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5章 一眼识破-私人婚-
私人婚

第545章 一眼识破

    待方睿霖才进顾澈办公室的时候,他立马就察觉到了异样。

    昨天他趁着顾澈去机场的时候动过顾澈的衣柜。

    以他们之间的交情,想找个理由很简单。

    “阿澈,找我什么事?原料公司的延误还需要等上半个月。”昨天为了拖住顾澈开会,他前期可是跟原料公司做了不少的工作。

    之所以要拖半个月,就是不希望顾澈很快察觉。

    然而,正在认真伏案工作的顾澈,冷冷一句,就将他打到了冰窖一样,“让原料公司今天就恢复正常。”

    说完这句,他就龙飞凤舞地在手上文件上签下了他的名字,抬眸就遇上了正带着正常神色的方睿霖。

    “阿澈,昨天原料公司一出事就马上要全国各地调集材料,最快也只能下周送来开工前三天的,后面的还是需要等,还不如”

    “还不如,我这个总裁位置让给你做”,顾澈把手上的文件扔到了一边,他犀利的眸子紧紧锁着眸光保持正常的方睿霖。

    这个好兄弟竟然为了一个心术不正的女人来破坏事业。

    如果是真的原料公司出事,此刻的方睿霖不会是这么淡定,这个一向在工作上兢兢业业的男人。

    “他们也很抱歉,原料公司的决定让利百分之”

    “哼”,顾澈揉了揉太阳穴,闭了闭眸子,“你转告高雅澜,找她联手合作的人可是连他自己的亲生女儿都利用。”

    他也懒得跟方睿霖耗神了,兜圈圈了。

    “阿澈,我想你是误会了雅澜”,方睿霖眸子一沉,难道顾澈已经知道了什么吗?

    顾澈把老板椅转了个方向背对着方睿霖,他望着那远处那浩瀚的海平面,“是你误会了高雅澜。”

    急忙为高雅澜解释着的方睿霖,只觉得这个办公室的温度陡降了。

    很显然,顾澈不相信他。

    也不相信高雅澜。

    “尽快让一切恢复正常”,顾澈点燃了一根烟,慵懒地依靠在老板椅上抽了起来,他朝方睿霖扬了扬手,示意他出去。

    望着那袅袅的烟雾,他只觉得有些事有些意外,但又在意料之内。

    陆松仁这个老狐狸费尽心思地想拆散他跟乔依然,做的越过分,他就越不需要担心了。

    如果一切不曾让乔依然那个傻女人知道,那就是最好了,可是现在看来,有点悬。

    “老婆”,电话一接通,顾澈就条件反射地掐断了烟。

    现在是领了结婚证的合法夫妻了,外婆昨天特意嘱咐过要好好戒掉这些坏习惯生个健康的宝宝。

    “你怎么又打电话回来啦”,乔依然的声音压得很低,像是在偷偷摸摸躲着谁一样。

    有点不对劲,顾澈连忙就起身,打算回家去一探究竟了,“你在干嘛?”

    “我本来在跟爷爷泡茶的,你突然打来电话了,我亲爱的老公,有事你回来再说,我真的不跟你说了”,乔依然的声音压得更低了,她慌忙火急地把夹在耳边的电话拿到了手里。

    “爷爷怎么提前过去了,不是改到下午四点了吗?”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怎么又变了,他抬手腕看了看时间现在才两点。

    该不会是又有什么变故吧,爷爷见到依然会不会又为难她。

    故意趁着他正在公司的时间,外婆和爷爷,这两人对依然都不够友好。

    “大少爷,你那么多讲究,有些事当然得趁你不在家做啦。总之,你现在千万不要回来就对了,要不然我以后会很难做人的”,乔依然瞄了瞄在花园里闲逛的那个俊朗少年。

    她很不放心地说,“老公,你好好赚钱啦,你要突然跑回来,我就带着离家出走给你看。”

    差点就想说,“我就带着你的宝宝一起离家出走给你看了。”

    这么明显的故意为之,顾澈越发觉得不妥了,他已经拉开了办公室的门,“他们有没有为难你?无论这次他们说了什么,你在家等着我,有我在,你不要怕。”

    “你是不是又要翘班,你给我回答办公室去好好工作”,乔依然有些激动了,那开水泡的茶也已经泡出了茶香味,她实在不好意思再在厨房磨蹭了。

    于是就撒娇地跟顾澈说着,“老公,人家求求你别突然跑回来嘛。要不然外婆知道我通风报信了,就不给我妙方给你生可爱的女儿啦。”

    斟酌了再三,顾澈又把办公室的门给关上了。

    那公众办公区的秘书们诚惶诚恐地看着老板一会打算出来,一会又进去了,“是不是又出什么大事了?刚才方董出来的脸丑到家了,我跟他打招呼都不理我的。”

    “大家尽量不出错,自保为上策。”

    顾澈着实摸不清他外婆究竟是什么想法,他探究地问着,“外婆今天跟你说没说什么奇怪的话,不许撒谎。”

    电话那端犹豫了一会,顾澈才听见乔依然蚊子大的声音恼怒说着,“外婆让你早上少折腾我几次,精力应该多放点在工作上。”

    “知道了”,顾澈耳根发烫,抿了抿唇,他甚至都能想象到乔依然被他外婆当面质问时候的小脸红成番茄的样子了,“我们晚上可以久一点。”

    “不许,一周不许超过三次。外婆说了,你要不知道节制,她就要我跟她睡。”外面的长辈们还等着她的茶呢,她竟然在这里跟他聊这种禁忌话题。

    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乔依然以为是有人来催了,她就那么突然地挂断了电话。

    那轻快的脚步声戛然而止了,一个嬉笑的声音从厨房外进来,“大嫂,你该不会是在跟我大哥煲电话粥吧,这么久还不出去,爷爷和外婆都等不及了。”

    “我没有跟你大哥煲什么电话粥”,乔依然低着头那眼睛眨得太快了,以至于她的心跳都忍不住加速了。

    顾谦带着一股“我信你才有鬼的眼神”从乔依然手上接过了托盘,就给客厅里的长辈们送过去了。

    茶和点心给长辈们准备好了之后,外婆握着顾谦的手看了又看这个挺拔帅气的小伙子,“阿谦,让你大嫂带你出去参观一下,我跟你爷爷叙叙旧。”

    “得勒,太皇太后都下命令了,大嫂我们赶紧撤吧”,顾谦弯腰朝着乔依然做出了“请”的姿势。

    从顾思楷进了这个别墅之后,乔依然的心就紧张地不行,她提心吊胆地跟他打着招呼,“爷爷,外婆,我先带阿谦出去转悠了,您有事直接打我电话,我马上回来。”

    “能有什么事,家里这么多小丫头伺候着我们呢”,外婆起身拄着拐杖就朝着楼梯上走了去,又对云姨说,“小云,让人把茶水和糕点送到顶楼来,不许有人上楼。”

    跟顾谦并肩在花园里晃悠着的乔依然,心事重重地问他,“爷爷有没有在路上跟你透露他要跟外婆说什么啊?”看爷爷对她是那副不冷不热的样子,她觉得爷爷不会同意她跟顾澈的婚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