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1章 爷孙俩的炮火-私人婚-
私人婚

第581章 爷孙俩的炮火

    翌日一早,神清气爽的两人,贪恋地望着对方,差点又擦枪走火了。

    毕竟是在老宅里,两人都有所顾忌,只是简单地吻了一会,就起床了。

    “中午我就回来接你回家,你在这里跟浩浩好好玩半天就好了”,顾澈凝着给他认真系着领带的乔依然。

    这个脸上还又很多绒毛的小女孩,他实在是不放心放在这个人杂混龙的大家庭里。

    “看什么看,再看要收钱啦”,她被盯得耳根子都红了起来。

    两人很久没有像昨晚尽兴了,她脑海里竟然还在回味昨晚的放纵与热烈,他还一直盯着她看,很羞耻的好不好。

    尤其是对上他那深情又专注的眼神,她可真想把他扑倒算了。

    “昨晚交了那么多公粮,总该够了”,顾澈干脆捧着她的脸仔细观察着,“看来昨晚没有白做工,脸色红扑扑的。”

    蓦地,乔依然就觉得脸上快烧起来了,她推搡着顾澈的胸膛,“你给我闭嘴。”

    “要顾太太帮忙”,顾澈主动把薄唇送到了她面前,当乔依然又笑着正要送上香吻的时候,顾澈又躲开了,“不能经常吃猪肉,就不要让我看见猪跑。”

    言毕,他就勾着唇,牵着乔依然缓缓朝着楼下走了去。

    “顾澈,你才是猪,你就是头属饿狼的猪”,乔依然忍不住扶了扶腰,要不是她怀孕了,她昨晚一定会没命的。

    “云姨,依然的早餐好了吗?她从昨晚就一直在说饿”,牵着乔依然坐在餐厅里,又小声在乔依然耳边说着,“昨晚,总该饱了吧。”

    看着他若无其事地接过云姨递过来的早餐,乔依然忍不住在桌下掐他大腿,咬着牙在他耳边威胁着,“你是不是又想念书房里的床了?”

    “赶紧吃吧”,顾澈笑得人蓄无害的样子,气得乔依然恨不得把那碗营养粥喂给他头发吃算了,“我喂你吃,既然你这么喜欢这里,我们就不回去了。”

    “骗子,我自己长手了”,不想搭理这个不要脸的男人了,乔依然不客气地接过他手上的勺子,想远离他坐,却又看到了顾思楷从别墅外走了进来,她只好保持着甜美的微笑起身,“爷爷,早安。”

    顾思楷像是有些意外见到乔依然,“这么早就起来了,孕妇不都是嗜睡吗?”

    “肚子饿了,就起来了”,乔依然毫不过脑子地就说了出来,她能感受到顾澈勾了勾嘴角。

    天啦,她哪里是肚子饿了就起来,而是她不好意思睡懒觉好不好。

    真是着了顾澈的道了。

    “好,好,那就好”,顾思楷满意地摸了摸胡须,“依然,你赶紧坐下慢慢吃。”宁老太太说那孩子是强而有力的心跳,又皮,还这么能吃,看样子是个男孩。

    已经很久没看到顾思楷对她这么和蔼了,乔依然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坐了下来,但是她不好意思继续吃了,“爷爷,您也一起吃早餐吧,怎么没看见四爷爷他们?”

    “山上打太极去了,人老了就是睡眠少,”顾思楷回答完,又站在顾澈身边问,“dl最近运行怎么样?那股价波动的太频繁了,有什么事记得找爷爷帮忙?”

    一向对自己公事很自信的男人,缓缓说着,“爷爷有这功夫,不如给您重孙取个名字更好。”

    这个孙子,就是什么事都爱一个人扛,顾思楷倒也很是欣赏他这个特质,“行,反正我这个太爷爷是不会让我重孙差钱的。”

    在一旁的乔依然开心地感谢着,“我替宝宝谢谢爷爷。”

    无论顾思楷对她成见有多大,他总算同意她跟顾澈在一起了,还积极筹备着他们的婚礼,她对这些都很感恩。

    可她望着顾澈却脸色沉了下来,他寡淡地说着,“爷爷以后不要再插手我的事情了,我说的什么您心里清楚。”

    瞬间,乔依然就见顾思楷慈祥的脸皱了皱,那满是皱纹的脸上变得冷峻了起来,她拉着顾澈的衣袖,示意他注意点态度。

    “你要是处理的好,我还会出手吗?”顾思楷就是明白顾澈的心不够狠毒,他才计划做掉陆松仁。

    如何摧毁一个定时炸弹?答案就是摘掉它让它爆炸。

    “爷爷如果处理的好,为什么时隔多年还有后患呢”,顾澈把乔依然晃他衣服的手握在了手心。

    这一大早火药味就太浓了吧,乔依然很有些害怕了。

    这硬碰硬的局面要怎么收场呢?

    两个都是牛脾气的男人,乔依然脑海里冒出了一个装肚子疼的想法,那样就会让这剑拔弩张的局面消停点了吧。

    她酝酿着要如何开始的时候,顾思楷坦然地笑了起来,“我比谁都希望看见成功,也比谁都希望看见你失败到一塌涂地。”

    “啊?”乔依然讶异地发出了声。

    “别怕,依然,那些不能吃亏的地方,我一定会拦着阿澈的。我希望他失败,也是为了赶紧让他回来接海乾的班”,顾思楷说完,就上楼去了书房。

    对顾澈这个不够心狠手辣的小子,顾思楷的法子多得很。

    顾澈一大早的好心情完全没有了,姜果真是老的辣,老爷子这是要逼他回海乾。

    他吃完早餐后,嘱咐了乔依然几句就去了公司。

    送完顾澈,乔依然就在花园里跟浩浩玩了起来,“浩浩,让姐姐看看你的脖子上的牌牌好不好?”

    颇为配合的浩浩仰天躺在草地上,任凭乔依然拿着它的牌子玩了起来。

    “没错,你就是然然的孩子”,乔依然看着那熟悉的牌牌,感叹着世界上缘分的奇妙,抱着浩浩亲了又亲。

    在书房里看着顾澈的车子消失在视线里了,顾思楷在书房里踱着步子才下楼。

    “依然,地上脏,”顾思楷朝她伸出了手。

    “哦,谢谢爷爷”,乔依然没多想,就把手递给了顾思楷,他还是个很有力气的男人,虽然年纪接近古稀了。

    跟着顾思楷走到了后花园,他严肃地望着远方说,“阿澈从一出生,我就对他寄予了厚望。”

    这样的说辞,不就是摆明了对她这个孙媳妇不满意吗。

    “爷爷,对不起,我让您失望了”,乔依然抬起头看着顾思楷,她不卑不亢地说,“总有一天,您会觉得我能陪得上阿澈。”

    他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