道要怎么帮。

    “傻小子还会疼老婆,真不愧是顾海峰的儿子”,对于女婿,宁老太太在心里不得不承认,除了他出轨这件事以外,顾海峰对她大女儿是好的没话说的,“阿澈看样子总算从过去走出来了,我昨天生怕他跟依然吵架。他始终对他妈妈的事耿耿于怀,连爸爸也不肯认。”

    “舍不得,那小子可宝贝这小媳妇了。”云姨忍不住给老太太八卦了起来。

    楼上,顾澈早早就睡醒了,看着怀里睡觉都含着笑的女人,他心里柔软一片。

    还是以前那个女人,还是以前的房间,他们之间只是多了一张结婚证而已,可他肩膀多了一种名为“责任”的担子。

    这个女人,不管以后陆松仁要怎么使坏,她都只能是他的。

    昨晚停在警局的那辆车,很明显就是陆松仁的,他蹙了蹙眉,又把怀里的女人抱得更紧了。

    乔依然被抱得有些难受,哼哼唧唧地动了动,半眯着眼,像往常一样,睡醒第一件事就扬着头啄了顾澈一口。

    才接触到他薄唇,她正准备歪头继续赖床的时候,顾澈含住了那柔软的唇。

    沉睡了一晚的大脑,渐渐复苏了。

    “老公,你”不生气,还没说完,她的话就被吞没了。

    带着侵略性的吻,不像往常那么单纯的粗暴,还带着一丝温柔,她开心地回应着他。

    他们总算是夫妻了,床头打架也会床尾合的关系了。

    当两人耳鬓厮磨到坦诚相见的时候,乔依然那鲜艳欲滴的样子,让顾澈更加想要好好怜爱一番,“老婆,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