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6章 顾澈的妈妈1-私人婚-
私人婚

546章 顾澈的妈妈1

    在别墅靠海的小径上,顾谦望着浩瀚的大海,犹豫良久,才诚恳地望着乔依然说,“大嫂,你可不可以答应我,这辈子都陪在我大哥身边,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要离开他。”

    “哈?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是我不知道的吗?”乔依然觉得很是奇怪,一向嬉皮笑脸的顾谦,怎么突然就这么正经起来了。

    这份正经还带着她所察觉不到的认真。

    莫非是爷爷已经明确告诉过顾谦,不会同意她嫁进顾家吗?

    所以顾谦才会要她表态。

    看着乔依然闪烁的眼神,顾谦紧张地把双手搭在了乔依然肩膀上了,“大嫂,你明明那么爱我大哥,为什么就不敢答应我。”

    是不是因为顾澈妈妈离开的原因,因为昨晚乔依然被顾澈臭骂过,所以她犹豫了。

    每年十一月都是顾澈最难熬的时间了,谁也没有能力来改变现状,顾谦认为昨晚他们在墓地见到顾澈骂乔依然那一幕会在未来时常发生的。

    “我是很爱他,你能不能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乔依然惶恐不安地看了看四周,又用手推开了顾谦扶在她肩上的手,“你大哥不喜欢别的男人碰我。”

    “啊哈!这就对啦,继续把我大哥的话当圣旨吧”,顾澈扯了扯唇,很快就恢复了严肃,“昨晚,因为妈妈忌日的事,他那么凶你,你不要怪他,这些都是我的错,大嫂,我不希望这些会影响到你们。”

    随之,顾谦苦笑了起来,“被骂又怎能会心里不难过呢?关于妈妈,大哥平时一定也是不让你提吧。可不可以吞下大哥因为妈妈的事情而骂你的苦。”

    妈妈?

    顾谦的妈妈不是施艳吗?

    他这口口声声叫的妈妈应该就是顾澈的妈妈吧。

    这两兄弟和她已去世的婆婆有着什么故事呢?

    “难道你也是我婆婆生的?”这个大胆的假设乔依然觉得可能性很低,施艳护犊子的样子她可是见识过了的。

    想当初她才嫁给顾澈额,施艳就要请她吃巴掌,骂她没资格继承顾家的财产。

    “我张嘴喊的第一个人是阿澈哥的妈妈,九岁以前,我以为她是我亲生妈妈。”想起那个慈祥又温柔的妈妈,顾谦心里抽疼极了。

    若不是他的存在,她也不会早选择自杀。

    “你为什么又是我婆婆带大的”,乔依然脑海里立马就浮现了那些狗血电视剧里正房为了打压小三,就把小三儿子给夺过来的戏码了。

    两人走着走着,顾谦在一个休息椅上坐下来,低着头,深深陷入了回忆,他的声音是少有的悲伤,“二十几年前,爸爸和我亲生妈妈婚外情有了我,爸爸和宁妈妈是政治联姻,爸爸不敢让我出生,就给钱让我妈打掉我。”

    打掉孩子这种残忍的事,乔依然只要再听见,就会很恐惧地在脑海里浮现她陪乔惜梦去打孩子时候,看到的那些被打掉的孩子被当成垃圾扔进了医用废弃箱。

    尤其是现在她当了妈妈,如果现在有人要她打掉孩子,她一定会跟人拼命的。

    她明显感觉到身边顾谦情绪低落了很多,她轻拍着他的肩膀安慰着,“都过去了,你也长得这么健康了。”

    “大嫂,如果可以,我真希望我妈妈当时把我打掉了”,提起自己的妈妈,顾谦打从心里是有点不齿他妈妈的行为,“我妈当时阳奉阴违答应爸爸去打掉我,其实她是拿着爸爸给的钱,回了老家,她预谋着如果肚子里的孩子是女孩就毫不犹豫在老家打掉算了。”

    “很不幸,她怀的是个儿子,于是她在老家安胎生下了我,又来s市找我爸爸,”顾谦说到这里的时候,像个无助的小孩子一样,抱住了他自己的胳膊。

    这样对以前没安全感又害怕的样子,让乔依然心生怜爱,他这种孩提时候的创伤,会跟随他一辈子的,她拍了拍他的手,“你妈妈是真的很爱你。”

    顾谦,把头偏到了一边,他冷嗤了一声,“她最爱的是钱而已。”

    “当年,她想要母凭子贵进顾家,很明显,爷爷奶奶说什么也不同意,认为她就是骗钱。我妈妈一直想找宁妈妈闹,偏偏那端时间宁妈妈一直在国外,我妈耗了三个月之后没有起色,爸爸就放下了狠话,就算她以死相逼他也不会离婚,因为顾家和宁家的生意千丝万缕的,还不如见好就收拿钱回老家算了。”

    “我妈无奈之下只好接受了,她不愿意回老家,就一个人带着我在s市生活。”

    “可我身体偏偏很差,三天两头生病,那年的医药费把妈妈手上的钱耗了一半。我妈渐渐被磨得失去了耐心,年纪轻轻的她受不了当单亲母亲的苦,进顾家又此生无望,手上的钱又被花的越来越少了,以至于后来我被检查出有了心脏病,我妈妈她”

    “没有妈妈是不爱自己小孩的,她肯定也有她的苦衷,毕竟那个年代,民风那么保守”,虽然施艳破坏别人家庭的举止很让人不齿,可是顾谦是无辜的。

    这些事他一定是从别人口中才得知的,他也受过了不少伤害。

    “或许吧”,顾谦用手遮住了眼睛,过了好一会,他才说,“她把我扔在了顾家老宅的别墅外,你知道吗?那天是大雪纷飞。”

    他的声音很颤抖。

    乔依然抱着他肩膀安慰着,“你妈妈肯定是确定到你安全了才走的,她不会不管你死活的。”

    “哈?如果是别人会,而她却不是”,顾谦眼角里已经闪烁着泪花了,“我当时心脏病严重到被医生宣布了随时会死亡,我当时是在医院依靠吸氧保命,她是为了报复顾家,故意在夜深人静的大半夜把还在襁褓的我放在了顾家门口。”

    “她就是想顾家的人看着他们的血脉死在他们屋外,她就是要报复爸爸他们”,顾谦说到这里的时候,脸色通红,整个人像是大脑缺氧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