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8章 首先我是女人-私人婚-
私人婚

第558章 首先我是女人

    “你又凶我,”乔依然勾着他的脖子,和他面对面坐着,她眨巴着那如蒲扇一样的大眼睛,低下了头。

    她委屈地低下了头,在他腿上扭动着,挺着她那一点也不明显的肚子,“人家都怀孕了,你还凶我。”

    “小祖宗,你别再动了,”顾澈紧紧抱着她的腰,闭着眼正对在她那对丰满的地方,“就这样静静待会,我们就回家。”很想要她,可是她现在毕竟怀孕了。

    她身上独有的芳香是那么的好闻,他很想一把推开这个惹火的女人,可舍不得,也不愿意她离开。

    顾澈闭着眸子隔着衣服狠狠咬了她那柔软一口,这才觉得身上的火没有那么呼之欲出了。

    “老公,你狼狗属性又显现了吗,那是宝宝的食堂,你别咬,咬坏了,我们的宝宝会饿肚子的”,乔依然在他腿上不停晃动着,推着他的头。

    她只觉得身下有个东西膨胀的速度有点太快了。

    “啪”地一声,乔依然只觉得屁股真可怜,居然又挨揍了,“你干嘛打我,我又不是不给你。”

    “给我消停点”,顾澈把她拦腰抱进了怀里,这样就能防止这小东西,继续惹火了。

    只是轻轻碰到她的唇,他就觉得整个人要失控了。

    不能。

    不可以。

    现在是特殊时期,不可以碰她,他把她搂的紧紧的,恨不得把她揉进骨血里才好,同时他也很是注意着他小妻子的肚子。

    不安分的女人一直在他怀里胡乱动着,那双灵巧的小手不时东摸摸他腰,又西摸摸捧着他的脸,现在又把手伸进他裤子口袋里摸着手机。

    “哇,怎么这么烫”,乔依然坏笑着望着脸部线条紧绷着的男人,抽出他的手机就给小张打了电话,“小张,你回去吧,我跟顾总,今晚就在西郊别墅过夜。”

    “嗯,车子你开回去吧,反正这边也还有车。路上小心点。”

    “唉,让他别走,我们还是回去”,顾澈慵懒地睁开了那迷离的眼睛,他声音是极力隐忍着。

    可乔依然早就挂了电话,她双脚相互绞着,那双手很不安分地把他衬衣扣子给全部解开了,把她的小脸贴在他胸膛,又用着害羞又邀请的眼神望着他,“老公,孕妇不能熬夜,我们去睡觉吧。”

    一向热衷于晚上夫妻生活的男人,自打知道她怀孕后,就不碰她。

    而且是态度很坚决地不碰,甚至她索吻,他都只是蜻蜓点水般。

    跟他说了多次,孕妇是可以适当做,可他就是老古董,认为孕妇不能碰。

    “好,我抱你去”,顾澈咽了好几口水才站起来。

    因为某部分出于不安分的状态,他走路的姿势有些奇怪,速度也慢。

    “哈哈,老公,我觉得你今晚真帅,是我见过你最帅的时候”,乔依然边说,那柔弱无骨的小手不停地造次着。

    把她放到床上后,他毫不犹豫地就想去洗个凉水澡,在跟她待一起,他一定会失控的。

    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

    顾澈一直在心里重复着这三个字。

    “嗯,不要走,陪我睡,我只有在你怀里才睡得着”,才放下乔依然,她就不肯让他走了,那滚烫的唇肆无忌惮地吻上了他那干涸的薄唇,“老公,我想你,你是不是不爱依然了?”

    箭在弦上,强忍着不发,却奈何敌人太难缠了。

    夜,充满了温情与爱恋,两人久久不愿睡去。

    翌日,顾澈睡醒后,就在心里不断后悔着,昨晚实在不该那么冲动。

    他担忧地望着怀里一脸满足挂着笑容的女人,他一直注视着她,生怕她哪里不舒服。

    “早”,有人一直盯着她,她也睡不着了。

    惯性使然,睡醒第一件事,就是吻顾澈一口,可他今天躲开了。

    乔依然觉得很不对劲,毫不犹豫地张开了眼睛,就看到了她帅气的老公冷着一张俊朗的愁容,“怎么了?干嘛一大早就不高兴,是不是昨晚没吃饱?”

    昨晚,在最后关头,他跟她几番讨价还价,就是怕伤了她,最后强忍着没进,弄得被子上全是他的味道了。

    “依然,你是当妈妈的人,以后不要再任性了”,说完,他就注意到了她瘪了瘪嘴,很不高兴的样子,他轻抚着她额头,“最主要怪我,意志不坚定。”

    哼!

    白了他一眼,乔依然就迅速地翻了个身,那速度太快,顾澈连忙扶着她的腰,“慢点。”

    “我首先是一个女人,然后才是你孩子的妈妈”,他需求量那么大,万一她喂不饱他,他憋不住出去偷吃该怎么办。

    多少恩爱的夫妻,就是在妻子怀孕的时候,丈夫出轨了。

    更何况,她也很喜欢跟他做些夫妻之间的事。

    顾澈仍旧不放心昨晚,就带乔依然去找赖柏海检查了。

    “童养媳,你这嘴巴嘟的都可以挂酱油瓶子了”,再看看顾澈那一脸享受又微笑的样子,赖柏海觉得这小两口实在是太有爱了。

    真是应了那句老话,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被顾澈搀扶着的乔依然,极度不开心地踩了顾澈一脚,才躺倒了检查床上,她唉声叹气地说着,“赖医生,我嘴巴嘟的明明就可以挂醋瓶子了。”

    她就是毫不掩饰她在吃醋,凭什么顾澈只想着肚子里的孩子,都不顾虑到她的需求。

    “哈哈,我可是听说你昨天把高雅澜收拾地服服帖帖的”,赖柏海在顾澈森严的注视下,小心翼翼地把仪器放到了乔依然肚皮上。

    感受到了冰冷的仪器贴着肚皮,乔依然只是淡淡笑了笑,就不再说话。

    这是她和顾澈第一次一起跟他们的宝宝见面,她心里的喜悦完全掩盖住了早上的不愉快。

    “赖医生,我宝宝的手指头和脚趾头都长完全了吗?”

    她可是注意到了某个初为人父的男人,目不转睛地在仪器屏幕和她肚子之间来回细看着。

    “暂时还看不清楚具体的手指头根数,只能看到小手和小脚,你们家宝宝发育的不错”,赖柏海感受到他椅子后背站着一个伟岸的男人,他只觉得压力好大,“喏,这是你宝宝的脚,这是它脊椎,孩子胎心和其他指数都是正常的,它很健康。”

    “谢谢赖医生,宝宝健康就好,宝宝要是有个什么不妥,有人能打死我”,乔依然阴阳怪气说着,她又要求着,“再检查仔细一点。”

    赖柏海一副他很懂的样子,偷偷朝着乔依然指了指他身后的顾澈,又继续检查了一遍,实则就是一点点给顾澈解释着孩子的各个部分。

    “我老公要我帮他问你,那我们还能正常的进行夫妻生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