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3章 发现了不对劲-私人婚-
私人婚

第543章 发现了不对劲

    “老公,早”,乔依然羞得只想把头埋进枕头里了。

    他继续他的就好了,为什么在快要进入的时候故意暂停。

    只觉得全身有千万只虫子在爬的女人,咬着唇,带着迷离的眼神,望着正深情款款看着她的男人。

    他就那么凝视着她,直到把她看得主动地起身勾住他的脖子吻她,他们之间才是负距离了。

    嘤嘤呜呜的女人,揪着他后背责怪着,“不许再这么坏了,坏透了。”

    存心逗自己小妻子的男人,故意放慢了速度,“我轻点。”

    那慢悠悠又不给够的感觉让她忍不住又责怪了起来,“讨厌。”

    “那你想我怎么着呢?”温热的气息喷在她的鼻梁上。

    瞳孔里的他越来越大了,乔依然羞得咬牙不看他,却又被捏住下巴被迫与他直视。

    她觉得她就像是海浪在海面上逐渐朝着海市蜃楼跑着,她很想大声呼唤,可声音一出喉咙就被吞没了。

    当她被顾澈抱去沐浴干净之后,窝在男人的怀里,房间里还有着那亲密过后的味道,她心里甜丝丝的。

    “老公,我不会再做蠢事了,昨天真的很抱歉”,她下巴枕在他的胸腔上,望着他俊朗的脸,“舅舅们是不是很生气了,还有爷爷是不是更加讨厌我了?”

    每次他满足过后,都格外的帅气,有一种神清气爽的淡定,他脸上还有着平常少见的红润色泽的脸颊。

    捉着她的小手,顾澈放在唇边吻了吻,“别瞎想,不关你的事。外婆昨天跟你说什么了?”那年的事情,他不想让她知道,也不希望别人告诉她。

    真实说了啥,当然是不能让他知道啦!

    乔依然故意在他怀里撒娇着,不看他,“长辈们嘛,无非就是希望我们早点要宝宝啦。”

    究竟让他知道啥时候当爸爸了,她也还没再想清楚。

    这个理由倒是很充分,尤其是一个八十岁的老人家说出来的。

    “我外婆是个有名的老中医,脾气大,架子也有点大,但是心很好,待会让她给你把把脉调理一下,给我生个可爱的小姑娘”,顾澈嗅着乔依然柔软的头发,满意地看着她。

    “好”,乔依然咯咯直笑,“老男人想要孩子的心很急切的嘛。”

    老男人?

    老男人?

    老男人?

    他明明头发胡子全是黑色的,这个小丫头。

    对于年龄,顾澈是没有多在意的,可她的小妻子偶尔揶揄他是老男人的时候,他就忍不住直面一下他们的年纪差。

    差了7岁。

    俗话说三岁一个代沟,他俩之间的代沟都2个多了。

    “老男人,在30岁的第二天娶了媳妇,想要个孩子也是很正常的。”这个傻乎乎的小女人,怕是还搞不清楚他们的结婚纪念日吧。

    嗯,第二天?

    “难道不是30岁的第一天吗?”想起昨天她又犯蠢了,乔依然愧疚地望着顾澈,“老公,我是不是害了你。妈妈她”

    “傻!”顾澈把抵着自责的女人从床上抱到了沙发上,轻轻吻了圆润的鼻尖一口,又从她包里拿出了结婚证,指着上面的十一月二十一日的日期说,“妈妈很善良,就算我们是在昨天领的结婚证,她也会为我们高兴的。”

    “太好了,这样就不会显得我们很不孝了”,乔依然才发现昨天她领证后压根就没有看过,“老公,你太聪明了。”

    说到这里,顾澈眸光黯淡,他的头埋进乔依然的脖颈里,“是你老公过不了自己这关,就只好委屈你了,让你的计划落空了。”

    额,情绪有点不不对劲了。

    不知道究竟发生过什么,尽管她很想知道。

    可是她不确定他愿意说出来,毕竟是他都说过不了他自己那关。

    “算是因祸得福吧”,乔依然轻拍着他背,很想穿越时空去安抚他这些年的愧疚。

    疑惑的顾澈瞟了她一眼,“嗯?”

    “昨天是你主动带人家去领证的嘛,那个意义就不同啦,相当于是你又求了一次婚嘛,人家毕竟是女人”,话虽然说得很含蓄害羞,可是她就是毫不害羞地紧盯着顾澈。

    说完,她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可不可以忘记昨天我干的那些蠢事啊。”

    “不行”,顾澈从她温热的脖颈间出来,把她抱在他腿上,跟他四目相交,“昨天说不爱我了,是怎么回事,是不是还有别的隐情?”

    她不是一个那么不讲道理的女人,如果他是因为工作去不了,她不会那么上纲上线的。

    “嗯,没有”,乔依然眨了眨眼睛,又想起昨天高雅澜的使坏,她气愤地握着双拳,在心里狠狠把高雅澜从里到外骂了个透。

    “啪啪”几声,乔依然只觉得屁股火辣辣的,她委屈地捂着屁股,瞪着顾澈,“干嘛要打我。”

    “谁让你又不长记性,又撒谎的,再给我一脑袋热就乱说话,下次就真要丢你去大海喂鲨鱼了”,这小东西一撒谎就不停眨眼睛的小毛病就像是个自动测谎机一样,顾澈扬起脖子吻了吻她眼睛,“你比我更清楚,你究竟撒没撒谎。”

    “亲爱的老公,过程不重要啦”,乔依然犹豫了一会,觉得还是不要把高雅澜那事给讲出来了,免得伤害他们夫妻感情,“总之,咱俩不再是非法同居的关系啦。”

    毕竟她昨天的确有那么一会是被高雅澜那些信息给误导了。

    “说”,顾澈并不打算就这么算了。

    “好好好,我说”,乔依然无奈地假装在眼角抹了抹泪,又眯着笑眼问,“你昨天的那套衣服呢?你要是不喜欢就早说嘛,那套衣服可是好贵的,你干嘛要扔了。”

    “在公司,你给我说实话,”捉住了这想逃跑的女人,顾澈是一点也不愿意放弃任何一条线索。

    这些蛛丝马迹都可能与陆松仁有关。

    “哎呦,老公都快十二点了,我们赶紧下去吧,要不然外婆该讨厌我了,她肯定会认为你娶了个懒老婆。”

    这个借口倒是让顾澈不得不松手了,下午爷爷也还要来,正好谈谈婚礼的事情。

    老爷子对这个孙媳妇的介怀还那么深,他要真不肯出席婚礼,乔依然这个小女人,八成又要伤心难过好一阵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