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4章 欠收拾-私人婚-
私人婚

第554章 欠收拾

    “阿澈,欢迎你来,这位是?”坐在轮椅上的黄老师在自家院落里看着顾澈身边的乔依然,神色不由得变得低沉了。

    “黄老师,这是我太太,乔依然。我们下个月十五号举行婚礼,这是请帖,欢迎您的到访”,顾澈弯腰跟坐在轮椅上的黄老师轻声说着,又让乔依然把请帖递给了他。

    看的出来顾澈跟黄老师的关系很好,他不停问着黄老师的身体状况。

    黄老师的声音有些浑浊,是那种嗓子用的过度之后的沙哑,是当老师的职业病,他的声音听起来很是庄重严肃,“你怎么不是跟雅澜结婚?你们好了那么多年?你怎么可以当负心汉?”

    乔依然本想着跟黄老师打招呼,可现在她实在是太尴尬了,这个招呼还要不要再打呢。

    可作为晚辈,还是客人,她也只好硬着头皮假装没听见黄老师刚才说的,微笑着打着招呼,“黄老师,您好。”

    而当事人顾澈只是风淡云轻说了句,“一切已经过去了。”有些事情跟外人是解释不清楚的,干脆就不要解释好了。

    推着黄老师的轮椅进了客厅,昔日里的那些同学也到了不少。

    乔依然心里很胆怯,今天顾澈非要带她来参加老师的寿宴,她着实很紧张。

    “瑞斯,这是我太太,下个月十五号我结婚,这是请帖,欢迎大家到时候去玩”,顾澈牵着乔依然的手,跟他的同学们介绍着乔依然。

    在外人看来,他们可是很不匹配的。

    方才见到寿星公,她就感受到了一盆冷水浇下来了,现在又被他那些同学从上到下打量了无数遍,她觉得很别扭。

    现在又见到了他那些昔日同学,男的都是一副商务精英范,女的统统都是珠光宝气的名媛姿态,可有个女人却跟他们穿的不太一样,是穿得很职业化的套装。

    那是一套蓝色的套装,乔依然不知道为什么就想起了高雅澜,最近她也在网上看过关于高雅澜的新闻,她的麻烦似乎挺大的。

    蓦地,有人拍了拍那个蓝色套装的肩膀,那个女人一转头,乔依然就看到了消瘦了许多的高雅澜。

    她整个人的气质还是很优雅,几乎看不出来是受过什么重创一样。

    看到了乔依然,高雅澜朝她微笑点了点头,又亲昵地对她身边人说了几乎,就直勾勾盯着乔依然走了去。

    从高雅澜那含笑的眼眸中,乔依然看到了那抹不屑和鄙视的滋味,她手骨头都在叫嚣着,这个看起来所谓高雅的女人,暗地里真是什么龌龊事都能做出来。

    “老公,不如你去跟你同学们叙叙旧,我跟高小姐好好聊聊”,乔依然微笑着给顾澈整理着西装,她心里恨高雅澜恨得牙痒痒的。

    有些事必须要有个了断才好。

    “你一个人行吗?”顾澈担忧地看了看乔依然的腹部,“你现在不是一个人了。不想待在这里,我们就回去吧。”

    这时候,高雅澜是越走越近了,乔依然用着她能听到的声音,严肃地跟顾澈说着,“我们还要等你那些同学来啊,说好了是来给大家派请帖的,总归要等到人,亲自交给他们才比较有诚意吧。”

    她说的这句话就是很正常的对话,可这落在有心人高雅澜耳朵里就是在炫耀。

    “走吧,女人的事,你少跟着掺和”,乔依然佯装生气推开了顾澈。

    “阿澈,这次的事情谢谢你,谢谢你关心我,谢谢你帮我做的那些事”,当顾澈转身正打算离去的时候,高雅澜好看的眸子泛起了泪光,语气轻柔又可怜地感激着。

    哼,乔依然,坐等你妒妇的嘴脸在大庭广众显露出来。

    这时候,有好几个男男女女围住了顾澈,朝他讨要着请帖,顾澈一边给他们分发的时候,一边心不在焉地听着乔依然那边的动静。

    “都是同学一场,阿澈帮你不是很正常吗?”乔依然莞尔一笑,“毕竟十几年的老同学,他怎么可能不帮。”

    老同学?

    这三个字眼着实刺的高雅澜心里很痛,但她不能就这么认输。

    她像是很心痛乔依然一样,“依然,看样子阿澈还是没有跟你说实话,我跟他真的只是老同学吗?”

    有几个看热闹的名媛样子的女人,站再在她们,假装耳语着,“现任还不知前任是顾澈十几年的老情人呢。”

    那声音,只要不是聋子,几乎都能听见。

    “雅澜姐啊”,乔依然故意把“姐”字拖得很长,她五黑又水灵灵的大眼睛忽闪忽闪地望着高雅澜,又望了望那看热闹的女人们,“姐姐们,你们说女同学和女朋友的差别是什么呀?”

    她不说,她等着高雅澜被无声的巴掌拍的生疼。

    “哎呦,这还不简单吗?女同学能一起睡吗?女朋友就能一起睡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两个女人互相撞了撞胳膊,就朝着乔依然和高雅澜走了过去。

    “哦,是这个道理啊“,乔依然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看着高雅澜。

    这时候,不知道是故意还是巧合,房间里的顾澈已经不在这里了。

    他不在,高雅澜心里又得意了几分。

    他不在,乔依然心里就像是脱缰了的野马,她总算能自由发挥了,“雅澜姐,你跟顾澈睡过多少次啊?”

    “你太不要脸了”,高雅澜实在想不到乔依然竟然会当着外人说出这种话题,她觉得她不可以输,“这种话题我觉得没必要跟你谈。”

    “哦,是不想谈,还是你们压根就只是单纯的男女同学关系啊”,乔依然这次可不是会给敌人一点反击的机会。

    让你这个高雅澜装,那就最好继续装高雅。

    用粗俗来对抗高雅实在是太酸爽了。

    “变态”,高雅澜毫不留情面朝乔依然低吼着,她脸色苍白一片,“乔依然,你少到外面给阿澈丢人。”

    “啧啧,雅澜姐,我戳到你痛处了吗?”乔依然拍了拍那看热闹的两人,“姐姐们,一般人面对这个话题难道不是应该脸红吗,毕竟雅澜姐是深爱着顾澈的。”

    “听说只有做了亏心事的人才爱脸色惨白呢?”

    看热闹的那两位也不表态,而是带着玩味地笑看着这两人。

    “我是替阿澈感到羞耻怎么娶了你这么一个不知道羞耻的女人”,高雅澜气得牙齿都在发颤了。

    “这就叫羞耻啦,雅澜姐,我既然叫你姐姐,自然当你是好朋友好闺蜜啦,毕竟你当初是花费那么多心思接近我”,乔依然笑得是人蓄无害的,她朝另外看热闹的女人说,“姐姐们,你们平时跟姐妹淘不说这种私密话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