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8章 血糖低-私人婚-
私人婚

第578章 血糖低

    爱情的世界里,又怎么容得下三个人同行呢。

    乔依然叹了几口气,又看了看手上打算送给郑彦的请帖,她给他发了信息,“十二月十五号,是我的婚礼,希望最照顾我的童哥哥可以参加,请帖我交给馨茹转交给你吧。希望你来。”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可为什么又不是这样呢?

    想起最后一次见面时候,她说的那些话,她现在想想是不是太过分了,就算时间能重来,她也要那么做。

    “依然?你不会就是那个网上那个蛋糕店的老板吧?”陆松仁愕然地望着她,又指了指她身边的蛋糕。

    “您该不会是‘血糖低的boy’吧,”乔依然只觉得这世界太小了,小到她都有点变扭了。

    陆松仁今年恰好五十岁,虽然不老,但跟boy的距离也太大了点,见到乔依然一时半会接受不了的呆愣样子,他只觉得有趣,就坐在了她身边,“活到老,学到老嘛,你们年轻人不就是爱boy和girl的自称吗?”

    边说,陆松仁一边解开了蛋糕外面的包装,他看着那最原始做法的海绵蛋糕,很满意地点了点头。

    松软适当,想必味道也是不错的。

    “哦,哦,哈哈”,乔依然心里还是觉得好别扭,但又觉得不就是一个网名吗,没什么大不了。

    “我见您网名是血糖低的boy,我就以为您血糖真的低,所以我给您带了一块切片蛋糕,这个一点也不油腻,但是糖分会比这个海绵蛋糕要高,”她逐渐恢复了正常,又震惊地指了指他的头问,“陆叔叔,您头怎么受伤了?”

    “不小心撞伤了,”陆松仁随手就把那切片蛋糕拿起来咬了一口,忍不住对她竖起了大拇指,“很好吃,手艺真不错。”

    那甜腻吃在嘴里一点也不厚重,却又有着蛋糕该有的甜味,那度是恰到好处了。

    陆松仁现在对这个女儿是越来越想靠近了,这个丫头对她收起利爪的时候,还是很可爱的。

    “您的头是不是很疼啊?”乔依然心里虽然对陆松仁在心里有跟刺,可这毕竟是她爸爸的恩人,她不能坐视不理,“您那些手下跟班呢,怎么不送您去医院?”

    “看出来我是自己瞎包扎的了?”陆松仁还担心着他这迟钝的女儿看不出来呢。

    她点头如捣蒜,站起来担忧地望着他说,“在家里撞得吗?不知道家里那些家具有没有锈,您一定要去医院打破伤风的。”

    “一点皮外伤而已,我年轻的时候逃难,那些伤可比这严重多了”,陆松仁才说完就把手臂上的刀疤秀给了乔依然看。

    她第一反应就是往后躲了躲,从小就是乖乖女的乔依然,从来不跟人打架,也不会去看那些打架斗殴的事情。

    在她眼里,那些身上有不少刀疤的人,差不多就可以跟坏人联系上了。

    望着乔依然那胆小往后躲的样子,陆松仁赶紧就把袖子给放下去了,他咳了咳,又皱着眉捂着头说,“依然,我这头有点疼,能不能送我去下医院啊,就在前面的那个路口。”

    “好”,乔依然连忙朝不远处的保镖招了招手,阿壮让别的保镖搀扶着陆松仁,他小声问着她,“太太,这是个危险人物。我觉得很有必要您现在远离他。”

    毕竟是曾经绑架过乔依然的人,他不敢掉以轻心。

    乔依然闭了闭眼说,“他现在不会伤害我的,你放心,这不是有你们在吗?”

    “以我专业意见,我希望您现在马上跟他保持距离”,阿壮一直挡在乔依然身边,生怕她和陆松仁隔得太近了。

    “这是我爸爸的恩人,他不会再伤害我的,我只是送他去医院”,乔依然也不想跟陆松仁有太多的交集,可是这遇上陆松仁受伤了,她不管,又觉得心里过意不去。

    就算是个陌生人,她都会帮助,更何况这是她爸爸的恩人。

    “太太,请不要让我难做”,阿壮已经拿出了手机。

    他的意图再明显不过了,就是乔依然不听劝,他就要跟顾澈联系了。

    走在前面的陆松仁还没等到乔依然赶上去,他微笑着朝后瞟着,看着乔依然身边保镖凝重的样子,他指了指搀扶他的保镖说,“依然,你怀孕了,就不要往医院去了,就这个小伙子扶我去就行了。我受伤的事别告诉你爸爸了,他那人太热心了,我有点受不了。”

    她望着陆松仁那纱布上不断有血沁出来,她小声对阿壮说,“顾澈那边我亲自跟他说,他花了那么多钱请你们回来,就是为了保证我能自由和安全。”

    阿壮无奈地把手机塞进了口袋,只得跟着乔依然一起送陆松仁去了医院。

    一到医院,陆松仁就下了逐客令,“依然,你回去吧,医院有医生护士。医院细菌多,对孕妇不好。大家都盼望着你生个健康可爱的孩子呢?我给我表弟打电话就好了,他马上就会过来的。”

    乔依然不放心,就陪着陆松仁检查着。

    “先生,您这得住院,需要拍片检查一下有没有脑震荡?”医生指了指乔依然说,“年轻人,工作再忙,你爸爸还是要顾好的,要不然以后可有你后悔的时候。”

    这个医生是个四十出头的男医生,他以过来人口气说着,“子欲养而亲不在的悲伤,除了我在医院天天见到之外,我也亲身经历过了,我不希望有人跟我一样活在后悔里。”

    “这不是我”她的话还没说完,看诊室的门就被人焦急地推开了,“表哥,我早就说要早点”

    “哦,依然,我表弟来了,你赶紧回去吧”,陆松仁打断了任颂鹿的话。

    这声音让乔依然觉得很熟,当她看到任颂鹿走进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惊讶了,“你们是表兄弟?”

    “咦,依然,你怎么认识我表哥?”任鹿颂看出了乔依然脸上那质疑又有些反感的表情,“是不是你半路发现我表哥走不动了,谢谢你,谢谢。”

    “依然是我老朋友的女儿”,为了消除乔依然的顾虑,陆松仁还是违心地说出了这句话。

    任鹿颂激动地感激完乔依然就关切地问着医生陆松仁的病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