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9章 爸爸的朋友-私人婚-
私人婚

第569章 爸爸的朋友

    如果不是他一直以为乔依然是乔志远的女儿,他这些年也不会要泰国遥控他妹妹做那么多伤害乔依然的事。

    听到这个消息,刚刚做到椅子上的乔志远整个人无力地瘫在了椅子上。

    不是他的,终究是要还的,他闭着眼,很是心痛地点了点头,想要同意的话他说不出口了。

    “你有什么立场不同意?”陆松仁踢着椅子坐在了乔志远的正对面,他目光冷沉地锁着乔志远。

    乔志远摇了摇头,哽咽着说着,“你才是她亲生爸爸,应该的,应该的。”

    那他这个冒名顶替了这么多年的爸爸,要怎么办?

    一想到乔依然会质问他,乔志远就心如刀割一样了,那个乖巧的女儿是那么听他的话,是那么尊敬照顾他。

    “我知道那丫头跟你感情好”,这个现实陆松仁是一百万个不愿意接受,他心底的怒气一直在往上冒,他又喝了一杯茶,才慢吞吞说,“给我讲讲我女儿。”

    ——

    婚礼越来越近了,时间已经到了十二月,气温也降了一点。

    初冬的早晨,太阳懒洋洋晒进了卧室,乔依然窝在顾澈的怀里就是不愿意起床,孕妇醒来第一件事就觉得肚子饿了。

    “宝宝,你再多睡会好不好?爸爸要赚钱养你很辛苦的,乖吼,晚点妈妈多让你吃一点。”乔依然觉得这个孩子很爱它爸爸,她在心里商量完,后咽了咽口水,就觉得肚子没那么饿了。

    至少没有那种一醒就前胸贴后背的感觉了。

    昨晚,她的老公可是视频会议一直到今早三点才结束,尽管她的肚子已经饿了,可是她不想动,因为一动就会吵醒顾澈了。

    父子还是父女连心大抵就是如此吧,在乔依然醒了不到五分钟之后,顾澈就醒了,还闭着眼的顾澈轻吻了乔依然额头一下,就摸着她肚子问,“饿了吧,我下去给你拿吃的上来。”

    “吃你就饱了”,乔依然故意恶作剧地扯着顾澈的衣服,又装着饥渴的样子缠着他,“老公,抱抱。”

    从上次两人一起去赖柏海的私人医院做完产检回来后,他始终秉持着孕妇不宜做亲密的事。

    早上可是男人一天中最兴奋的时候了,她才轻轻撩拨,就感受到某个东西已经昂头了。

    “宝贝,别闹,让我抱一会”,顾澈鼻息里的气息已经开始厚重了,他追寻着乔依然的唇轻轻吻了上去。

    她予他而言,就是罂粟,只要一碰就会中毒。

    柔软又美好的她,让他恨不得揉进骨子里,可现在不行,他的手从她睡衣下摆伸进去的时候,他的理智全回来了,“你再躺会,我去洗澡。”

    “不要”,乔依然拉着他的胳膊不让走,“我要你陪着我。”

    于是两人就这样大眼瞪小眼望着对方,乔依然看着顾澈因为身体的变化,那极力克制得难受模样,小声嘟囔着,“真的没事的。轻一点,就好。”

    “在等半个月,待孩子再稳定一点,嗯”,实在憋不住就只好又咬住了她柔软的唇,“小妖精,你这是要逼死你老公。”

    “臭男人,你这是要憋坏你老婆”,乔依然故意把头扭到一边,佯装生气地说着,随即又回头吻着他。

    两人腻歪了好一会,顾澈看了看时间,懊恼着,“都快午饭了,我赶紧拿东西给你吃。”

    一向注意外表的男人,此刻是一点也不顾及形象,头发没梳,胡子没刮,只套上纯黑的睡袍就跑下楼了。

    楼下客厅里,每天这个时候来做卫生的小保姆听到了楼梯上沉稳有力的脚步声,抬头就看到了一双大长腿从黑色造价不凡的睡袍里出来了。

    那紧绷的肌肉线条,让小保姆好奇地往上看了看,就看到一张惊为天人的脸。

    眼前男人的五官就像是她所看的那些言情里的一样,棱角分明。

    “你是,你是谁?”小保姆只远远见过穿着西装笔挺的顾澈,她对顾澈的记忆就是不会笑只会冷着脸的男人。

    她压根对穿睡袍又蓬头垢面的顾澈压根不认识。

    这个男人是谁?

    太太趁先生不在家,在家藏着的小白脸吗?

    不是说太太怀孕了吗?还能玩男人?

    这有钱人的世界太复杂了。

    “太太的早餐在哪里?”顾澈不悦地出声了,他一向不喜欢家里有外人在,可这个点,按照以往,他是不在家的,“云姨呢?”

    “你还没告诉我是谁呢?”小保姆慌张地望着门口的方向问着,她是不是应该跑掉了算了,免得以后被牵连。

    这个小保姆还真是没一点眼力界,顾澈径直走进了厨房,一眼就望到了乔依然的早餐正炖在锅子里,他指着那小保姆,“拿给我。”

    “哦”,小保姆只觉得这个男人除了长了一张好皮囊,还有着让人无法拒绝的气场。

    顾澈接过乔依然的早餐,他有些不悦地瞪了一眼这个小保姆,从他出现,这个小保姆就不停地打量着他,“你新来的吗?这么不懂规矩。”

    “收拾一下,回家去”,顾澈冷了她一眼就上楼了。

    “你是谁,凭什么吵我,啊,我不走”,厨房里的小保姆尖叫了起来,她的尖叫引来了云姨,她才搞清楚她刚刚遇见的是谁,可被老板口头辞退了,她心里很郁闷。

    乔依然开心地坐在露台上,望着楼下的花圃。

    这楼下的花圃有些秘密,她不知道是不是她所想的那样,一直也没找到合适的机会问顾澈,她打算待会问问他。

    这时她听到了楼下的尖叫声,三秒之后,顾澈冷着一张脸朝她走了过去,可语气还是温柔,“顾太太,你的早餐来了。”

    待顾澈走进之后,她才看到顾澈的冷脸变得柔和了,她听到楼下有些响动,就好奇往下看了看,就看到一个小保姆被保镖拉走了。

    “哈哈,顾大总裁穿得太暴露,在自己家被小保姆侵犯了吗?”乔依然在心里替那个小保姆哀嚎着,“你长得帅,还不让人看啊。”

    顾澈最反感他在家里的时候有外人,尤其是有些年轻保姆那花痴的眼神,他见到一个就开一个。

    “就你心大,这种事,是你这个女主人该做的”,顾澈喂了乔依然吃了一口粥,又听到她手机在房间里响,不等乔依然开口,顾澈就去给拿手机了。

    笑呵呵的乔依然接过她自己的手机,就又亲了一口顾澈的手。

    “脏死了”,嘴上抱怨着她沾满饭菜的吻,心里早就乐成一朵花了,他起身对她做了个口型,“我洗澡去了”。

    就看到她开心地眨眼,继续讲着电话,“爸爸啊,你今天感觉怎么样。”

    顾澈听着乔依然轻快的声音进了浴室,如果以后他的女儿也这么黏他就最好了。

    露台上,乔依然望着万里无云的天空,兴奋地说,“今天又钓了那么多鱼啊,就在我这附近啊,那我请爸爸和你朋友吃饭好了。”

    作者题外话:这一章不造什么时候大家会看到,我在一小时前修改了568章,就是我刚才弄重复的那张,但是她答应给我审核,一直到现在还没审核,我也没办法了。

    对大家的抱歉,就只能今天提早来发每周一包好了,感谢各位的厚爱。

    我会继续催着我编辑给我审核的,只要她不死,我都不会让你们白花钱的,就算她死了,我也不会让你们花冤枉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