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3章 亲手投毒-私人婚-
私人婚

第563章 亲手投毒

    “我老公跟我一起回来娘家有什么不行,我又不是带野男人回来了”,乔依然放下了手中的甜点,小快步朝顾澈走了去,“你怎么能让我爸一个人在家?”

    若是以往,听到乔依然这番话,柳正荣一定不会善罢甘休,一定会跳脚骂回去的。

    可今天她只是眼眶红红瞟了一眼乔依然,就讪讪地回了房。

    只要一看到顾澈,乔惜梦心里就格外害怕跟紧张,她到现在都还记得顾澈威胁她的那些话,她低着头,跟着进去了柳正荣的房间。

    “惜梦,你怎么也跟妈妈一样奇奇怪怪的”,乔依然不解地望着妈妈和妹妹的背影,感叹着,“老公,是不是你没答应我妈的无理要求,你看她现在对你是什么态度。”

    听到了柳正荣房门被关上的声音,乔依然朝顾澈吐了吐舌头,又调笑地拉着他的领带问,“姑爷,以前您来的时候,您岳母可是恨不得用八抬大轿请您呢。这落差,心里能受得了吗?”

    她故意把手从他衬衣缝里伸进去,挠着他敏感的某点,“阿澈,你别难过。”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顾澈抬起了她的下巴,闭眼享受地吻了起来。

    那使坏的手不敢再动了,她想要抽回手,可被他制止了,她在他怀里不断扭动着,“嗯,你给我,松开。”

    厨房里抽烟机还在“轰轰”地工作着,餐桌上还有反扣着碟子的菜,她爸爸会时不时将做好的菜从厨房给端出来。

    这要给她爸爸看见了,真是羞死人了,只要他爸爸从厨房出来,那就会看到她把手伸进顾澈衣服里了。

    不要啊,虽然她是嫁给了顾澈,可她还是她爸爸心里的单纯的小女孩啊。

    狠狠攫取了乔依然口中的空气,直到看到她脸上的红晕足以让他有更多想法的时候,他才松开了她,捏着她的耳垂,他性感又磁性的声音在她耳边缓缓说着,“我们孩子都有了,你爸爸不会以为我跟你只是单纯的关系。”

    恶心。

    乔依然把手收回来的时候,狠狠白了一眼他,又忍不住捶了他胸口一下,“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这么体贴,找媒人给你老公娶二房吗?”气呼呼的小女人,更让他忍不住想要逗逗了。

    “你敢,你信不信我扇你”,乔依然的手已经扬起来放到了顾澈脸边,她还没把“小心我废了你”说出来,她就听到背后响起了他爸爸不悦的声音,“依然,孕期的脾气还是要控制一下,不要动不动就扇你丈夫。”

    穿着围裙的乔志远端着菜,动作不像前几盘菜那么轻柔放下去了。

    “岳父心疼他女婿了”,顾澈神情淡淡地用很小的声音跟乔依然说着,气呼呼的女人生气地转了个身,她就感觉屁股被袭击了。

    真是遇上他,她就没有哪次不是全部溃败的。

    “依然,叫你妈妈和妹妹出来吃饭吧”,妻女刚才回来的时候,乔志远在厨房是看见了的。

    以前柳正荣买了好看的衣服总会喋喋不休跟他说,而自从她中大奖后,就一切都变了,不止买了好看的衣服不跟他说,甚至有时候一天也说上三句话。

    乔志远感受到了柳正荣对他那种抵触感了,晚上他们也已经分成两床被子在睡觉了。

    各怀心事的柳正荣和乔惜梦一声不吭吃着饭,顾澈本来就话少,饭桌上于是就只有乔依然和乔志远两父女开心聊着。

    现在的乔志远,也只有在看到大女儿的时候,才是真正的从心里由外散发的快乐。

    “吃两口肉”,顾澈看着乔依然只顾着说话,碗里的饭菜一点也没有动,他有些担忧了。

    “哦,好好,老公你也吃啊,我爸爸做的红烧蹄子,我们全家都很爱吃”,乔依然给顾澈夹了一个,笑嘻嘻非要看着顾澈吃,“我爸爸做的一点也不油腻,因为我妈爱吃又怕长胖,所以我爸爸才练就了这高超手艺。”

    只顾着盯着顾澈吃这蹄子的乔依然,压根就没注意到他爸爸给乔惜梦夹了一个蹄子之后,又犹豫了一会要不要给柳正荣夹一个。

    顾澈细心观察到了乔志远不放心地抬了抬眼皮看了看乔依然,又望着情绪不高的柳正荣,最后把蹄子还是放进了她自己碗里。

    很不对劲,顾澈的直觉告诉他,这老两口之间发生了变故,而乔志远又怕乔依然知道。

    晚饭后,今晚一直没出声的柳正荣冷不丁说着,“依然,你跟顾澈好好坐会,我煲的鱼翅汤估计好了。”

    “好奇怪哦,爸,我妈以前可是最不喜欢进厨房了,她今天又是哪根筋不对”,乔依然对她妈妈一直没什么好感,可是她妈妈今天就是好奇怪。

    担心被乔依然看出破绽,乔志远装着轻松的语气说,“那是因为我上次把你妈买的花胶煮糊了,她就不让我再碰她这些了。”

    仔细一听好像说的过去,但是她又觉得不对劲,“爸,我妈她不是从外面回来的吗,她什么时候煲得,她又埋怨你又转头压榨你?”

    这种事,在过去实在是太多了。

    “我自己买了个自动煲汤机”,柳正荣低着头端着托盘出来了,她微微颤抖的手入了顾澈的眼

    她给她自己和乔依然还有顾澈各端了一碗,又把剩下的那碗给乔惜梦端了过去,没有乔志远的。

    临走的时候,他背对着乔依然说,“依然,你一定要喝完,你这孩子从小就瘦。”

    深呼吸了一口气,她眼眶里尽是泪水了,她想说,“你现在怀孕了,孩子也要吸收营养,多喝点。”

    可她又在汤里加了堕胎药,她实在说不出来了,就任凭眼泪往下掉着,冲进了乔惜梦的房间,又把门给反锁了。

    “妈,你进门干嘛不敲门”,正跟男朋友视频试穿着新衣服的乔惜梦慌慌张张关掉了视频。

    正贴着门背,偷听着外面一举一动的柳正荣对着她“嘘”了几下。

    客厅里,乔依然看着她爸爸面前空无一物,就把她的那份给了她爸爸,“爸,你需要多补补,我每天在家补品吃到要吐了。”

    房里的柳正荣急了,赶紧把乔惜梦的那碗递给她,“你出去把这碗给你爸,一定要看着你姐姐吃完。”

    “姐喜欢让,就让她让好了,我也要不吃吃这种鱼翅养养皮肤”,乔惜梦压根就没注意到她妈妈又惊又怕还泪流满面的脸。

    “你要不想死就去,今天那个叔叔可不是好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