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5章 如他所意料-私人婚-
私人婚

第565章 如他所意料

    在赖柏海的私人医院里,乔依然生怕孩子出意外,还是选择了抽血化验一下。

    她一直陪在乔志远身边,她爸爸一口气喝完了整碗,所以选择了洗胃。

    轮到顾澈洗胃的时候,他使眼色让赖柏海把护士给轰出去了,“给我抽血,我要看看究竟是什么药?”

    “不是变质,而是下毒?有人想要你的命?”赖柏海把手上的器具放下了,他只觉得头皮都发麻了,扯下了口罩,“阿澈,冷静点,性命攸关。”

    他以为顾澈是不相信别人的技术,就非得等他洗胃,看样子是另有隐情。

    顾澈二话不说,脱掉了西装外套,伸出了他的胳臂,他的余光瞟到了手上的婚戒。

    “我不会让我有事的,先抽血,再洗胃”,答应过她要陪她到老,就一定不会食言,顾澈收起柔和的眸光,他冷硬的望着赖柏海,“化验你自己做,结果只能我跟你知道,尤其不能让依然知道。”

    他斟酌再三,决定还是要这样做。

    在乔志远家的时候,从柳正荣那一系列反常的举动,就足以说明她心里有鬼,他特意观察了,柳正荣是最后给乔依然放下那碗汤的,她的手也是在乔依然面前抖得最厉害,她口袋边角地方还有着一点点白色的粉末。

    于是当柳正荣离开客厅后,他就不动声色地把他和乔依然的碗换了。

    柳正荣再过分也不敢谋杀乔依然,顾澈几乎能够断定,那汤里的药一定是针对他们孩子的。

    他想化验,或许只是多此一举而已。

    一直折腾到夜深了,他们才离去,乔依然放心不下她爸爸,想跟着回去住,但被拒绝了,乔志远又不肯跟她一起回去住。

    几番商讨,乔志远选择了留院住一晚再回家。

    那碗鱼翅汤搅和的乔依然的心从很担忧很生气,一直到现在不敢太激动了,毕竟她现在不是一个人了,她肚子里还有孩子了。

    “妈,可不可以拜托你,踏踏实实做人,不要搞到家破人亡你才开心”,她生怕她激动起来,就不停拍着胸口,在心里让她自己冷静点。

    然而,遇上她最爱的两个男人的性命问题,她无法冷静,“我真不情愿你是我妈。”

    在年轻时候背着她爸爸出轨,现在又差点害死他爸爸,她真恨不得跟柳正荣断绝母女关系才好。

    “依然,赶紧跟阿澈回去休息,你肚子里还有孩子啊。你妈妈也不愿意这样的”,看着一直躲在角落哭哭啼啼被乔惜梦扶着的柳正荣,乔志远心里也很不是滋味。

    这样子的乔依然回家,也不能安稳休息的,顾澈也想尽快得到化验结果。

    “岳父,我和依然今晚就在医院过一夜,等到明天一早您确定没事,我们再一起离开”,顾澈的这番话才说话,乔依然就拍着额头恍然大悟地回头看着他,“我都气糊涂了,老公,你怎么样?有没有哪里难受?”

    顾澈从容地回答着,“没有,我们去我们的病房,让岳父好休息。”

    “那就好”,乔依然手心里尽是冷汗,她不安地摸了摸顾澈的脸,又仔细地看着他脸庞,直到确定他是真的安然无恙之后才放心。

    在她嘱咐好护士之后,离开乔志远病房的时候专门警告了柳正荣,“我爸要是再被你害的有个设么差池,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柳正荣在自己大女儿面前是彻底的抬不起头了,她唯唯诺诺说着,“对不起,对不起。”

    只是轻飘飘的对不起,至始至终都没有关心过乔志远,更别提上前搀扶或是照顾他了,乔依然替她爸爸觉得心酸。

    如果现在躺在床上的人是柳正荣,那么她爸爸一定是鞍前马后地伺候着柳正荣。

    “那是你丈夫,你上点心吧”,乔依然极力克制着她自己,她差点就要说出你是不是想弄死她爸,好去跟外面野男人在一起。

    不能发火,更不能说出那番话,爸爸会伤心难过的。

    她自己都能感觉到她体内有一股怒火恨不得把柳正荣给撕碎了才好。

    “依然啦,真的没有哪里不舒服啦,你妈妈也不想这样的,你赶紧回去睡觉吧”,乔志远想起身劝劝乔依然,他可不希望这两母女又吵起来。

    “爸爸,你还打着点滴呢,别动,小心漏针”,乔惜梦按着他,她看着她妈妈悔恨不已的样子,她心里很是慌张。

    今天这件事没做成,会不会影响她啊。

    乔依然听到乔惜梦所说的话,赶紧又围过去她爸爸那边了。

    几番折腾之后,她总算和顾澈回去了他们的病房。

    心事重重的乔依然睡不着,窝在顾澈怀里轻轻揉着他肚子,“老公,你的胃不好,今天洗胃是不是很难受?都是我不好,摊上这么个妈,我妈她是不是存心想害死我爸去跟野男人在一起啊?”

    这个原因,顾澈也思考过,但是他认为现阶段的陆松仁还不至于用这么明显的借刀杀人。

    他认为真实的原因应该跟他所想的相差不远,那就是陆松仁不希望他和乔依然的孩子出生。

    “别瞎说,你爸爸听见该多难受”,顾澈忍不住拍了拍她屁股教训着,“看样子你妈暴富之后,对你爸的态度差了很多,你爸爸肯定也感受到了,你再胡说,还让不让他活了。”

    “我哪有胡说,我妈她就是背着我爸在外面有男人了,我不就是最大的证据吗?”乔依然很是不服气,她又没瞎说,她可是有根据的。

    只要一想到她不是乔志远的亲生女儿,乔依然就觉得心里堵的慌,让她透不过气来了。

    “小祖宗,嘘”,顾澈把她的头抬起,轻轻覆盖上去,直到感受到乔依然没那么气呼呼才松开她。

    “别让你爸爸难做,早点睡吧,岳父的小外孙也困了”,顾澈轻轻拍着乔依然的后背,见她没有反驳又思考着什么样子。

    盯着乔依然睡着后,顾澈仍没有睡着,他一直注视着手机,他在等赖柏海的信息。

    一直到凌晨两点,赖柏海的信息才来,“你的血液里的确有堕胎药的成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