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2章 不敢却又不得不-私人婚-
私人婚

第562章 不敢却又不得不

    “你妈妈不是前段时间中了彩票吗,她一辈子跟我吃了不少苦,难得有钱了,她就想享受生活”,乔志远为了掩饰心里的伤感,指着刚才做的笔记说,“依然,我去给你榨果汁,你慢慢等一会。”

    “爸,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这个柳正荣一定是故态萌发了。

    乔依然站起身,抱着她爸爸的胳膊,诚恳极了看着乔志远略带皱纹又黯淡的眼睛说,“爸,无论发生什么事,我永远都站在你这边,我这辈子都是你的乖女儿。”

    不知道爸爸他究竟知道了多少,乔依然只想说出她的态度。

    “好咯,我的乖女儿,你赶紧坐,我要去给你榨果汁了,要不然就不能按时喝了”,乔志远摸了摸乔依然的头,这个苦命的女儿总算过上好日子,“好好养身体,把爸爸的小外孙照顾好。”

    “嘻嘻,知道了”,乔依然开心地顺着他爸爸的视线看着腹部,“我觉得只有我爸爸是关心我超过宝宝的。”

    “瞎胡说什么,阿澈哪里不关心你了,赶紧坐下休息,我去厨房忙了”,这个女儿啊,现在是越过越淘气了,看样子顾澈待她不错了。

    真好,这样子他才对得起死去的松仁哥了。

    自打得知乔依然怀孕之后,乔志远就时常想起陆松仁,他想去陆松仁墓地报喜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墓碑不翼而飞了,管理员也三咸其口。

    或许是陆松仁的家人迁走了吧。

    乔志远等着料理机榨水果的时候,望着窗外蔚蓝的天空,他多希望在天上的陆松仁能开心他要当外公了。

    楼下,陆松仁给柳正荣打完电话之后,就直接去找她了。

    见到陆松仁的时候,柳正荣正和乔惜梦买了一大堆的东西,她开心地朝陆松仁走过去,亲昵地说,“松仁,待会送我们回去,我们拿这么多东西不好坐车。”

    “跟我来”,陆松仁阴沉着一张脸,扯着柳正荣就去了一个角落。

    “你是谁”,乔惜梦看着自己妈妈跟一个中年男人很是亲昵,她心里有些怪异,“妈,你们去干嘛?”

    “不想死,就站在原地”,陆松仁毫不客气地把这句话丢给了乔惜梦。

    乔志远的女儿就是没有他陆松仁的女儿看起来乖巧懂事,若是换了乔依然,一定会紧张地问,然后不顾死活追上去,“你想对我妈怎样?”

    而乔惜梦看着眼前皮肤黝黑又来着不善的阿黄,她就站在原地不敢动了。

    “女儿怎么就怀孕了,你这个妈是怎么当得,我让你拆散她跟顾澈那臭小子,你是怎么办事的,”陆松仁眼里的暴戾恨不得掐死柳正荣。

    乔依然怀孕的事情,她早几天也知道了的,她就是怕陆松仁怪她,她才一直拖着没说,“松仁,依然她已经怀孕三个月了,我就算拆散他们了,她肚子里的孩子也早怀上了啊。”

    深爱着顾澈的乔依然,彻底厌恶了她这个母亲了,现在不仅连她电话不接,甚至她现在连顾澈海边的别墅都进不去了。

    竟然三个月了。

    三个月了。

    当时他已经回了s市,在等着泰国那边给他授爵,他不方便以陆松仁的身份出现。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他的爵位已经拿了下来,他可以肆无忌惮地出现了,“这个孩子不能留,这是药,你想办法加到她饭菜或是水里。”

    那几包小小的粉末状的东西,足以让一个还没出生的孩子化成一滩血了,顾家的种不能留。

    “什么?松仁,你要我杀死依然的孩子?”柳正荣怔愣了片刻,她不相信曾经那么善良仁慈又重视亲情的陆松仁会变成如今想要杀死自己亲外孙的人了,她慌张地碎碎念着,“一定是我年纪大,耳朵变得不好使了。一定是我听错了。”

    陆松仁冷眼,直愣愣地盯着迟迟不肯接下那堕胎药的柳正荣,“你没听错,拿着。”

    陆松仁迅速地把那几包粉末药塞进了柳正荣的手里,他整个人不允许反抗的气势已经彻底释放了出来,压制的柳正荣更加的恐怖了。

    可最让柳正荣恐惧的是,陆松仁接下来说的话,“要不然你的小女儿,我就让她人尽可夫。”

    “20岁的女人,什么年纪的男人都爱,哼哼。”

    他的声音对柳正荣来说就是就像是阎罗王在召唤她一样。

    要她亲手杀死自己的外孙,这种事,她做不出来,她连忙跑回去看站在原地的乔惜梦正被两个满身纹身的高大男人围住了。

    “松仁,你为什么要如此残忍,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说会照顾我一辈子的,你为什么要把我陷入这样的境地”,最近跟陆松仁的相处,她有一种回到了跟陆松仁才相识谈恋爱的时候了。

    她甚至已经幻想着要怎么离开乔志远重投他的怀抱了,可这个陆松仁还是以前那个善良的陆松仁吗?

    现在的陆松仁简直就是恶魔。

    柳正荣哽咽着答应了,“不要伤害我两个女儿。”那个无缘的孩子,外婆不得不牺牲你了。

    回去的路上,柳正荣一句话也不讲,倒是陆松仁一脸慈祥问着乔惜梦,“惜梦,告诉叔叔,你姐姐跟你关系怎么样?”

    “还凑合。”乔惜梦拉着她身边妈妈的衣角,小声问着,“妈,他究竟是谁啊。”

    凑合?

    那就是这个小丫头对他亲生女儿不够好啦。

    陆松仁带着森冷的眼神睨了后座上正低头小声问着柳正荣的乔惜梦,欺负他亲生女儿的人全部不得好死,等他报完仇之后,一个都跑不掉。

    到了柳正荣楼下之后,她六神无主地下车了,她甚至都忘记了放在后车厢的东西了。

    “妈,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那个老男人究竟是谁?”乔惜梦觉得很奇怪。

    她推断着这个有钱的男人跟她妈妈之间一定有着某种不可告人的秘密,不知道她能不能让她妈妈从那个男人身上炸点钱出来给她买辆车开开。

    两人毫无交流地回了家,这时候顾澈已经下班过来了,是他给柳正荣两母女开得门。

    “姐,姐夫”,乔惜梦看着那张帅到惨无人寰又熟悉的脸,她下意识地就往后退了几步。

    这个姐夫,自从勾引他不成功还被赶走之后,这还是她第一次再跟他见面。

    “你,怎,怎么来了”,柳正荣神情紧张地捂着那个装着堕胎药的口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