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2章 准备动手-私人婚-
私人婚

第572章 准备动手

    “才不是呢”,史上最维护自己爸爸的女儿,顿时就来了精神。

    她原本是只留个了后脑勺给陆松仁,现在就立刻快速地转过身子。

    “依然,你慢点,你这还怀着孩子呢!”乔志远都来不及去看陆松仁的反应,就赶紧护着乔依然的背。

    乔依然杏目圆瞪着陆松仁,“我爸爸是世界上最好的爸爸,我的命就是他救得的,他就是为了救我落下了腿脚不灵的毛病,你能为你的子女做到吗?”

    她认准了这种为了目的誓不摆休的人,是不会那么重视感情的。

    果真,她对乔志远的感情就像顾澈和那些照片显示的一样,乔志远在她心里有着不可撼动的地位。

    “很遗憾,我多年前因为逃命在海水里浸泡的时间太长,已经没福气当爸爸了”,这番话陆松仁说的并不苦涩,他当不了父亲了,可不代表他没有孩子。

    眼前的乔依然,跟他年轻时候一模一样,重义气,还有点傻傻的执拗。

    不愧是他的亲生女儿。

    “松仁哥,依然年纪小,说话冲,你别忘心里去”,心里对这两父女有愧的乔志远,轻轻拍着乔依然的肩膀,“依然,态度好点,陆叔叔不会对你有恶意的。”

    那年的事情,竟然造成了陆松仁不能生育了,乔志远看陆松仁的眼神未免有些同情,同时他也很清楚,乔依然这个女儿对陆松仁来说有多重要的。

    不是喊他爸爸的,就会一辈子是他女儿,乔志远只希望凭着他的努力让着俩父女好好和好,也算是弥补了他的罪孽。

    “不好意思,陆叔叔,我不是存心揭你伤疤的”,乔依然有些不好意思地说着,“所以那次在山谷,你只是吓唬一下阿澈?”

    “嗯,我怎么可能伤害你”,他唯一的孩子,陆松仁很想抬手摸摸这个血液里流淌着他血液的女儿。

    可手抬起来,他只是摸了摸脖子,难得她对他态度软了那么一点。

    打断筋骨还连着血脉的父女情,他不急,“我承认我在公事上有些不则手段,但是我是不可能伤害你的。”

    “就是,陆叔叔疼你都来不及呢,更不会害你”,瞅着这两父女有点缓和的迹象了,乔志远赶紧添砖加瓦着。

    对陆松仁,乔依然是半信半疑的,她信她爸爸,又想着陆松仁其实也没对她做过什么过分的事。

    她不吃东西,他还耐心陪着她吃,想必这些都是看在她爸爸的面子上,回头朝她爸爸笑了笑,“爸爸,谢谢你,如果我不是你的女儿,陆叔叔指不定就‘咔擦’我了。”

    这个死丫头倒真是专门爱气他,陆松仁不悦地喝起了茶。

    敏感的乔依然,当然也能感受到她身边的陆松仁情绪不佳,还黑着一张脸。

    要她一时之间彻底原谅陆松仁,这还有点难度,她对陆松仁的示好则是在他放下了茶杯之后,又给他倒了一杯茶,“陆叔叔,喝茶。”

    失落的陆松仁,望着那一直对冷言冷语的女儿变成了温柔乖巧的模样给他倒着茶,他只觉得心里有块柔软的地方快要融化了。

    这个上辈子的小情人,就是这么容易撼动他的心。

    “好,好”,他心里已经很激动了,但表面上并没有太表现出来,他高兴地又把那杯茶一口气给喝完了。

    “唔,陆叔叔,你都不怕烫吗?”乔依然咋舌了,她只是看着他喝,她就觉得舌头疼了。

    看着乔依然吐着舌头的可爱模样,陆松仁心情大好,一向不苟言笑的他也开心地笑着说,“点菜吃吧,孕妇不能挨饿。”

    这顿饭,虽然没有把乔依然和陆松仁之间的隔阂全部解开,但让乔依然已经没那么反感陆松仁了。

    最后,他们在分开的时候,乔依然很慎重跟陆松仁说,“陆叔叔,你虽然是我爸爸的恩人,可是你要是还故意跟阿澈在公事上恶性竞争,我还是会很很很很讨厌你的。以后也不会想见你的。”

    乔依然觉得陆松仁就像是一个留守老人一样,一般的留守老人就爱拉着别人家的小孩唠叨个没完,甚至还会用糖贿赂那些孩子希望他们能经常去陪伴自己。

    同理,陆松仁在餐桌上就不停贿赂着她,又是给她夹菜,又说要送她很多东西。

    她蓦地就觉得这招可能会对陆松仁有效,毕竟留守老人还会有孩子回去,而陆松仁这辈子都没有自己的孩子,想想挺可怜的。

    然而,陆松仁是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人,他表情凝重地看着乔依然问,“在你心目中,是顾澈重要还是乔志远重要?”

    这是什么烂问题呀?

    这不是用来为难已婚男人,你是救妈妈还是老婆的吗?

    乔依然甚至觉得奇怪,她那黑如葡萄的眼珠子不停望着陆松仁转悠着,“这个提问不好,我拒绝回答。”

    “那我换个问法”,陆松仁觉得他女儿越看越可爱了,他说话的语气是格外地柔和了,“顾澈和乔志远掉进水里了,你先救谁?”

    他以为乔依然会很为难地,然后又不情愿回答,没想到这丫头得意洋洋地说着,“这问题太简单了。”

    “哦?”陆松仁倒是要看看究竟谁在她心里更重要。

    “我不会游泳,所以我没有这个困扰,哈哈”,乔依然捂着嘴,忍不住调侃道,“陆叔叔,你是在跟我讲冷笑话吗?”

    “你开心就好”,陆松仁看到乔依然那微微隆起的腹部,他眉眼间尽是压抑着的愤怒。

    他们这顿饭吃的开心,可有人就不开心了,顾思楷派人一直跟踪着陆松仁,他看到手下的人拍的陆松仁和乔依然开心说话的样子,他摸着苍白的胡须,思量着。

    陆松仁,他告诉乔依然了没?

    “阿豹,预备着这几天动手”,顾思楷未免夜场梦多,万一顾澈的婚礼和老婆都没有了,他的海乾就会受到很大的威胁了。

    过了两天,顾思楷若有所思地跟顾澈打了电话,“阿澈,你和依然最近好吗?她有没有什么异常?”

    “发生了什么事?”顾澈觉得这中间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他生怕乔依然出事,着急着,“依然她为什么会有异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