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陪我喝场酒-私人婚-
私人婚

第55章 陪我喝场酒

    “朋友鸭不可欺,姐是那种会抢你男人的女人吗?”赵馨茹没好气说着。

    她随手拿起座机叫着客房服务,“这里是顾太太住的2401房间,麻烦送两份最精致的午餐过来,再加一份新加坡炒饭。”

    顾太太这三个字像是一把无神的箭插在乔依然的胸口,让她很难受,她住在她老公旗下的酒店,耗费着她老公为她提供的优渥生活,心里却想着别的男人。

    “愧疚?”赵馨茹轻描淡写说着,“以买卖方式娶你的男人,还对你隐藏他的疾病,又不着家,你在外面就算找十个鸭子都不过分。”

    这个赵馨茹还真是,压根就说不出什么正常话,乔依然白了她一眼,“你不觉得我像个坏女人吗?”

    “这年代,坏女人才能得到幸福。真搞不懂那个顾澈娶你会去当活寡妇吗?”赵馨茹拍了拍乔依然那吹弹可破的脸蛋,“但是我们依然骨子里还是个好女人。”

    丰盛的午餐之后,赵馨茹就带着乔依然去了s市最高级的美幕商场。

    美幕商场顶楼办公室里,头发花白的廖总裁期待地望着对面冷峻的年轻人,“顾总,合约哪里还有问题吗?”

    “嗯……暂时没有”,顾澈蹙了蹙眉头,合约堪称完美,毕竟要入资美幕商场,单看合约不行,他毫无温度的声音响起,“需要实地考察一下。”

    驰骋商界几十载的廖总,在面对小他二十岁的顾澈面前,甚至有些招架不住,这个年富力强的年轻男人,沉着冷静,不苟言笑,也不讲排场,让旁人猜不透他的想法。

    “我陪你。”美幕商场可是廖总一生心血,为了在竞争激烈的百货行业继续保持领先地位,他便拉拢财富新贵顾澈入股。

    “不必了。”顾澈起身,挺拔颀长的身影消失在总裁办公室。

    美幕商场的三楼,乔依然站在一个名为“queen”的专柜,站在扶手电梯的顾澈,一眼就瞧见了那抹娇小的身影和她身边一个时尚的女人,她们两人一人拎了三个购物袋。

    男人勾了勾唇,双手插进兜里,迈着长腿走进了“queen”专柜,店员望着一身贵气的男人,立马蜂拥而至,“先生,有什么可以帮您的。”

    男人沉默,在乔依然和赵馨茹不远处看着商品。

    他凝着乔依然,她正看着一款红色贝壳包发着楞,托着下巴认真思考着些什么,但是她眼里闪烁着喜爱的样子。

    “依然,这款限量版的贝壳包真漂亮,哪个男人买给我,我就嫁给他。”

    “恩恩,我也嫁”,乔依然抿着唇笑着表示赞同,“是挺漂亮的,质感看起来就不一般。”

    女人天生对包包的毫无抵抗力,让她暂时都忘记她已婚的身份了。

    赵馨茹盯着价钱牌上的那六位数感叹着,“要我自己买,那真是比割肉还疼。”

    只见乔依然的身子往后退了退,小手不自在的扯了扯她的包包带子,小声嘀咕着,“把我卖了,也买不起。”

    这个没出息的女人!

    男人朝店员扬了扬手,扬起下巴指了指乔依然正看着的那款红色贝壳包,“就那个。”

    店员望了望乔依然,又望了望男人,有些为难地对男人说,“先生,您要不要看看其他款式的包包?”

    男人面无表情,低沉地回,“你说呢?”

    简单三个字,却因为他矜贵的气质和强大的磁场,让店员不敢再劝阻了。

    从男人一身价值不菲的行头推算,这个男人肯定是有实力买下这款限量版的,反倒是一直没明确表态的这两个女人不一定能买的起。

    “两位小姐,您要不要再看看其他的包,这款已经有客户看中了。”

    “不行,这是我们先看中的。”赵馨茹不由分说地直接把包拿起,顺着店员的视线她看到了同样想买这款包的人。

    赵馨茹完全没想到跟她看中一个包的男人,竟然有着一张宛如天神雕琢过的立体五官,她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又拐了拐乔依然的胳膊,小声嘟囔着“有极品帅哥。”

    但赵馨茹并没有打算退步,而是直接掏出卡对店员说,“我马上付款。”

    “这……”店员望着逐渐走过来的顾澈,很是为难地看了看两边。

    “我多花十倍的价钱买下来。”

    这个人声音好熟悉,好像是鸭子先生的,乔依然抬头,对上了男人深邃的眸光,她有些尴尬地朝他笑了笑,“是你?你要买这款包包?这是女款包,你要女包干嘛?”

    他现在穿的这套西装与早上所穿的那套不同,这套黑色的让他看起来成熟历练了不少也更加冷肃。

    至于换衣服的原因,应该就是男人为她挡海浪而湿掉的衣服,乔依然觉得心里有一股异样甜蜜的感觉在滋生。

    “吃醋了?”男人睨了乔依然一眼,又说,“陪我喝场酒,这包我就送你。”

    “你……你……”乔依然只觉得莫名其妙的,而且这话听起来让人觉得想是要进行某种不正当交易似的。

    她还没开口,就看到赵馨茹爽快地把包递给店员,乔依然以为赵馨茹是被鸭子先生的话惹生气了,以为她不想要这个包了,她打算跟赵馨茹说声抱歉。

    可赵馨茹却对店员说的是,“麻烦把包起来,这位先生结账。”

    男人缘颇佳的赵馨茹,心里有点失落,明明她比乔依然更有女人味,也更成熟,怎么这个男人买下包是送乔依然却不是送她呢,他们是不是早就认识。

    不过看到好姐妹有异性缘,赵馨茹还是挺开心的,她又对男人说,“谢谢你送的包,依然很喜欢。我们去哪里喝酒?不如就去怡悦大酒店吃日式料理?”

    “赵——馨——茹”,乔依然真恨不得她自己会变戏法,把这个赵馨茹给变不见。

    不怕神一般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乔依然认为说的就是赵馨茹。在此刻之前乔依然一直都认为赵馨茹是个非常聪明的女人,但此刻她觉得赵馨茹就是一个十足卖友求包的女人。

    乔依然盯着男人冷峻的脸庞说,“鸭……宁先生,这个包,谢谢你的好意,我们不要。”

    “这……”店员拿着包好的包,望了望乔依然,赵馨茹替乔依然收下了。

    乔依然让赵馨茹把包还回去,赵馨茹不肯。急得乔依然在赵馨茹耳边说,“这就是鸭子先生,你这是干什么呢。”

    聪明的赵馨茹早就知道这个男人跟乔依然的关系肯定不一般,乔依然虽有几分姿色,但还不至于美到让第一次见她的男人肯送六位数字的包。

    但赵馨茹怎么也没想到乔依然口中的鸭子先生尽是如此的俊朗不俗,这种级别的男人谁能看出他是鸭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