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7章 顾澈的妈妈2-私人婚-
私人婚

第547章 顾澈的妈妈2

    他双手颤抖,呼吸也急了。

    “阿谦,你怎么了,你别怕,我马上叫救护车”,乔依然从来没遇见过心脏病人发病。

    她依稀只能依靠在幼儿园上班时候学的那些急救姿势,给顾谦把胸口的衬衣扣子解开了,让他能正常呼吸。

    在心里一直念叨着要冷静的女人,还是很不淡定地把手上的手机弄掉了,“阿谦,你的药呢?”

    顾谦一只手捂着心脏,另一只手从西装口袋里拿出了一瓶药,那缓缓又熟练吃药的样子很是淡定。

    守在一旁的乔依然赶紧捡起了手机正在叫救护车的时候,顾谦起身把她手机一把给夺过来挂掉了,“大嫂,你怎么这么胆小,我早就没事了。”

    “别闹,没事也要去医院检查一下”,乔依然害怕地手心里尽是冷汗了,“你赶紧坐着休息,你刚刚发病的时候吓死我了。”

    “你看,我吃的是维生素c,大嫂,你别一惊一乍的,我只是昨晚担心你跟大哥一宿没睡觉,想到伤心的事情,心情有些低落罢了”,顾谦朝着乔依然做起了鬼脸,又从药瓶里倒出了药丸。

    乔依然狐疑地瞄着他,又仔细看着那小小圆圆的药丸,她气得把手机对着顾谦砸了过去,“你这人怎么这么缺德。”

    “大嫂息怒,我扶您坐下,别急,喝口果汁消消气”,顾谦像是变戏法一样地就给乔依然变出了一罐苹果汁。

    狠狠喝了一大口苹果汁的乔依然,依靠在那休息椅上拍了拍胸口,指着顾谦,胸口里的那股火气怎么也下不去。

    “你给我过来,我不打死你还有鬼了”,乔依然拽着顾谦的衣袖。

    他很配合地朝她靠近,又很后怕地问着,“我大哥看我们坐的这么近会不会杀死我。”

    “在他弄死你之前,我先掐死你好了,我这肚子里还有孩子呢,这要被你吓没了,我就,我就扔你进大海喂鲨鱼,”乔依然把手上那些写着“维c”的白色药丸朝着顾谦砸了过去。

    “哎呀,千万不要砸脸啊,我可是靠着脸在吃饭”,顾谦起身围着乔依然转着圈逃窜着,他又觉得哪里很不对劲,站定后,欣喜地指了指乔依然的肚子,“大嫂,我的小侄子已经在你肚子里啦。”

    听到乔依然怀孕的消息,顾谦兴奋不已地站在原地跳跃了起来,方才那惨白的脸蛋,此刻就红光满面了。

    他脸上真诚的笑容让乔依然开始幻想着顾澈知道后,会不会也这么兴奋。

    “对啊,对啊,你的小侄子都已经三个月了,医生说宝宝已经能感受到外界说话声这些啦,”乔依然一手轻抚着腹部,又捡起了休息以上的药丸,对着顾谦砸了过去,“以后少撒谎骗人,别教坏我宝宝,叔叔就要有个叔叔的样子。”

    “遵命”,顾谦只觉得眼前的乔依然像个自带光环的皇后一样,“爸爸要是知道大哥要当父亲了,他能高兴地一个月合不拢嘴。”

    “你嘴里压根就没几句真话,爸爸又不是傻子,哪能一个月笑得合不拢嘴”,乔依然低头,一手指着顾谦,又一手轻轻拍了拍她自己的肚子,“宝宝啊,宝宝,千万不要学习你叔叔那浮夸又爱撒谎的德行。”

    百口莫辩的顾谦,陪着笑解释着,“我还不是为了求你答应这辈子都不丢下我大哥,我怕你不同意,我打算玩个一哭二闹三上吊逼你答应的。”

    “这下好喽,有了宝宝,你就是想跑也跑不掉了。”

    “我干嘛要跑啊,我上哪里去找一个我爱他,他又爱我的好老公去”,乔依然嫌弃地看了他一眼,“我的宝宝很护着它爸爸的,以后不要说那种假设为零的话了,宝宝很小气会记仇的,小心你老了以后,它不孝顺你。”

    似乎很小气会记仇的,是另有其人吧。

    顾谦理了理头发和衣服,他现在是从心里到外表都要做好当叔叔的准备了,“我就知道我温柔又大度的大嫂不会因为昨天在你婆婆墓碑前被骂了,就跟我大哥闹别扭。”

    “昨天是我做的不好,他骂我是应该的”,乔依然轻抚着腹部的手停下来了,她催促着顾谦,“你继续讲,我想知道宝宝的奶奶是怎么去世的。”

    往事实在是不适合当做胎教,顾谦指了指她的肚子,摇了摇头才说,“我们说点高兴的吧。”

    “继续说!”乔依然毫不犹豫命令着,她发现她现在硬是把顾澈那霸道不讲道理的风范学了不少。

    明明就是她强迫人讲,还弄成了一副,如果顾谦不讲就是他错了的姿态。

    “大嫂,宝宝能感知到的哦,我们还是”顾谦发现身边这个孕妇已经用可以杀死他的眼神瞪着他了。

    真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我只是想更了解你大哥而已,我不愿意他难受的时候,我不知道要怎么安慰他”,乔依然可很是记得顾澈昨晚那痛彻心扉说的话。

    她不愿意他痛苦地再回忆,却又是很想知道,她以前跟云姨和蔡媛媛旁敲侧击过,她俩均是让她别问,更不要在顾澈面前提。

    “那大嫂你得保证,以后小侄子讨厌我了,你得从中改劝,告诉他,他的叔叔很爱他,也很爱他的爸爸,不是个坏人”,顾谦那认真又不放心的模样,让乔依然觉得很好笑。

    她顺势做了个发誓的动作,“我要做不到,就让阿谦这辈子娶不到老婆好了。”

    这个誓发的可真是诚心诚意的,顾谦无奈地笑了笑,继续回忆着往事。

    “那夜爸爸和宁妈妈都去了国外,大哥半夜睡醒了,很惦记爸妈,他就一个人想跑去机场坐飞机找他爸妈,就这么巧合地捡回了我这条命。”

    “你们两兄弟倒是还挺有缘的,你大哥五六岁的时候也是个幼稚单纯的傻孩子啊”,乔依然倒是有些理解顾谦为什么对顾澈冷漠的态度能做到没有一丝不悦了。

    原来亲生大哥也是救命恩人。

    “哈哈,小心我大哥听到揍你”,顾谦说起这段的时候,他眸光中是带着温暖喜悦的光芒,“冰天雪地的半夜,他把我塞在他怀里,是脱掉了他的外套毛衣保暖衣,就这样他温热的肌肤传递着给了我温度。”

    “奶奶说大半夜的大哥,光着后背抱着一个婴儿裹着他的衣服闹着要去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