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8章 要她接受-私人婚-
私人婚

第568章 要她接受

    顾澈把乔家人送了回去,乔志远惊讶地发现家里多了一个人,“这位是?”

    “叔叔您好,我是新来的保姆,我叫小冰。”小冰生的黑黑壮壮的,说话还带着点s市郊县的口音,“叔叔阿姨,我从小就做的一手好家务,以后家里的粗活细活我全部来做就好了。”

    “阿澈,不用破费帮我们请保姆了,家里的事情我一个人就能做完”,这乔志远才刚说完,就被小冰给抱起来了。

    大惊失色的乔志远股部上稳重的形象,担忧地说着,“孩子,赶紧放我下来,小心闪到腰。”

    “叔叔,我这体格是可以上山打老虎的,”小冰冲众人呵呵一笑,笑完就放下了乔志远,“叔叔,赏口饭吃吧,现在国家不让打老虎,我可不想失业了。”

    看着小冰那有些憨傻的模样,又说出了这么一出好笑的话,乔志远也跟着笑了起来,只好答应,“留下来吧。”

    对于顾澈早上消失半天,突然就变出了一个体格健硕的保姆,乔依然很感动也很开心,她捏捏了顾澈的指腹,又朝他眨了眨眼,表示谢谢他的好意。

    “傻”,他只是朝她做了个口型。

    正沉静在被老公呵护中的女人,白了他一眼,用着只有他们两人能听见的声音说着,“不傻你不爱。”

    可不知道为什么她说完就感受到了整个屋子的人都看着她,她能很清楚捕捉到那些人觉得好笑的眼神。

    乔依然让小冰住在她家,就住她的房间,她总觉得有人在家照顾她爸,她才能真的放心。

    安置好家里一切后,乔志远送小两口下楼了。

    “爸爸,您赶紧回去休息吧,今天才出院呢?”才被送下来的乔依然,就又想送乔志远上楼了。

    “哎呦,就是拉了个肚子,清洗了肠胃,促消化,减肥”,乔志远给乔依然把吹乱的头发整理好了。

    怀了孕之后的乔依然,倒有了几分女人的妩媚了,可在乔志远看来还是一个稚气的小女孩,“下次回来,别跟你妈妈置气了,都一家人。”

    提到柳正荣,乔依然就不高兴,但是她为了让她爸爸快乐,就只好点头答应了,“只要她不再搞这种吓死人的事,我不会的。”

    这父送女,女又想送父的十八相送的画面,落在对街车里的陆松仁眼里是格外的刺眼。

    这个画面本应该是属于他的。

    凭什么他的亲生女儿要认贼作父,还那么凶巴巴跟他说这辈子都不会认他。

    如果不是他的亲生女儿,他一定要掐死她,可乔依然是他这辈子唯一的孩子了,他只好愤怒之后再慢慢想法子修复他们的关系。

    曾经他以为等到报仇后,再来跟亲生女儿好好相认一切离开这个稀烂的s市,可现在他受不了了,受不了他自己亲生女儿那么决绝的话语。

    他那颗冰冷的心,也很渴望女儿的呵护与疼爱,他很嫉妒乔志远,嫉妒到想亲自开车撞死他。

    看着顾澈和乔依然的车渐渐在视线内看不清楚了。

    他朝着乔志远的方向,卯足了劲狠狠地踩着油门。

    那低沉又杀气腾腾的声音,从马路的一端直接越过双实线朝腿脚不灵的乔志远冲了过去。

    陆松仁这样临时横穿马路,使得原本快速向通过的车不得不快速按着喇叭让他躲一边去,又不得不降下了速度。

    此起彼伏的“滴滴”声和谩骂声,让乔志远的神经不由得警觉了起来,他快速跑到了人行道上,他估计着应该是发生车祸了。

    联想起他自己当时的车祸,要不是好心人报警救了他,他早就死掉了,他担忧地回望过去,又在口袋里摸着手机。

    入目,没有他意料之中的车祸和伤亡,他松了口气,也停止了拨电话的举动,但他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滴滴滴滴”,接连几声很不友好的喇叭声,他望了过去,就看到了一张熟悉又陌生的脸。

    “松仁哥?”乔志远只觉得他的腿有些酸软,人也不知觉地往下坠了一点,“你怎么还活着?”

    “依然,依然她走了吗?”内心深处,他还是怕乔依然遇上陆松仁,他四处张望着,并没有看到那辆熟悉的奢华宾利。

    如果不是当年做了亏心事,会害怕他陆松仁活着吗?

    陆松仁直接把车子开上了人行道,把乔志远逼在了墙角,那车胎一直在剧烈的运作着,而油门他只要再踩下去,乔志远就会被撞非了。

    蓦地,陆松仁把车子给熄火了,又朝后退了好几米,指着乔志远,又指了指他的车,示意乔志远马上上车。

    乔志远一路很开心又很忐忑,最后他被带到了一处静谧的私人会所。

    待服务员全部出去后,陆松仁还没发难,乔志远直接跪在了地上,“松仁哥,对不起,我当年不该私吞你留给正荣的钱,我以为你死了,我就有机会跟她在一起了。”

    当年乔志远是对柳正荣一见钟情的,奈何佳人只喜欢潇洒倜傥的陆松仁,不喜欢愣头青乔志远。

    “哼”,陆松仁只是冷嗤了他一声,“你是巴不得我早死,霸占我的女儿和老婆。”

    有些恨,他无处发泄。

    他就大口地喝下了整整一杯滚烫的茶。

    “松仁哥,你见过依然没有,她现在都要当妈妈了,她很乖,你看见她一定会喜欢她的”,不是他乔志远的女儿和老婆,迟到都会失去了,可乔志远心里很难受。

    在柳正荣刚才跟陆松仁打完电话后,他立刻质询了泰国皇室的专用医生,柳正荣说的话的确有夸张成分,但他不得不接受的现实是,乔依然如果被流产了,她将面临的最严重的结果是死亡或是终生无法生育。

    他这辈子已经不能再生育了,唯一的女儿如果再不能生了,那他陆家就彻底无后了。

    背着乔志远站了许久,陆松仁才缓缓转过身,冷冷对乔志远说,“你的腿不好,起来吧。”

    “老毛病了,没事”,乔志远不敢告诉陆松仁他这条腿是怎么受伤的,“松仁哥,这些年,你好吗?”

    他不说,不代表陆松仁不知道,毕竟当年乔依然被拐卖的事情,都是他妹妹陆宝珠听他指使下做的。

    这个乔志远固然该死,但是他毕竟救过他的女儿,“依然,对我的抵触很大,我想她接受我这个亲生爸爸。”

    作者题外话:谢谢各位的提醒,刚才一不小心发重复了。to%2csandy7311%2c这位亲又何必因为别人过错而出口成脏来骂人呢,把你自己的品格都给拉低了。重新编辑后,不会重复扣费的,如果你觉得我骗你钱了,大可以加我qq,六个塔豆我发不了财,但是我也不至于赔不起。

    谢谢大家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