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5章 松手吧-私人婚-
私人婚

第575章 松手吧

    “老大,你不能中计了,千万别下车”,阿黄终究还是没拉得住陆松仁。

    陆松仁也不是个善茬,他在泰国那么多年,早就练成了一个练家子,他一拳朝顾澈的头挥了过去,就被顾澈躲开了。

    “我劝你”,顾澈的话还没完,就看到豹叔从旁边的杂草里冲了出来,那速度快到顾澈还没反应过来,陆松仁的身子就在空中划了一条弧线就朝山谷里栽了下去。

    “不要”,顾澈只觉得头皮发麻,他的声音足以撼动整个山谷了,他连忙匍匐在地上拽住了陆松仁的手。

    “姓顾的,你给我躲开,休想猫哭耗子假慈悲了,我们老大我来救”,阿黄的话才说完,就被人从后面袭击晕倒了。

    此刻,顾澈手上的青筋凸起了,他一只胳膊抱着大树,一只手扯着陆松仁。

    “大少爷,松手吧,松手了大家都解脱了,只要陆松仁一死,今天的事就没人知道了”,豹叔蹲在顾澈身边好言相劝着,“大少爷,你何必要救一个逃犯。”

    “哈哈,顾思楷这个老乌龟,当年就不敢承认他的罪行,害我当了替死鬼,现在又要杀人灭口,他真以为弄死我,他那些破事还有他想掩盖的事实就没有人知道吗?”陆松仁甚至已经主动挣脱着顾澈的手了。

    顾澈死死地盯着陆松仁,“你就不怕你死了之后,我抛弃你的女儿,不要她现在的孩子,让她这辈子过得生不如死吗?”

    他又怎么舍得那么对乔依然,可是现在是非常时刻就只有非常对待了。

    “你敢,我就算做鬼了也不会放过你的,”陆松仁皮笑肉不笑地说,“我已经跟依然相认了,她要是知道我死了,会有人告诉她今天发生了什么事。哈哈,你就等着你这辈子都见不上你的孩子,看着你们顾家人受折磨,我就是开心。”

    陆松仁一点也没活够,甚至于他觉得他的人生才刚刚开始,他才刚刚跟自己亲生女儿建立了友好的关系,可现实已经没有他的退路了。

    那几车人轰走了他的保镖,又把他引到了这个陷阱。

    今天,救兵还没来之前,他就是瓮中之鳖了。

    人总有一死,他要像二十几年前死的那般有骨气,也不要屈从。

    “既然那么想看顾家人笑话,你怎么可以去死”,顾澈已经使劲地把陆松仁往上拉了,可是他明显感受到了他的身子正被人往后不停地拉。

    “赶紧把大少爷拉上来,他要是出事了,你们通通都要陪葬”,豹叔担忧地帮着手下,企图把顾澈和陆松仁给分开。

    可是顾澈坚定的信念和力量实在是太大了,每次才掰开也一点顾澈的手,就马上又被顾澈给握住了。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顾澈知道他的体力始终是有限的,若是一直保持这样的姿势,陆松仁是必死无疑的。

    他朝陆松仁使了个颜色,已经精疲力竭,头上尽是血液流窜的陆松仁眨了眨眼。

    于是,他俩那么稍稍一配合,顾澈和陆松仁双双都爬上来了。

    “送大少爷回去休息”,豹叔虎视眈眈地看着陆松仁,他毫不避讳着顾澈在场,就对陆松仁对粗了。

    在豹叔的腿还没踹到陆松仁的时候,就被顾澈给反踹在地上了,“回去告诉老爷子,我的事让他别管了。”

    几番较量之下,豹叔不得不放弃了进攻。

    大少爷,他们谁也不敢伤,最后豹叔请示了顾思楷才不情不愿地撤离了现场。

    看着他们走后,顾澈把阿黄给陆松仁搬进了车里,“你消停点,我能保证你在s市的安全。”

    言毕,顾澈把方巾递给了陆松仁。

    “我不屑用你们顾家的东西”,陆松仁硬朗地任凭血液往下流也不接受那能捂住伤口的方巾。

    “那就不要再打顾家媳妇的坏主意了。如果不是依然,我会站在对面看你是怎么死的”,只是因他是乔依然的血缘上的父亲。

    就算陆松仁对他有再多的威胁,任凭他是多么不是个东西,他,顾澈,都不能这样做。

    “你少猫哭耗子假慈悲了,我不是不会相信你的,滚开,我要走了。”

    “今天的事,能发生一次,就会发生一百次,如果想跟你女儿在一起,就识趣点”,顾澈一步步朝着他自己的车走了去。

    陆松仁,朝着他背影嚷了一句,“我会让依然的孩子正常出生的,我们之间的恩怨,等她生完孩子再说。”

    “ok”,这可是顾澈这些天听到的最好的消息了。

    只要孩子能平安先生下来,一切就显得没那么棘手了。

    当顾澈一身灰回到家里的时候,吓得乔依然上蹿下跳的,“老公,你是不是被人打劫了,怎么一身土啊?”

    “也有可能我跟某个女人钻玉米地去了”,顾澈大而化之的抱着乔依然说着。

    这个女人,就这么一辈子是她的,一定要,必须要。

    “切,你当我傻子啊,”乔依然只觉得她的真心没有被好好对待,推开了顾澈,“我才没有你那么傻呢?”

    “我怀孕了,又不是你怀孕了,你怎么这么蠢呢。”

    她只觉得怪怪的,但是顾澈什么又不说。

    这个晚上,乔依然在梦里又梦见了高雅澜。

    梦里,高雅澜眼中,她带着她标得体优雅的笑容,用着很平常的语气说着,“就这么一点事就急眼了,你还是年纪太小了,太不成熟,太经不住事了,这样的你合适在阿澈身边吗?”

    “合适不合适,只有我老公知道,轮不到外人对我指指点点”,乔依然只觉得她的心好疼,这种遭遇朋友的背叛,让她感觉像是被人从后背插了一刀。

    高雅澜伸手拍了拍乔依然的肩膀,但被乔依然躲开了。

    “没领结婚证,又怎么是夫妻呢”,高雅澜直言不讳,她心里有过一丝不忍,“乔依然,你总归还是单纯的吧。”

    “仔细想想,你这么单纯简直是蠢的女人,按照我高雅澜高傲的姿态,我是不屑与你乔依然去竞争的。”

    “只是,我们现在是情敌。你这个极其愚蠢的乔依然也入了我高雅澜的眼。”

    “顾澈,她高雅澜不愿意放弃。”

    ”不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