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5章 未婚妻-私人婚-
私人婚

第555章 未婚妻

    “说,怎么可能不说,我们有时候会比较一下各自男人一晚上几次,喜欢什么姿势呢”,其中一个女人,故意笑着问高雅澜,“雅澜,你这么保守,一定是喜欢最保守的姿势吧。”

    压根跟顾澈就没有过任何亲密行为的高雅澜,心里慌神了,她心里很清楚一个男人不愿意碰一个女人意味着什么。

    以前她还能催眠她自己顾澈是禁一欲系的,可是现在她没有办法再这样催眠她自己了。

    不能输,这是高雅澜大脑皮层传递给她的信息。

    仍旧维持着高雅澜独有的优雅的笑容,她这时学乖了,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咬着唇,像个害羞的小女孩一样望着门口的地方,“这话让阿澈听到就不好了。男女之间那事,我们当事人自己知道就好。”

    言毕,高雅澜还煞有介事地扶了扶腰,就差跟别人说,她昨晚跟顾澈睡过了。

    啧啧,那模样,要不是顾澈亲口跟乔依然说过他只有过她这样一个女人,她能被高雅澜给迷惑了。

    “啊哈,我倒是很好奇,分了手还发生过关系的男女见面还能正常吗?”那两个看热闹的女人,很是雀跃。

    另外一个又推波助澜着,“像阿澈那样鼻子高挺的男人,听说需求都很大哦,雅澜,你该不会是惦记着阿澈哈哈!”

    确实很大。

    需求大到乔依然经常怀疑他是不是有那个什么瘾了。

    这个高雅澜倒还是真会演戏,她就算当不了设计师了,难么会演戏,去当当演员好了。

    顾澈说他只碰过乔依然这一个女人,乔依然心里是百分百愿意相信他,可是她心里仍有一丝疑惑,那么多年,正式血气方刚的男人会忍住不去碰一个貌美如花又对他死心塌地的女人吗?

    她心里对顾澈的信任是百分之九十九,可偏巧是那百分之一在她心情低落的时候会经常出来干扰她。

    乔依然决定趁着这次心情时机颇佳的时候,来从高雅澜这里得到验证,“只要是跟顾澈睡过的女人,这辈子都会惦记他的。毕竟他身上那股男人的力量就让人这辈子都惦记上了。雅澜姐,你确定你没记错顾澈以前很喜欢跟你传统式吗?”

    此话一出,高雅澜的脸“唰”一下就白了,但她很快就害羞似的,捂了捂双颊,“够了,乔依然,我跟阿澈的事说太多,我怕你哭鼻子。”

    哭鼻子!

    真敢吹牛的。

    到时候谁哭鼻子还不一定呢,乔依然装着很受挫的样子,她还抹了抹眼角,问着看热闹的那两个女人,“姐姐们,我是不是可以理解成雅澜姐是默认了她跟顾澈最喜欢传统式啊?”

    “对啊,雅澜就是那个意思,她是怕你难过才不好意思亲口说是。”

    “哦,原来是这个理啊”,乔依然瘪了瘪嘴,那样子要多委屈有多委屈,惹得那看热闹的两个女人相互对看,她俩仿佛在说,“今天这出戏有意思。”

    此刻,乔依然低下了头,她的长发微微抖动,让外人像是感觉她在哭一般。

    看到乔依然不高兴,高雅澜心里就很快活了,她要趁机再在这盘火焰上加点硫酸,“依然,都说了,我跟他过去的十年,不是那么简单就能过去的。”年纪小,就是蠢,自己给她自己挖坑。

    一抹胜利的喜悦感涌上了高雅澜的心头。

    “是吗?”乔依然在她们的注视下抬起来了头,让她们三个始料未及的是,乔依然是带着一脸得意又幸福的笑容抬起了头。

    她不疾不徐说着,“哦,那一定是没跟顾澈睡过。”

    “什么?没睡过?雅澜,你不是吧,跟阿澈一起十年都没睡过,你俩是真的男女朋友吗?”这种看热闹的人时不时的插话,让乔依然在心里开心极了。

    “不知道她在胡说八道什么?”高雅澜目光一直在躲闪着那看热闹的两个女人。

    “那我说清楚点,顾澈最最讨厌保守的姿势,他说那样子像抱着一个木头,他压根都没想法了”,乔依然像讲着一件外人的事,她扬了扬下巴高傲地望着高雅澜,“雅澜姐,你确定跟我睡的顾澈是同一个人吗?忘了告诉你,他可是很爱跟我说大尺度的话题哦。”

    末了,乔依然低头娇羞地干咳了两声,又望着那两个看热闹的女人说,“你们也知道男人总爱那么点荤段子,姐姐们,你们懂得吼。”

    “懂,怎么不懂呢,”看热闹的两人觉得这热闹实在是太有趣了,生怕脸色不佳的高雅澜跑掉,就拉着她问,“雅澜,你别骗我们了,你睡得男人肯定不是阿澈,告诉我们这些好姐妹,哪个男人是谁?是方睿霖还是那个徐子杰?”

    看着高雅澜一副吃瘪的表情,乔依然满意极了,她总算能把那百分之一的怀疑坐实了,那就是顾澈压根就没碰过高雅澜。

    但凡顾澈碰过她一次,乔依然相信以高雅澜那德行一定会小题大做的。

    顾澈压根就没有跟她实际交往过,她就能编的那么真,几乎哄骗了全世界她高雅澜曾经是顾澈的前女友一样。

    “失陪了,我去找黄老师了”,高雅澜手心里尽是冷汗,她居然就这样跳进了乔依然的圈套。

    瞧着高雅澜落荒而逃的模样,那两个看热闹的女人跟乔依然攀谈了起来,“对于阿澈要结婚我们超级意外的,我听人说他可是这辈子不会结婚的,好像是因为他以前有过青梅竹马的婚约什么的。”

    “我好像也听我们家佣人说过,她以前就在顾家当过保姆,说是阿澈从小就订婚了,他就算谈再多的恋爱,最后都不会结婚的,因为他只会娶那个女人。”

    婚约?顾澈什么时候有过婚约?乔依然怔愣了,她心里一紧,难道他保险箱里的那个相册里就是他亲梅竹马的未婚妻?

    “那他怎么没有跟那个女人在一起啊?”乔依然心里很哽咽地问出来。

    好不容易跟顾澈领了证,她可不希望再有差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