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1章 剑拔弩张-私人婚-
私人婚

第571章 剑拔弩张

    “求之不得”,顾澈捏了捏乔依然的笑得很开怀的脸,“有事给我打电话,我先走啦。”

    乔依然故意把脸撇到了一旁,用手推着他,“赶紧走,你有事没事都不要给我打电话,别影响我跟我爸的约会。”

    “阿澈,你路上慢点,我跟依然先进去了”,乔志远小心地把顾澈交给他的纸收进了口袋,他心里不免生出了一个疑问,他还有多久照顾乔依然的资格。

    他们吃饭的地方,也是乔志远钓鱼的地方,这里叫做冷曦鱼庄,是一个集钓鱼和度假的地方。

    “爸,您今天是跟温叔叔他们一起钓鱼吗?”乔依然有些奇怪了。

    平时,她爸爸那些钓友都是一般工薪阶层的消费,只在一般的小餐馆吃饭。

    走神了一会的乔志远才摇了摇头说,“不是他们,是爸爸多年前一个好朋友,他对爸爸很好,依然,你待会对他要热情点知道吗?我年轻的时候,他帮助我很多。”

    原来是这样啊。

    看样子爸爸对这个朋友很是重视,一向节约又不讲排场的爸爸,会如此找这么讲究的地方吃饭,想必就是很想回报他这位朋友了。

    “爸,你们不早说,早说我就穿好点,给您长脸啊”,乔依然赶紧趁着还没进包间,不停整理着着装,“待会您不要嫌贵,什么好什么贵就点什么,我要感谢叔叔以前对爸爸的照顾。”

    帮助过她爸爸的人,就是她乔依然需要好好尊敬的人。

    她微笑着看着领班小姐推开了那名为“依旧”的包间,她正在脑海里勾勒着帮助她爸爸的人,一定也是个很善良的中年男人。

    “嘎吱”一声,门还没打开完,乔依然就听到了椅子被推到了后面的声音,她探着头望着里面。

    好奇的她被领班小姐给挡住了视线,只看到了里面坐着的人转着一身精致丝绸质地的衣服。

    看样子,是个经济条件不错的叔叔。

    在乔依然小时候的时候,他们家条件还是富裕阶层的,她爸爸的朋友也都是一些富裕的商人,虽然不像顾澈那种豪门级别的,但也能算上小富豪级别了。

    “爸,你放心,我一定会给你长脸的”,这些年,她爸爸的事业起起伏伏,但失败的多,成功的少,她爸爸生意场上的朋友也全部跑掉了。

    不能让爸爸的朋友觉得他过得不好,这是乔依然心里的第一宗旨,就算爸爸的这个朋友不是那种势力的人。

    “先生,小姐,请”,领班小姐微笑着问,“人已经来齐了吧,需要马上点菜吗?”

    “要的,要的,”乔依然赶紧应着,“先来一壶上等的龙井茶吧。”

    “小姐,已经备好了”,领班小姐热情地回着,“就等你来了。”

    当走在她前面的领班小姐完全推开了门,给她和乔志远留出通行的地方。

    那质地极佳的丝绸装,乔依然一眼就认出了是唐装,在她认识的人里只有陆松仁是穿唐装的,她心里对唐装有些膈应。

    可是她一想到这是帮助过她爸爸的好人,心里那股对唐装的排斥很快就消散了。

    入目,豪华包间的装修很是讲究,全是上等的红木,奢华的吊顶,那窗穹都是精雕细琢的弓形,太阳从那偌大明亮的玻璃窗透进来,使得这个豪华包间一点都没有冬日的冷清。

    “叔叔,您好”,乔依然是在乔志远前面走了进去,她上扬的嘴角在看清楚那个人的五官时瞬间就往下耷拉着了。

    怎么会是他?

    他怎么会认识她爸爸?

    是不是又有什么阴谋诡计了?

    她不敢相信,她转身就想走,乔志远像是知道她会有这种反应一样,“依然,陆叔叔都把你们之间的误会告诉我了,大家都是自己人,坐在一起好好聊聊,把那误会解除。”

    “爸爸,他那种人怎么可能帮过你,该不会是他打着帮你的旗号暗地里害了你吧”,乔依然笃定了这个陆松仁不是什么好东西。

    而且她敢肯定陆松仁一定没有把他们之间的事情如实告诉她爸爸。

    那个口口声声要玷污她,还要她给他生孩子的男人,能是什么好人。

    “依然,不能瞎说,”乔志远忍不住数落了起来,又拉着不情不愿的乔依然入了座,“陆叔叔以前可是帮过爸爸不少忙了,当年我大学的学费和生活费都交不起了,差点被学校退学,都是你陆叔叔帮我的。”

    “真的吗?”乔依然瘪着嘴,带着警惕又反感的眼神瞪着陆松仁。

    看见自己亲生女儿对自己的排斥,陆松仁心里着实不是滋味。

    可更让他心里难过的时,乔依然轻柔地跟乔志远说着话,还专门给乔志远拉着椅子,她晃着那椅子,直到确定那椅子是结实坚固的,她才缓缓跟乔志远说着,“爸,您小心点,坐稳啦。”

    “乖,依然,你现在有身孕了,不用照顾我,”乔志远很是享受乔依然的照顾,他也如乔依然一样细心确定身边的椅子是稳固的,他才让乔依然坐下。

    而一直独自站在他们对面的陆松仁,眼神黯淡地看着乔依然坐了下来。

    见到乔依然这么多次了,她每次笑都不是对他,难免他心里会格外嫉妒乔志远和顾澈。

    “依然,你喜欢吃什么,告诉爸”他想说告诉爸爸,望着自己亲生女儿甜甜叫着别人的爸爸,把他当仇人看,这让陆松仁心里很不是滋味。

    现在还不是相认的好时机,她对她亲生父亲是从骨子里反感的,陆松仁走到她身边,坐下,学着乔志远笑得慈祥,“依然,你看看你喜欢吃什么。”

    “随便好了,今天是我们请您吃饭,您开心就好”,乔依然为了跟他保持距离,把椅子往远离陆松仁那边挪了挪。

    深知乔依然这些小举动是什么意思的乔志远,拍了拍她的手,他忍不住责怪了,他语气也重了许多,“依然,给爸爸面子,对陆叔叔客气点。”

    看样子,这个陆松仁还真对她爸爸有过恩,要不然平时舍不得跟她说话大声的爸爸,也不会那么严肃,语气那么凶了。

    “哦”,乔依然撅着嘴不情不愿地回答着,她挤出了一丝勉强的笑容,“陆叔叔,既然你在泰国住了那么多年,就遵从你的习惯点泰国菜吃吧。”

    “依然,乔志远从小就是对你这么差劲吗?他是不是经常吼你”,这个乔志远当着他的面都敢对他女儿那么差劲,想必在他看不见的时候更加差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