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9章 被带回大宅-私人婚-
私人婚

第579章 被带回大宅

    回家路上,乔依然总是觉得哪里很不对劲,甚至有一种任鹿颂是故意接触她的想法。

    她让司机把车子停在别墅外,她一个人吹着晚风沿着海边鹅暖石小径边走边思考着。

    “大少奶奶回来了,那走吧。”

    乔依然还是没想通,可是肚子饿了,她才进别墅的大厅,就听到了一个熟悉又尖锐的声音叫着她。

    低着头的她,朝着那声源望去的时候,在地上看到了大大小小三个行李箱,她心里一紧,立马抬头就可能到了那跟教导主任一样严厉的夏管家。

    夏管家,她的行李箱,让她走?

    这一幕有些太熟了,乔依然不由自主地就往后退了几步,想逃离这个地方。

    一切不是好好的吗?为什么又要赶她走?

    爷爷,他终究还是不同意他们结婚吗?

    “阿澈呢?他回来没?”乔依然并没有跟夏管家打招呼,而是看着正在低头整理着行李箱的云姨,她的语气有些焦灼。

    这次,她说什么也不会走了。

    她,是顾澈的合法妻子,她有权利能住在这个房子,就算要她走,也要顾澈亲口对她说。

    “大少奶奶,您误会了”,绷着一张严肃脸的夏管家,朝乔依然走进了几步,但她明显就看到乔依然很是避讳地又往外退了几步。

    对于这个并没出生于名门的女人,夏管家心里很是鄙夷的,可没办法,她的工作就是要伺候这个普通女人回大宅,“是老太爷请你回去安胎,他怕您不肯回去,已经在来的路上了。”

    “回老宅?”乔依然错愕了,爷爷对她态度已经不像是最开始那般热情了,要她回去住,还是找借口赶她走呢?

    究竟又是发生了什么?

    “我在家里住着很舒服,谢谢夏管家了,我饿了,又有点累,先回房了”,乔依然在面对盛气凌人的夏管家时,不再是以前那个唯唯诺诺的样子了。

    既然她是被叫作“大少奶奶”,那她就没必要再像个小媳妇一样,什么都听夏管家了。

    她自信地抬着头从夏管家身边走过,夏管家很明显地不悦,但又不看着乔依然的腹部不敢发作,只好咬碎牙往肚子里吞,语气还是尽量谦卑,“那我在楼下等大少奶奶休息好了,再跟我走。”

    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丫头倒是很刚开始进顾家的时候变化了很多,居然敢不把她放在眼里了,顾海峰的老婆施艳进了顾家这么多年,都不敢给脸色她看。

    好,乔依然,以后的日子还长,等着。

    夏管家又不是个善茬,她正襟危坐在客厅里,对着乔依然上楼的背影说,“老太爷的年纪大了,还请大少奶奶懂点事。”

    这次连爷爷都要亲自出马了,乔依然心绪不宁地回了房,云姨端着吃的没一会也上了楼。

    瞅着乔依然心事重重的样子,云姨安慰着情绪不佳的乔依然,“依然,你多吃点,阿澈我已经告诉他了,他下午临时去了外地,晚上晚点还是会回来的。”

    临时去了外地?

    为什么她都没听他提起过?

    很不对劲,超级不对劲?

    “我不想离开阿澈,我不要离开他,我们都有孩子了。”乔依然忍不住想咆哮,为什么总有人想要破坏她和顾澈。

    “怕什么?”云姨坐在床沿边,舀了一口汤就往乔依然嘴边送,“阿澈的外婆只是去旅游了,不会那么快回美国的,有外婆在,不怕。”

    心情不好,食欲也不佳,可乔依然也不好意思让云姨喂她吃,她无精打采地喝着汤,又感叹万千地说着,“这次又不知道是为什么?”

    “我总感觉爷爷还是因为上次的事很不待见我,我也不想阿澈跟爷爷之间起争执。我们这还有十几天就要举行婚礼了,这要我离开阿澈,我总觉得不是什么好事?”

    上次的教训她可是记得顾澈的训斥,她不能被人赶就走的。

    除了顾澈能赶走她,谁也不可以赶她走。

    这次又是为什么呢?她这次可是跟顾澈是领的具有合法效力的结婚证了。

    “哎呦,小心点,依然都烫到你的手了。”云姨慌忙地把乔依然的手上的碗给撤走了,又不停给乔依然吹着手背,“待会耗到老太爷来了,我要求跟你一起走,我就不行老太爷不卖我这个面子。”

    当年,顾海峰和宁芳就是商业联姻,云姨作为娘家人跟着宁芳来到了顾家,谁也不敢指使她做事。

    这都是看在宁家的份上,也是看在宁芳敬重云姨的份上,云姨在顾家除了伺候宁芳和顾澈之外,谁也不伺候了,她在顾家的地位不是一般的仆人。

    “好吧”,乔依然很无力地叹了口气。

    毕竟天高皇帝远,在顾澈还没回来的时候,也只好想出这个办法了。

    半个小时候,顾思楷来了,他的态度很简单,“依然,阿澈去老家请长辈过来参加你们的婚礼了,家里那些长辈想见见你,你最近就住在大宅里让长辈们多认识认识你。”

    跟云姨面面相觑过后,乔依然点了点头,她这要说“不”,就太不懂事了,“那麻烦爷爷了。”

    这个理由很充分,可是乔依然总觉得心里很不踏实,她紧紧握着云姨的手,“爷爷,我怀孕后,食量大涨,阿澈他只放心云姨做的饭菜给我吃,云姨我想也带着一起过去。”

    顾思楷的眸光落在了乔依然的腹部,点了点头。

    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跟着顾思楷回了顾家位于市中心的大宅,乔依然紧紧握着云姨的手,她对这里的一切人和所有都保持着警惕的状态。

    “嗷嗷嗷”,乔依然才下车,就听到了一个清脆的狗叫声,她忍不住勾了勾唇角,“浩浩。”

    顾家大宅的花园现在是灯火通明的,尽管是晚上了也足够看得清楚花园里的一切。

    “浩浩,浩浩”,乔依然忍不住弯腰拍手去迎接那巨大身形的金毛狗了。

    那可是然然的儿子,生命的延续可真不错,仿佛看到浩浩就是看到了然然一样。

    “依然,小心点,你现在可有身孕了。”云姨看着乔依然对那个来势汹汹的狗一点也不避讳,她挡在乔依然身前护着。

    那蹦跶得异常欢腾的狗,路过乔依然的时候压根就没看她,而是跑到了大门外,嗅了嗅顾思楷,就继续朝着外面大声嚷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