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3章 觉察异常-私人婚-
私人婚

第573章 觉察异常

    “哦,那就好”,顾澈似乎像是压根就不知道些什么。

    这爷孙俩都是刚强之人,在顾澈的记忆里,他爷爷就算很关心他很想他,也不会说出来。

    对后辈从来都只有苛刻的老人,突然就这么关心他和乔依然,这很不正常。

    “爷爷,是不是陆松仁上门去找您了”,顾澈深深陷进了老板椅,该来的终究还是会来的。

    顾思楷眯起了耷拉的眼皮说着,“爷爷希望你一辈子都能踏实的幸福。他,我会让他闭嘴的。”

    “您有什么打算?”能让陆松仁闭嘴,那就是再好不过了,顾澈斟酌着。

    能让一个人闭嘴,那个方式会不会就是

    在落地窗看着窗外空旷花园里,只有浩浩那只金毛犬晃悠的身影,顾思楷很渴望儿孙满堂的幸福,他更加坚定了他的做法。

    并不想回答顾澈的这个问题,顾思楷笑了笑说,“下次回来给浩浩买点玩具,这孩子很久没有新玩具了。”

    挂上了电话,顾思楷把书房里的飞碟拿出来了,他站在二楼书房的阳台上,大声唤着,“浩浩”。

    “嗷嗷”,楼下的浩浩,不停朝他摇晃着尾巴,蹦跶着,像是要从一楼的花园里飞奔上来。

    “接好了,孩子”,顾思楷把飞碟朝浩浩甩了下去。

    “干得好,孩子”,顾思楷开开心心地看着浩浩把那个飞碟接在了口里。

    随即,他拨通了电话,“动手。”

    在办公室越想越不对劲的顾澈,打给了盯着陆松仁的保镖,“他今天去哪了?”

    “嗯”,保镖并没有立即说话,而是顿了顿说,“去西海公园了。”

    顾澈站在落地窗前,踱着步子,缓缓才说,“有看到老爷子的人吗?”

    “没有”,这次,保镖回答的很是干脆。

    “有事联系”,顾澈关上了手机,他在落地窗前踱着步子,他单手插进了口袋,还在回味着他爷爷说的话。

    让他稳定的幸福,又是要陆松仁闭嘴。

    闭嘴?

    毒哑他?很想让不是,不能说话还可以写字。

    杀死他?莫非就是这个?

    似乎只有这样子,才能真的稳稳的守住他的幸福了。

    顾澈回想着那么多次,陆松仁咄咄逼人的态度。

    陆松仁,就像是个订时炸弹一样,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炸。

    “叮叮叮”,顾澈接起了内线电话,“说。”

    “顾总,那个远期建材的董事长有点事,刚才打电话来说,会晚点过来开会”,文菡小心翼翼跟顾澈说着。

    要知道顾澈一向最讨厌不守时的人了,她生怕会得到“取消合作”这四个字的回应。

    要知道这个远期建材可是全球招标回来的公司,这一旦出了什么岔子,对公司又是一个不小的损失了。

    倒时候,一旦取消,就意味着那些老股东又要来挑顾澈的刺了,那么他们这些顾澈的下属就一定会被整得很惨了。

    毕竟,老股东不敢正面跟顾澈起冲突,但是欺负顾澈的下属,他们还是不会错过的。

    “知道了”,顾澈现在压根就没有什么心思开会,就算文菡不打这个电话,他也要推迟一下会议了。

    有些事,他想不明白,又或者是他其实是很明白的,他盼望他自己不明白而已。

    让陆松仁闭嘴!

    这个主意很不错,至少不会让他和乔依然之前生出那些间隙了。

    可血浓于水,倘若他今天不出手阻挡,一旦乔依然知道了,那么他们这辈子就真的会完蛋了。

    顾澈越想越不对劲,就又回拨给了他爷爷。

    已关机。

    顾家老宅里的佣人说他爷爷带着浩浩去爬山了。

    这就很明显就是要杀死陆松仁了,而且他爷爷像是知道他会劝阻一样。

    此刻,更让他心力交瘁的是,一直跟着陆松仁的保镖接了电话,而是遗憾地说着,“顾总,不好意思,我们跟丢了。”

    跟丢了?

    怎么可能会跟丢了?

    跟了这么久,一直都没跟丢,偏偏他爷爷今天要有所行动的时候,就更丢了。

    “老爷子给了你们多少钱,竟然这样给他卖命”,顾澈扯了扯领带,就跑向了电梯,“你们在哪跟丢的,他要是今天出了什么事,你们都得死。”

    “这,顾总”,保镖心里是有苦无法言语,他们心里是一点也不想背叛顾澈的,奈何技不如人,“很抱歉,我们是被人刻意撞进了海里,顾总,请相信我们经历了上次太太的事情,我们是绝对忠诚您的。”

    果然是老爷子的手段,为达目的誓不摆休。

    “坐标?”顾澈简单问着,这时候他已经快速地启动了那辆速度最快的法拉利跑车了。

    低沉又厚重的轰鸣声,使得岗亭里的保安们纷纷提高了警惕,他们再次发现是大老板火速跑出去之后,又在议论着,“看样子公司最近很不妥啊,大老板三天两头开快车去力挽狂澜,大家还是尽早另做打算吧,也不知道我们的工资会不会拖欠。”

    “哎,这年代难道就没有一份能做到老退休的工作吗,我还差三年就退休啦,dl的福利这么好,我可不希望公司垮啊。”

    “谁不希望公司好啊。”

    顾澈已经在公路上超越了很多车,那边的保镖还迟迟不肯开口说在哪,他不悦地把喇叭按得很响,“你们是想沉到海里吗?”

    “顾,顾总,您是问我们的方位吗?”受宠若惊的保镖,看着车里其他的人有些不敢相信了,他们这车人现在可都是被锁在车里半沉在海里了。

    “嗯”,顾澈已经用另一个手机号码联系人去确定陆松仁的方位了,“既然你们还有气,自己报警。”

    待他搞清楚陆松仁的方位后,他立刻掉头去往了石荀海公园了。

    他得到的消息是,陆松仁的车被逼近了石荀海公园,他心里忍不住“咯噔”了好几下,他紧握方向盘的手势更加的用力了。

    石荀海公园,那是一个著名的地质公园,那公园里的最有名的就是各种盘山公路,可因为这个公园压根就没有什么盈利的空间,一直荒废着,而那些盘山公路也因为年久失修,路况很差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