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9章 顾澈的妈妈4-私人婚-
私人婚

第549章 顾澈的妈妈4

    顾谦惆怅地看着远方的海,海没有尽头,就像他的怨恨和自责没有尽头一样。

    “可是我不会原谅我自己,自从宁妈妈流产后,我就被送去我妈妈身边了。大哥一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只知道是他很久没看到我,那端时间宁妈妈的精神状况也很差,大哥他天生就不如我会哄人逗人,当宁妈妈问他想要什么生日礼物的时候,他就说他希望我出现。”

    “大哥他真的只是希望我好好哄宁妈妈,给宁妈妈讲笑话的,我还记得那年是大哥十五岁生日,他在顾家老宅的大门外等着我,专门嘱咐我要哄宁妈妈高兴,他压根就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而我是真的很想见见失去孩子后的宁妈妈。”

    “我真的只是想见见她而已,我没想到会”顾谦的手狠狠抓着海边小径的铁扶手,他痛苦地把那扶手敲得发出了声响。

    那年的事情乔依然没有参与过,但是她也能感受到顾谦和顾澈这两兄弟对那年事情的难过。

    就算已经过了十五年,他们两人都无法释怀。

    这种失去至亲的感受,是一辈子的伤痕,每次提起也就每次疼一次。

    身体上的伤痕会结痂,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留下疤痕,而心底的伤痕,则是永远也愈合不了一般,一想到就会撕裂一般的疼。

    “意外的事,大家都不想的”,乔依然拍着那已经哭到肩膀都在发抖的顾谦肩上。

    那么阳光帅气的小伙子,提起往事,都能哭成泪人。

    乔依然无法想象,当年还是小孩子的顾澈两兄弟究竟是怎么从那段日子渡过来的。

    “不是意外,只要不是我出现,也就不会刺激到宁妈妈了,她也更不会突然又发病的,她要不是又犯病了,也不会那么想不开直接跑进那熊熊大火里了,当着大哥的面被活活”

    后面的话顾谦实在是没有力气说完了,他整个人虚脱一般跪在了地上,痛哭着,“都怨我,都是我的错,是我害死了对我掏心掏干的妈妈,我该死,我还害的大哥没有了妈妈,我害的大哥这些年过得那么痛苦。”

    “我不是人,我是畜生,我竟然亲手害死了自己的”

    顾谦哽咽得已经完全说不出话来了,宁妈妈选择自杀之前,留下的最后一句话是给他的,他还记得宁妈妈眼眸中痛苦地擎着泪水。

    当时顾谦不懂宁妈妈为什么会那么奇怪,说话的时候明明都已经牙齿发抖了,还在温柔地跟他说,“阿谦,你要好好长大,以后一定要跟大哥友好。”

    直到他点头,宁妈妈才像是松了一口气一样,只是半个小时后,他就看到一个身影跑进了那熊熊燃烧的篝火里。

    对于顾澈妈妈选择离去的方式,乔依然光是听听,就觉得无法呼吸了,她为了那条年轻的生命痛惜,也为了顾澈亲眼看着他自己母亲活活被烧死的难过。

    她无力地依靠在那扶手上啜泣了起来。

    难怪他每次提到他妈妈,都会让她感觉到有一宗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绝望和痛苦,“为什么会那样的,为什么?”

    明明就是一个善良的女人,为什么要给她那么惨烈的方式借宿生命。

    “我是罪人,要不是我总吵着闹着要在家里举行篝火晚会,大哥也不会在他生日会上选择举办篝火晚会了,要不是那个篝火,妈妈她也不会死了,都怪我。”顾谦抱头痛哭着,“我看着妈妈跑进去火里的时候,我只想跟着跑进去把她拉出来,可是大人们不让我们去。”

    “他们也不让阿澈哥跑进去,当时家里可是六个大人才拉住了阿澈哥,他就那么双眼通红地哭着要救妈妈,火势那么大”

    后面的,乔依然也知道了,顾澈至此不过生日了,跟顾谦和顾海峰形同陌路了。

    十五岁的少年,他是怎么一个人从痛苦中渡过又是怎么一个人长大的。

    乔依然任凭眼泪不断往下滴落着,那个看起来那么冷冰冰的男人,她比谁都清楚,他心里对他所爱的人有多好,他内心深处是非常重视感情的。

    “为什么要对他那么残忍”,乔依然不断望着顾谦和大海的方向喃喃自语着,“他不该受到这种折磨。”

    此刻的乔依然,很想抱着顾澈,告诉他,别怕,以后有她和宝宝在,他们会一辈子陪着他,去弥补他心里缺失的那份爱。

    乔依然一个人默默地走开了,她不知道要以何种心情去面对顾谦。

    是的,她嘴上说顾谦是无辜的,可是她心里还是有点怪他。

    在这个世界上,只要是伤害过顾澈的人,她条件反射地把他们归结为她的仇人。

    她一个人绕道了别墅的另一边,一个人坐在一颗大树下面,哭到不能自已了。

    为什么老天爷要对他那么残忍。

    难怪云姨一直说顾澈前些年过得很苦,发生了那样的事,他心里又要怎么不苦。

    “宝宝,以后千万不要惹爸爸生气好不好?”乔依然摸着肚子,敦敦教导着那仍是胎盘的孩子。

    海风把她脸上的泪滴吹干了,又有新的眼泪往下不停滑落了。

    过了许久,乔依然哭到眼睛都要睁不开了,她感觉到身后有个人给她披上了一件衣服,“大嫂,你别着凉了,你现在不是一个人了。”

    “我,不需要”,乔依然把她身上的外套扯了下来。

    她现在没办法当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但又觉得她的态度会让顾谦难过,“我不冷,谢谢。”

    “大嫂,你就当我小侄儿需要吧”,顾谦把乔依然掉落在刚才休息椅上的手机递给了她,“大哥一直在找你。”

    说完,顾谦就步履蹒跚地走了,他的背影让乔依然觉得心里更加酸涩了。

    为什么大人们的恩怨,会波及到无辜的下一辈。

    手上的手机里的短信一直在不停地进来,乔依然看着全部是来自顾澈的。

    她哭太久了,声音都是带着哭腔,“老公。”

    正在办公室坐立不安的男人,此刻是没办法再继续等下去了,他二话不说就跑进了电梯。

    作者题外话:祝大家中秋节快乐,欢迎大家加入读者群:206945302,今天又有每周一包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