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3章 仍不死心-私人婚-
私人婚

第553章 仍不死心

    自从知道自己当上爸爸之后,顾澈回到家一有时间就泡在婴儿房里。

    这天,乔依然睡到半夜觉得抱着她的怀抱软软的,不像是顾澈坚硬的肌肉一样,她迷迷瞪瞪地睁开了眼。

    摸着顾澈那半边尚有余温的位置,又摸了摸肚子,“宝宝,你瞧你多幸福,你爸爸又去给你收拾房间啦。”

    他不在,她就睡不着,就算睡着了,也总是很容易醒。

    索性,乔依然披上了外套,朝着婴儿房去了。

    “老公,你大半夜不睡觉又再玩宝宝的婴儿床啊,你要是不放心,你进去试一试呗”,乔依然抱着顾澈的肩膀,打着哈欠说着。

    “你怎么跑过来了”,顾澈赶紧把他身上的外套脱下来盖在了乔依然身上,“夜深了,小心着凉。”

    “你不在,我睡不着”,乔依然觉得她随着怀孕之后,脸皮也是越来越厚了,“宝宝的床,你都已经拆了又重装还几次了,这次又是哪里看不顺眼了啊。老公,你养的是孩子,不是祖宗,没有那么娇贵的。”

    顾澈环着这婴儿床走了一圈,他煞有介事地说,“我总觉得少了点什么?依然,你觉得呢?”

    “你什么都是买的最贵最好的,能少了什么啊?”她就不明白了,一张床而已,他干嘛总那么神神经经地质疑这个质疑那个的。

    很显然,顾澈对她这种敷衍的态度很不满,但又舍不得发作,“我今天看了很久的婴儿床照片,我发现我前几天研究错方向了。”

    天啦,竟然还研究错方向了!

    他们的孩子又不是试验品,至于吗?

    这种初为人父的兴奋,乔依然也不好打击他,就应付地问着,“是什么?”

    “依然,你看看,我手机里的照片,我今天专门在育婴网站上下载的网友家里的婴儿床图片,我们家的这张婴儿床总觉得比人家少了什么。

    老天爷,来道闪电劈醒他好不好。

    乔依然心里早就一万匹奔腾的马在咆哮了,她双手抱肩冷嗤着,“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孕妇呢,你这什么智商啊,孩子没出生还没睡进这张床,比人家的婴儿床少了个孩子呗。”

    大半夜不睡觉,真是无聊透了,乔依然决心不再搭理这个无聊的男人了,转过身打算回房的时候。

    “依然,你回来”,顾澈拉着她的手,兴奋地说,“想不到你越来越聪明了,我已经找人定了一个仿真的婴儿,等到那孩子到了,我们就开始布置婴儿床上的那些吊坠东西,我们演习一下,抱孩子放孩子回床的时候,会不会碰到伤到孩子。”

    真是够了,这个人是有多无聊。

    到时候又不是来不及做这些事。

    “孩子生出来再说吧,你孩子抗议了,跟我回去睡觉。”乔依然觉得顾澈有点不务正业了,大半夜不睡觉,尽扯些无聊的事情。

    ——

    高雅澜的新闻发酵过后,那热度就没有再停下来过。

    自打顾澈生日那天,她的预期没有达到之后,她的心情就格外的沮丧,也拒绝了方睿霖的探望。

    可是这并没有影响方睿霖对她的关心,他人没有去,就让他妹妹方胜男总过去陪她。

    “胜男,你不要每天都过来了,我这么大个人,能有什么事啊”,这个时候的高雅澜,最怕的事情就是面对那些也知道她喜欢顾澈的人。

    “雅澜姐,我现在也很无聊,你也知道我没什么朋友,放长假也没有地方可以去,就只好来找你玩了。”

    这话,方胜男说的也是一半真,一半假,她放假一般都是窝在家里看武打片,也给你都不无聊,只是她亲哥哥方睿霖软磨硬泡,她就不得不来了。

    “放假?”高雅澜狐疑了,“你好端端的干嘛放假啊?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难道是因为你跟我认识,所以乔依然容不下你了。你究竟是被开除了,还是放假?”

    为了想得到顾澈,高雅澜当时的确是故意利用了方胜男,她故意在方胜男出现的时候装可怜惹乔依然骂她。

    那些话,她相信方胜男不跟顾澈说也会跟方睿霖说。

    无论是跟谁说,对她高雅澜来说都是有利的。

    只是她万万没想到会影响方胜男。

    “只是放假,上次太太被抓走了,我也有责任,顾总放我假,也是希望我趁着休息可以提升一下自己”,方胜男不想高雅澜自责,就主动聊起了别的话题,“雅澜姐,你还记得高中教美术的黄老师吗?他后天就要过六十大寿了,你去不去?”

    黄老师对高雅澜来说,是一个伯乐级的老师,可是现在的环境,她着实不适合往外跑,若是被记者逮住了,那就会死的很难看。

    “雅澜姐,只要你想去,我就有法子让媒体发现不了你,这次聚会只是黄老师的学生,他刻意为了你提前跟家里人过了”,方胜男如实说着,高雅澜算是黄老师最得意的门生了,老人家很想见到高雅澜。

    “我现在还有脸去见黄老师吗?”高雅澜苦涩地笑了笑,“想不到这时候黄老师竟然还肯认我这个学生。”

    她的丑闻一出来,曾经暗地里给她牵线搭桥的经纪人mary,立马就跟她撇清了界限,还转头要告她毁坏公司名誉。

    人情冷暖的嘴脸,一下就对比了出来。

    “黄老师可是千叮呤万嘱咐,要你去,他年纪大了,身体又不好,他说他要是身体好点,就能主动来看你了”,方胜男一五一十告诉着高雅澜,出去见见熟悉的人,总比她一个人窝在这个房子里要好吧。

    “阿澈会去吗?”她现在很怕见到他,却又很想得到他,这种矛盾心理让她自己也搞不清楚,她究竟想不想见到顾澈。

    她为了他走了这步危险的棋,可是现在她仍不想认输。

    有些事情,方胜男实在说不出口,她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据说是请了顾总。”

    “那他应该会去的,毕竟黄老师是教他画出了记忆中的妈妈。”

    高雅澜心里又燃起了一丝希望,她不管顾澈现在是不是已婚的身份,她只要记住她爱顾澈,全世界再没有任何人比她更爱顾澈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