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9章 开价-私人婚-
私人婚

第559章 开价

    正沉浸在自己孩子图像中的顾澈,在听到乔依然这冷不丁说的这句话之后,那张俊朗瞬间就黑了,死死地瞪着乔依然。

    偏偏这个赖柏海已经感受到了异样,还是不怕死地说着,“适量,注意力度就行,方式有多种,任君选择,次数不能再像以前一样了。”

    “知道了,”乔依然把衣服掀下遮住了肚子,又朝顾澈招了招手。

    看着顾澈那越来越黑,已经快要发紫的样子,又不得不小心伺候乔依然的样子,赖柏海就忍不住想笑。

    不可一世的顾大少爷,长这么大,还没有谁这样阴他又使唤他的。

    “喏,这个新手爸妈和孕期注意事项的书,你俩都拿回去看看,有什么不懂的,随时找我。”赖柏海憋着笑拍着顾澈的肩膀,“兄弟,遇上对手了吧。”

    顾澈冷漠地睨了一眼赖柏海,那鹰眸毫不掩饰地透露着暴戾的光。

    —

    为了保证顾澈和乔依然的婚礼能够万无一失地举行,顾思楷斟酌了很久,决定亲自会一会陆松仁。

    他为了表达他对过去的歉意,已经让人给陆松仁递过支票了,可陆松仁当着人面就撕毁了。

    今天,顾思楷约陆松仁在一个湖中央的私人茶庄见面。

    这个地方的私密性高,不会轻易被人察觉到,也更加不容易被陆松仁事先埋伏。

    今天的天气很好,顾思楷看着波光粼粼的湖面,脑海里却很不平静,那天在顾澈海边别墅里宁老太太说的话,最近一直萦绕在他脑海。

    那天,宁老太太直接开门见山说,“亲家,我不管你多不喜欢乔依然,这个孙媳妇,你不得不承认。不要以为芳儿的死,我跟老宁没有深究,我们就什么都不知道。”

    “亲家母,您这话是什么意思?老宁究竟知道了什么?”尽管过了很多年,久到经历过那年事情的人要么死了,要么已经远走他乡了。

    宁老太太望向了一望无际的海平面,“他死之前什么都查清楚了。”

    只是可惜了他们的芳儿,如果早点知道,他们老两口说什么也不会让芳儿去参合了。

    “这,”顾思楷只觉得心跳骤停,他仍保持着冷静,望着他们上来的电梯口和楼梯口,缓缓地才说,“抱歉了,亲家母。是我教子无方。”

    事情隔了这么多年,他每每想起来,都觉得对不起那个温柔贤惠又心善的大儿媳,可是为了顾家声誉,他不得不那么做。

    “呵呵”,宁老太太一点也不意外顾思楷的反应,“亲家既然想装傻,那就继续装吧,芳儿都已经走了这么多年。”只要一想起她大女儿死的那么惨,她就恨不得把顾家搅和得天翻地覆。

    可阿澈那么尊敬这个爷爷,她不能再失去大女儿之后又失去了外孙。

    事情的真相或是替芳儿报仇,最后伤了的人一定是阿澈。

    老宁在活着的时候,好不容易才弄清楚大女儿真正的死因,他不忍心伤害阿澈那个苦命的孩子,就一直忍着,然后默默买进了不少海乾的股份。

    “是我们顾家对不起芳儿”,无论眼前的宁老太太知道了什么,他都不能承认,他要维护整个顾家。

    “你们全家都对不起我的芳儿”,宁老太太一点也不含糊,“换了是老宁,他是怎么都舍不得孩子们吃苦的。他生前最放心不下阿澈了,阿澈这孩子这么多年过得有多苦,亲家我想您眼睛还没老到看不清楚。”

    死都不打算承认事情真相的顾思楷,连忙应着,“我不会亏待阿澈的,海乾我是准备留给他的。”

    这还差不多,宁老太太这才觉得心口没那么气了,“老宁他不怕家丑外扬,他能很坦然面对他三个儿子在他还没死的时候就为了遗产大打出手,亲家你这点不如我们老宁。”

    “亲家公除了这点,还有很多地方值得顾某学习”,顾思楷以退为进,“亲家公身前就对阿澈给予了厚望,我们不能让他在女人身上吃亏。”

    “这个乔依然,不能留。她行为不够检点,而且她亲生爸爸”

    “那是你的事,我把话放这里了,老宁不忍心对海乾做的事,不代表我不做。我的态度很明确,我只要阿澈幸福,其他的事,你自己看着办。”顾老太太是一点转圜的余地也不留给顾思楷。

    若是在没看到乔依然和顾澈相处,宁老太太倒是会同意顾思楷的意见,可是她见到了就完全不同意了。

    那两个年轻人是真心相爱,尤其是顾澈冷漠了那么多年的心,完全对乔依然敞开了,她不想再看着顾澈失去心爱的女人。

    顾澈虽然看起来坚强硬朗,宁老太太可是很清楚,他跟她妈妈一样,都是认准了一段感情就走到底的人。

    “更何况乔依然已经怀孕了,阿澈他很期待这个孩子出生。”

    宁家和顾家还有海乾集团的生意牵扯很多,一旦宁家出了什么岔子,虽然不会造成海乾集团破产,但也足以让顾家失去海乾集团的控制权了。

    那顾思楷这一辈子苦心经营的一切就会白费了。

    “顾老,这么生气干什么呢,我这被你推去送死的人都没生气”,陆松仁器宇轩昂地推开了这个竹制的门。

    当陆松仁进门的时候,就看到了顾思楷死劲地用拐杖敲着地面。

    “哦,松仁来了”,顾思楷脊背站得笔直凝视着眼前这个中年人。

    这个陆松仁不容小觑,那年那种环境下,他居然也能活下来。

    “顾老,您这么大年纪了,您坐啊”,陆松仁倒是一点也不含糊,直接开口,“您这是打算给我多少钱赶我走?”

    “松仁,当年的事,我们不是说好了,你先进去坐几年牢,我再想办法把你弄出来,你又何必选择那么惨烈的方式呢”,顾思楷的这番叙旧让陆松仁越听越生气。

    这个世界上,有钱人就可以把人玩弄于鼓掌之中还不允许人反抗,这个道理陆松仁在年轻时候就明白了,“哼,说的好听而已。说吧,我看看你的价会不会比你孙子顾澈高?”

    这个陆松仁,看样子胃口不小,“十亿,即日回泰国,这辈子不再回s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