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7章 这辈子都不会认你-私人婚-
私人婚

第567章 这辈子都不会认你

    这么严重?

    一辈子都不了母亲了?

    那丫头从小时候写“我的志愿”为题的作文就是“我要当一个会做蛋糕的妈妈”。

    她慌神了,“不会有这么严重吧,她那么年轻,除了瘦之外,身体也没有别的问题啊。”

    在现在这个速食爱情的年代里,年轻女孩子打胎流产是很常见的事情了,为什么就她的大女儿会这样。

    “阿姨,难道您很不希望依然的这个孩子生下来吗?”赖柏海有些生气了,这个当母亲的还真是有意思。

    按照正常的母亲,不都会说,“我会好好照顾我女儿,不会让她流产的。”

    生怕被人看出破绽,柳正荣躲闪着赖柏海探寻的眼神,她低着头坐在了她对面,尽量使她自己平静些了才说,“凡事不是有意外吗?我就怕意外。”

    意外?

    恐怕是人为吧?

    赖柏海自小出生豪门,对这些亲人们之间为了利益的自相残杀,见怪不怪了,可很明显,乔依然和她妈妈并不是那样的利益关系。

    所以这些更让赖柏海对柳正荣不满甚至愤怒了,他故意吓唬着,“意外可能就是您这个大女儿就会没有了。”

    “什么?没有了,这是什么意思”,柳正荣不安地玩着她的手指,对这个大女儿她是有着很深的亏欠的,“只是流产而已,不会死吧。”

    “您女儿是熊猫血中的熊猫血,她还有点贫血,一旦流产失血过多,就需要输血,她这候总血源在血库里就很稀少”,说了这么多,赖柏海觉得他能为顾澈做点事了,“阿姨,到时候用外人的血怕是有排斥反应,您记得把身体养好,到时候给她献血啊。”

    “阿姨,您也是rh阴性o型血吧”,自问自答的赖柏海,勾了勾唇角,他清清楚楚记得当时乔志远车祸输血的事情。

    这两夫妻可都不是rh阴性o型血。

    “我不是”,微弱的声音,小到赖柏海要靠看柳正荣的嘴型才能判断出来了。

    “没事,您不是,不是还有叔叔吗,不急。”这话赖柏海才刚一说完,柳正荣整个人就越发的紧张了起来,她瞪大了双眼恐惧地看着他。

    越看她越心里慌,最后就先出去了。

    柳正荣出去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找了个没人的地方赶紧给陆松仁打电话。

    “怎么样?那孽种掉了吧”,陆松仁对顾家没出生的孩子只有恨意,他在心里担忧了起来,“你让依然好好养身体,以后找个比顾澈好一万倍的男人,继续生。”

    看样子,他是计划好了,也差不多不达目的绝不罢休了。

    柳正荣眼泪无法控制了,“你还想要这个女儿,你就别再打她肚子里孩子的注意了,她继承了你的熊猫血,这一胎生不下来,怕是以后都生不了了。这流产还会危及到她性命的。”

    “我自有分寸”,女人就是办事不利索,一包药下去的事,非要考虑那么多,陆松仁教训着她,“你的妇人之仁会毁掉你的小女儿。”

    他实在是太冥顽不灵了,怎么可以把对顾家的恨全部转到她可怜的女儿身上呢。

    当柳正荣哭着把赖柏海说的那些告诉了陆松仁之后,他沉默一会,仍不死心地吼着,“他们那是骗你的,我自己的女儿,我是不会让她出事的。”

    为什么就不能放过她苦命的女儿。

    “松仁,依然她什么都没做错,你不能这么对她,她自从出生后,我就把对你的怨恨全部转到她身上了,这么多年我对她很差劲。这些都是你害她的,你一天当父亲的责任没尽过,一回来就要害女儿,你的心怎么就那么狠。”

    “她长这么大,你什么时候抱过她,关心过她,你不能这么过分”,柳正荣哭得压根就忘记要压低声音了。

    她现在是在一个安全通道的门后,她自以为很安全,可蓦地她就感觉到有人从使劲推着门。

    吓得她把电话都摔在了地上,乔依然毫不客气地踢开了门,看着那掉在地上的手机,她想也没想就弯腰捡了起来。

    乔依然直觉就是那个电话是她亲生爸爸的,她很想钻过电话那端去杀死那个让她觉得愧对她爸爸的男人。

    “喂,你是不是我”她现在在她爸爸不在的地方压根就叫不出“妈”了,“我知道你跟柳正荣的关系,我告诉你,有我乔依然活着的一天,我就不会那么轻易让你们弄死我爸爸。”

    “依然,你把电话还给我,你别胡说八道”,柳正荣什么也没想,下意识之举就是要夺回手机。

    她这个妈妈还不想被乔依然知道她是那么恶毒。

    “是不是就是这个野男人,所以你才最近对我爸那么差劲?所以你才要我离开顾澈,野男人就算功成名就回来了,你也别忘了你们当年背着我爸爸做的缺德事。你告诉他,我这辈子也不会认他。”

    每提及一次,她的心就像是被刀割一样难受,柳正荣很想解释一些什么,可很明显这不是个适当的时机,她只好不停摇着头说着,“不是这样的。”

    “哼”,这个给她生命的女人,从来做事都是这样,错了也不会认,她直接对着电话里的男人说,“我对我身上流着你的血觉得羞耻。我这辈子都只认乔志远是我爸爸,你那么爱指染别人老婆,你继续去指染别人的,少来欺负我爸爸,我不会放过你的。”

    低吼完这些,乔依然就挂掉了电话,拖着柳正荣去了洗手间,“赶紧把你这鬼样子洗干净点。”

    “依然”柳正荣无言面对这个女儿了,她又忍不住想问她,“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我好的很,你别磨蹭,把脸洗干净过去爸爸的病房,阿澈马上来送你们回去”,乔依然就不明白了,她爸爸为什么会对柳正荣那么好,几乎无时无刻挂念着她。

    而柳正荣呢,有空关心她这个没出事的人,也不愿意去关心一下昨天刚洗胃的乔志远,况且她爸爸这样全都是柳正荣害的。

    她不惊感叹着她爸爸真可怜,爱上了这么一个对他不忠诚甚至连样子都不做的女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