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0章 有他在,不怕-私人婚-
私人婚

第580章 有他在,不怕

    乔依然好奇地跟出门外看了看,就看到了熟悉的黑色宾利。

    那辆车像是装了翅膀一样,明明上一秒还只看得到影子,下一秒就在她面前停下了。

    那车子才挺稳,浩浩就像野生动物园里的猛虎一样,使劲拍着驾驶里的窗户。

    “嗷嗷嗷”,浩浩看着车里的顾澈不是首先看它,而是最先看的乔依然,它不悦地转身对着乔依然蹦起来很不友好地吠了起来。

    它前面一双爪子匍匐在地上,后腿又格外用力地在地上使着劲,像是要随时袭击乔依然一样。

    “浩浩,舔她,跟她玩”,顾澈并没有直接打开车门下去,而是拉下了车窗,拍着车门,指着乔依然对它说。

    “呜呜”,浩浩很不高兴望着顾澈的方向舔了舔它自己的爪子,又跃跃欲试地朝顾澈走了去,双爪趴在顾澈的车门上舔着顾澈的手,可他把手给收了回去,而是指着乔依然。

    “那是我的老婆,也是你妈妈以前的主人,以后不许对她不客气”,顾澈拧了拧浩浩毛茸茸的耳朵,浩浩委屈的眼睛里泛着泪花,尾巴很无力地摇着。

    顾澈顺了顺它的头,“你是个乖孩子,听话,去跟依然姐姐玩会。”

    “嗷嗷嗷”,浩浩像是听懂了一样,望了望乔依然,就小跑了过去,它坐在乔依然面前,抬起一只爪子,拍了拍乔依然的腿,直到她看它的时候。

    浩浩又友好地把爪子伸得长长的。

    “你好啊,浩浩”,乔依然觉得这个狗狗真有意思,还会主动索要握手。

    她弯腰握着浩浩的爪子又摸了摸它,浩浩这才调头朝下车了的顾澈飞奔而去,一直围着顾澈转圈圈。

    “它很乖的”,顾澈牵着乔依然漫步在顾家老宅的花园里。

    市中心的半山区,是一群资历很悠久的有钱人住宅区。他们都是各自在很多年前就买下了自家周围很大一块地,给自己家人居住。

    住在这里的人都是不差钱的主,大家都暗里地达成了某种默契一样,都不出让各自家里的地,维持半山低层静谧的环境。

    就算在房地产最高峰期的时候,这里也不曾有人出让土地。

    这里的房子,他们就算不住,空着也不会转卖或是出租,新搬来的这里的人必须要得到这边超过半数的人才能同意。

    可s市的有钱人圈子,又各成一些圈子,每每有人想高价买房子过来住,最后都是不了了之了。

    渐渐的,半山区就成了s市上流社会的尖端层。

    乔依然发现半山除了拥有传说中那些虚名之外,这里的风景也是极佳的,可以把整个s市的市区美景尽收眼底。

    “晚上住一晚,明天我们就回家”,顾澈脱下了他的西装套在乔依然的身上,他们坐在了花园里的座椅上,浩浩也调皮地爬到椅子上,紧紧靠着顾澈坐着。

    “哎呦,还真是你的狗,你看它怕你冷,故意靠着你”,乔依然靠在顾澈的怀里,伸手拍着浩浩的头,“我们明天就走,爷爷会不会生气,他可是让云姨给我收拾了三大行李箱呢?”

    月色很明亮,落在顾澈棱角分明的脸上,使得他的五官是更加的立体和深邃了。

    她花痴地盯着身边的男人,心里美滋滋地感叹着,这真的是她的男人吗?

    “宝宝不会喜欢这里闹哄哄的”,顾澈把她整个人抱在怀里,又摸着她的腹部问,“今天出去累不累,宝宝有没有踢你。”

    “它还小啦,我现在还只能感受到一些胎动而已,踢还得等一段时间吧”,瞧着他关心她的样子,乔依然着实觉得别人呵护的感觉真不错。

    她还真希望肚子里的孩子是个顾澈的翻版,跟他长得一模一样,最好跟他一样对她呵护备至的。

    “老公,我今天在外面”乔依然犹豫着还是想把陆松仁的事跟他说说。

    她的话还没说完,顾澈的电话就响了,“来了。”

    “依然,我老家的亲戚到了,我们去客厅里迎接他们一下”,顾澈缓缓把乔依然抱起来,她好奇问着,“你不是去接他们了吗?为什么你提前那么久到了啊?”

    这个理由乔依然也想到了,一定是放心不下她呗。

    她故意想听他的回答,顾澈本就不是一个善于讲情话的男人,他捏着她下巴,吻了一会,才说,“嘴巴突然就一股苦味,想吃点甜的,就赶回来了。”

    那毫无征兆的吻,使得乔依然压根忘记了要配合,也忘记了要回应,她低着头回味着,又不时偷偷望着顾澈。

    当发现他也时不时看她的时候,她就笑得更开心了。

    顾家的亲戚众多,乔依然压根就记不清楚那些人的称呼和他们的长相,她就被顾澈牵着,一个个跟着顾澈叫着,顺便又收了一圈红包。

    晚上,躺在顾澈的房间里,乔依然坐在床上拆着红包,对着伏案工作的顾澈说,“老公,今天这是见面礼,那到时候我们正式婚礼,这些长辈又要给,我岂不是要发财了。”

    乔依然随便抽了一个红包出来都是厚厚一叠,至少一万块。

    回头,顾澈就看见乔依然财迷一样地沾着口水数着钱,就关上了台灯,把她手上的红包全部用个袋子装了起来,“睡觉,有什么好数的。”

    三秒后,房间里就黑乎乎一片,乔依然惦记着那没数完的钱,“我们不是应该做做笔记,三奶奶给了多少,四爷爷给了多少,以后他们的孙子女结婚,我们都要还得。”

    “到时候唐浩宇会做好的”,顾澈显然不想跟她说这些话题,而是在她耳边吐着热气说,“这是我从小睡到大的床。”

    “哇哦,好有罪恶感,那我岂不是玷污了一个未成年少年了”,乔依然玩性大起,扯着顾澈的睡衣,舔着嘴唇,色眯眯地说着,“今晚,我要穿越时空去染指未成年美少男。”

    那些年少时候在这床上做过的限制级的梦,他心里有些蠢蠢欲动。

    他含着乔依然的耳垂,一下下化被动为主动,大手已经开始脱她睡衣了,“轻点,好吗?”

    全身已经酥麻一片的乔依然,软糯地取笑着,“你总算憋不住了。”

    猴急的男人和女人,就像干柴和烈火一样,燃烧了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