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4章 死亡谷-私人婚-
私人婚

第574章 死亡谷

    “段局长,有人在石荀海公园飙车,车牌为xxxxxxx”,顾澈一口气把陆松仁的车牌讲了出来。

    已经忙翻天的段局长,用脸和胳膊夹着手机,不耐烦地翻着白眼又说,“你自己打交通警察的电话去报案。”

    “在你管辖范围内,有地位的外宾出事了,只怕你”顾澈也进了石荀海公园。

    此刻的他压根就没法确定该从哪条路上去盘山公路。

    错中交叉的石荀海公园里面的上山的公路入口就有好几个。

    顾澈这个时候一点也不能再等了,一旦等下去,后果是很不堪设想的。

    “你给我五分钟,我让人给我精准的地标。你们这些有钱人啊,不好好做生意,跑到石荀海公园去飚什么车,活得不耐烦了吗,害人害己的”,段局长的手还没开始拨通上级的电话。

    就听到了顾澈不容置喙的语气,“最多三分钟,超过三分钟,我怕你乌纱不保。”

    “哼,倘若被我知道你滥用警力或是利用警方的力量,就休怪我不讲同学情了”,段局长对顾澈甩完狠话,又理了理身上的警装。

    他既然穿上了这套衣服,就一定要对得起这套制服的重量。

    借助于各方力量,最后确定了陆松仁的车在石荀海公园的三号公路上。

    三号公路?

    顾澈咬紧牙,眯着眼紧盯着前方朝那条有死亡之路的三号公路去了。

    三号公路是s市著名的鬼路,这条路,现在的人都不会走。

    多年前,三号公路还只是一个坟场,当年为了开辟出三号公路,就征用了这片墓地,但是年代久远,有些墓始终没有人来认领,于是施工方就把他们这些无人认领的墓全部葬在了三号公路山脚下的山谷里。

    在三号公路竣工的那天,第一辆通过的观光车,就那么毫无预兆地翻车了,整车人全部摔死在三号公路山脚下的山谷里了。

    据说,山谷里下面有300个墓地,当天死了35个人。

    第一次发生事故,大家都没觉得有什么意外,可渐渐发生的车祸多了,还是在同一个位置,于是渐渐有了这样一个说法,那300个孤魂野鬼就是在找伴,等到死300个人的时候,那些孤魂野鬼就消停了。

    于是,s市本地人是不敢走那条路的,那些从外地慕名而来的好奇游客,不怕死的重走过那段路,有些很邪门的也撞下了山区,就算没摔死的,也都纷纷觉得像是遇上了鬼,过了一段时间之后,据说那些人就莫名其妙的疯了或是死了。

    好一个借到杀人。

    出了事,就可以赖在这个吃人的三号公路上面了。

    “轰轰,嗡嗡”,顾澈踩着油门,一步步追上了陆松仁和他爷爷派来的车。

    顾澈的车技很不错,但是也废了很大功夫才超了一辆车。

    “大少爷,请回去”,当顾澈准备抄第二辆车的时候,那辆车上的副驾驶座上的人朝他吼着做着“不要”的举动。

    顾澈毫不犹豫地摇了摇头,他既然来了,就不打算一个人回去,他望着最前面陆松仁的奔驰车,已经被追到了那著名的“死亡过道”了。

    豹叔,是他爷爷最得力的助手了,也是他爷爷最凶残的手下。

    都已经派豹叔出来了,就足以说明他爷爷对陆松仁是下了杀无赦的命令了。

    顾澈都来不及细想,为什么他爷爷会从做错事想要弥补的态度变成了现如今的残暴了,他脑海里只觉得这可能是陆松仁做了某种逼迫他爷爷的事了。

    陆松仁的车已经就是在小小的过道上,那些出事的车辆,几乎全部都是在哪里出的事。

    “哐哐哐”,顾澈继续卯足了劲,朝着前方的车辆狠狠撞了去。

    那飞快的车速,都把前方的车尾给撞烂了。

    盘山公路很窄,窄到只容得下一辆车的宽度行驶,顾澈压根就超车不过去了,他瞪着远方,狠狠砸着方向盘。

    他脑海里马上就浮现了乔依然哭到没力气站起来的声音指责他对她的亲生爸爸见死不救。

    现在跟在陆松仁车后的还有两辆车,其中一辆已经加速度朝陆松仁的车装了过去,把陆松仁的车撞瘪了在山靠山的那边了。

    很显然,撞车的那辆对和这个结果很不满意,他朝后面的同伙,招了招手,后面的车就退后了几步。

    “嗡,嗡,嗡”,那辆紧紧撵着陆松仁车后的那辆车,已经再次加速度,旨在把陆松仁的车装进山谷里了。

    豹叔满意地把车横在了路中间,他看着顾澈的车在他后视镜里现在一直没有动静了,等到陆松仁一死,一切就正常了。

    可蓦地,他一直听到最前面的那辆车不停踩油门加速,却迟迟不肯撞陆松仁的车。

    豹叔着急地跑下车,却在陆松仁车子的后面,和他们车子的最前面看到了一个熟悉又让人不得不敬畏的人。

    “大少爷,你这又是何苦”,豹叔万万没想到顾澈竟然一声不吭地从车里下来了,还跑到了陆松仁的车后面了。

    陆松仁的车正在吃力地趴着坡,这个陡峭又险峻的地方,把正在给陆松仁开车的阿黄难住了,他着急地问着陆松仁,“老大,怎么办?”

    这地方太险峻了,除了有已经破破烂烂提示这里危险的提示牌而已,还有一堵新砌起来的红砖墙。

    一看,就是故意为了整死某个人故意封起来的墙。

    陆松仁和阿黄此刻是进退为难了。

    他们的车子在刚才的碰撞时,车里的内饰已经被撞坏了,陆松仁的头也磕伤了,他咬牙捂着头,“阿黄,我下车,你趁机跑掉。”

    “不,老大啊,我下去给你掩护,你赶紧逃命,兄弟们应该也快来了”,阿黄嗜血的眼神,瞪着车后,他冲动地就要下车,却被陆松仁拦着了。

    后身后顾澈和那伙人说着什么。

    随后,顾澈狠狠剐了他们一眼,就来到了陆松仁车边,“陆先生,你只有一个女儿,而我可以有很多太太,生很多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