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6章 致命一击-私人婚-
私人婚

第566章 致命一击

    在赖柏海的办公室里,顾澈站在落地窗前看着那漆黑的窗外,不停抽着烟。

    “阿澈,你放心,童养媳血液里是正常的,我刚才不放心,把他爸爸的血和那些从他胃部出来的东西全拿去化验了,只是你的有”,这就很奇怪了,怀孕的不是顾澈。

    赖柏海像是明白了什么,他站在原地踌躇了一会才走到顾澈面前。

    陪着他站了一会,他欲言又止的样子让顾澈直接不耐烦地挑眉,“说。”

    这件事,按照赖柏海作为私人医生的自信,他本来是不打算告诉顾澈的,可眼前这形势,他不得不说,“童养媳是rh阴性血,就是俗称的熊猫血。”

    那袅袅的烟雾在他们面前往上飞起,顾澈把刚刚放入嘴边的烟给拿开了。

    “继续”,这不像是孩子和依然有问题的开场白,但顾澈也知道这不会是什么好消息。

    他垂眸看着那燃烧着的烟蒂,有的人就像着烟蒂一样,总要给他个了解才好。

    “碰巧,她又是o型血,这在rh阴性血里也是最少见的,”赖柏海在脑海中组织着语言。

    今天遇见的堕胎药,下次会是什么,赖柏海不敢赌。

    他能保证乔依然在他照料下安稳产子,可他没法子保证这些意外,他不愿意见到好兄弟又去过那种自责的日子。

    顾澈的狠厉他是知道的,为了保护乔依然和他孩子,他相信顾澈会做出疯狂的事。

    为了避免惨剧的发生,他还是选择了委婉的说法,“就是她这种血型,一旦这个孩子保不住,以后生的孩子会有溶血反应,严重的母子都会死。如果她这一胎不安稳生下来,这辈子就有可能再也生不了孩子了。”

    死?

    这胎孩子生不下来?

    以后都生不了?

    他可以这辈子不要孩子,只要她。

    可是她呢?她那么爱孩子,虽然她没有他那么积极准备孩子以后吃的用的,但顾澈也注意到了乔依然每天都在写的怀孕日子,她甚至已经着手给孩子物色学校,甚至是国外留学的国家了。

    她每天都读很多书籍要怎么当一个好妈妈,还写了很多的读书笔记。

    不可以,她不可以没有孩子。

    瞬间,顾澈只觉得手上有点烫,原来是那根烟烧完了,他心里都已经揪起来了,他甩掉了手上的烟,那燃尽的烟灰吹得他全身都是。

    一向有洁癖的人来不及清理那些烟灰,就拎起赖柏海的衣领,“你是医生,所有生产时候的意外你都要给我避免,我要她和孩子绝对安全。”

    “目前他们都是很健康的,如果今天那堕胎药如果是童养媳血液里验出来的,我就不敢保证了”,赖柏海只感觉他的脚已经离开了地面,他觉得脖子很勒。

    今天的事情,顾澈是一定会杜绝的,他松掉了赖柏海,那深邃不见底的眸底只有狠厉,“你明天找机会去告诉依然的妈妈。”

    这是在最后给陆松仁机会,他要是还冥顽不灵,就不怪他出手了。

    “好”,赖柏海心里很是好奇,但不想深究太多,按照顾澈的性格,要说的他会主动说,要不然怎么问也不会问出来的。

    “我已经给童养媳找了一些后备血缘还有一些同样是rh阴性血的人,防止生产的时候出现大出血的状况。我明天去问问她妈妈是不是rh阴性血,兄弟,你放心我是不会让你面临保大人还是孩子的两难的局面的,”赖柏海试图用轻松又调皮的口吻来缓解目前的气氛。

    顾澈那强大的气场足以让他凉到了骨子里,这个牛赖柏海吹得还有点心虚了。

    这个问题从来都不再顾澈思考的范围内,他毫不犹豫地回答,“如果避免不了,我只要依然。”孩子他也爱,只是没有爱乔依然那么爱而已。

    “我知道了”,赖柏海耸肩笑着点头了。

    有些话,还是先说出来比较好,凡事都怕万一。

    ——

    第二天赖柏海给乔志远检查完身体后,轻松地岁乔依然说着,“一切ok,叔叔的身体都可以上山去打老虎了。”

    “哈哈,谢谢赖医生了,依然,我都说我没事,我赶紧收拾回家好了,你也回去休息休息”,乔志远话才说完就要下床。

    一脸担忧地乔依然在再三询问过赖柏海之后,又按着她爸爸在病床上问着,“您要不要再多观察几天,反正这个医院也是专门给我们家看病的。”

    赖柏海见柳正荣一点都没有任何欣喜或是高兴的表情,像是早就知道乔志远会没事一样,她一直只在注意乔依然的肚子。

    他跟柳正荣小声调侃着,“就是肚子痛而已的症状就爱大惊小怪的,阿姨,您来我办公室,我跟您说说依然的状况。”

    “好,是不是她肚子里的孩子有问题了?”这可是柳正荣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了。

    如果她有的选,昨天就不会那么做了。

    进了赖柏海的办公室,他蹙着眉,神情很是凝重地望着柳正荣。

    那沉重又为难的样子,让柳正荣手心和后背尽是冷汗,她明明昨天把乔依然嘴里的东西给挤出来了。

    “她的孩子是不是保不住了,赖医生,你救救我们依然的孩子好不好?她一定接受不了孩子保不住的事情的”,柳正荣压根就坐不住,隔着桌子抓着赖柏海的手乞求着。

    柳正荣那后悔和担惊害怕的泪水就像洪水越过了提防一样,来势汹汹的,“依然的报,报告是不是,不妥,她究竟怎么了?”

    “呜呜,我对不起她,这孩子从小就苦命”,从小就没有亲生爸爸,她亲生爸爸回来后,又容不下她肚子里的孩子,“是我对不起她。”

    老天爷究竟为什么要这么残酷,让她这个外婆亲手扼杀了那个还没出生的孩子。

    为防止柳正荣的哭声太大惊住了乔依然,他适时的打断了,“如果您也是rh阴性血,依然和孩子的命才会更加有保障。”

    “什么意思?”柳正荣心里瞬间就明白了,那是乔依然继承了陆松仁的稀有血型。

    曾经在他们都年轻的时候,陆松仁每年都会去献血,他曾经说过他这种稀有血型应该互相帮助的。

    赖柏海把昨晚跟顾澈说的话夸大之后告诉了柳正荣,“阿姨,依然流产,对她来说这辈子就失去了当母亲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