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8章 顾澈的妈妈3-私人婚-
私人婚

第548章 顾澈的妈妈3

    乔依然憋着笑,“想不到你那个冷漠的大哥还有这么耿直的一面。”

    顾谦摇头,他慎重地告诉乔依然,“大哥心里很善良,他是被伤害太深了。”

    “当年,他就那样抱着我,一直到救护车来了才撒手,医生当时都说了,我要是再晚被发现一个小时,那就完全救不活了。”

    “大哥对我很好,他每天放学回来一定要亲自喂饭给我吃,还会帮我换尿片,我的名字就是他帮我取的,因为他当时才学了‘谦谦君子’这个词。”

    “有些意外哦,他居然会耐心照顾你,不过他取名字也太随意了吧”,乔依然感叹着,仍不断揶揄着顾谦,“万一学的是‘蛇鼠一窝’该真没办?”

    蛇鼠一窝。

    那是人名吗?

    真是,这个女人的脑回路真不是正常的。

    “那是我亲大哥,我们有天生的血缘关系,他就是亲近我,爷爷奶奶当时等我病好之后,其实想着是把我养在外面的,可是大哥就死活不同意,他回家看不见我就绝食抗议,一直到我回家他才吃饭。”

    这么八点档的套路,乔依然又忍不住想取笑顾澈了,被正沉浸在身后兄弟情的顾谦给白了一眼。

    乔依然干咳了两声,装着认真的语气,“你继续,他是不是把你当儿子在养啊。”

    就大五岁而已。

    什么儿子不儿子的。

    怀孕女人的智商还真是低死了,“他是给宁妈妈捡了个儿子在养,当时宁妈妈从国外回来后,就很开心地接纳了我。”

    那几年是顾谦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光了。

    这也成了他日后最悲伤的起源了。

    “宁妈妈对我很好,她大方地跟外人介绍,我就是她的小儿子,是大哥的弟弟,我当时身体一直很差劲,宁妈妈那几年主要的精力就是送我去医院带着我国内外治疗心脏。”

    “随着我长大,病情也稳定了,我至今都忘不了当时上小学的大哥每天回家都会跟我讲一遍学校有趣的事情,还很小大人摸着我的头说‘阿谦啊,你赶紧长大吧,长大了就能去上小学了,就有很多知识可以学啦。’”

    乔依然觉得这里很假,“哪有小孩子喜欢上学的,你肯定记错了。”这个哥成狂的顾谦,实在是太美化他大哥了。

    “我能清晰地记得是哪天,因为宁妈妈的日记有写”,顾谦的坚定语气让乔依然不置可否,她赞同地点了点头。

    “每天他回家写作业,我都会默默地钻进他的书房,坐在一边看着他认真地写着作业。等到大哥把作业写完,宁妈妈就会张罗我们吃晚餐了,宁妈妈对我很好,如果不是半路上杀出我妈妈,我真的不会怀疑宁妈妈不是我亲生妈妈。”

    说到这里后,乔依然明显地感觉到欢快的气氛突然陡转成了悲伤气氛,然后凝固了起来,“我妈妈的朋友偶然跟她说了我还活着,于是那个抛弃儿子的女人就又跑回了s市,借着想我的理由,继续跟爸爸纠缠了起来,然后她又看到了进顾家的希望。”

    这个施艳还真是不遗余力地利用顾谦,乔依然对施艳的厌恶又加深了不少。

    “所以阿澈的妈妈才受不了自杀了?”这种被蒙在鼓里把小三生的儿子当亲生儿子,实在是太令人发指了。

    “都怪我,都怪我”,顾谦低着头,忍不住给了他自己一个耳光,“当时我妈妈成天去学校找我,她哄我,给我买好吃的,渐渐地跟我打好了关系之后又,她哭着告诉我是宁妈妈把我给偷走的。她还给我看我的满月合影,还有我的出生证明,我其实是不信的。”

    “可是爸爸他承认了。”

    顾谦又忍不住想给他自己一巴掌。

    这都不是他的错,他那么小,能知道什么,乔依然拉着他停不下来扇他自己的手。

    “当天,宁妈妈接我的时候,我就不愿意跟她回家了,我在大马路上乱跑,她当时为了追上我,被车子撞到了,害得她流产了。”

    “哈?怎么会这样”,乔依然安慰着顾谦,“大家都不愿意这样的。”

    “都是我不好,我如果不失控,要不然宁妈妈也不会因为那次流产留下了不能再生育的遗憾了。”

    “你知道哪个撞到宁妈妈的人是谁吗?”

    “谁?”乔依然心里只觉得很不妙。

    “施艳!”顾谦是咬牙切齿说出这两个字的。

    遭遇丈夫背叛的事实,遭遇了养子是丈夫在外的私生子,同时还失去了孩子,也失去了做母亲的能力,这对一个女人来说打击是多么的大。

    乔依然单纯只是听说,她都觉得心里难受极了,她简直恨不得活剥了施艳才好,“她是故意的。”

    “偏偏宁妈妈仁慈,她害怕我因为有个坐过牢的妈妈而有阴影,她选择放弃告我妈妈了。”顾谦双手握成了拳,他很想帮宁妈妈出气,可是他又对着自己亲生妈妈下不了手。

    “太善良了”,乔依然自认为她是做不到的,“你妈妈太欺负人了,她这样做是要遭报应的。”

    话赶话顺着嘴边说出来之后,乔依然未免觉得有些不妥,毕竟是顾谦的亲生母亲。

    “她的却是遭受到了报应,她后来怀孕过很多次,没有一次能顺利生下孩子,这就是她的报应,只是可惜了宁妈妈,她遭遇到那些重创后,就成天以泪洗面,精神状况也一直很不稳定,在家里动不动就砸东西发脾气,后来患上了很严重的抑郁症,经常一个人哭。”

    “我妈妈她为什么要回来,要不是她回来,宁妈妈一辈子都不会发现她深爱的老公出轨过,也就不会那么那么惨烈的方式结束了生命。”

    “啊,啊,为什么会这样”,顾谦朝着大海的方向奔跑着,他跪在了那礁石上,把头深深埋进了膝盖里,哭了起来,”是我对不起妈妈。”

    这种恨到骨子里的感觉,让他很压抑,他很想就那么跳进海里去释放他的罪孽。

    “阿谦,妈妈不会怪你的,她那么善良”,听了这么多,乔依然预感顾澈对他妈妈的死那么自责,不会只是因为顾澈把顾谦捡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