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2章 要不要-私人婚-
私人婚

第582章 要不要

    “如果你离开了阿澈了,我不会让你好过的”,陆松仁这个定时炸弹只要一天不拔,顾思楷心里就不踏实。

    这话的意思是不让她离开吗?

    乔依然愕然了,这爷爷刚才的开场白不就是各种瞧不起她吗?

    她小心翼翼回答着,生怕哪里说错了,“无论发生事,我都不会离开他的,我是真的很爱他。爷爷,您能不能看好我,我会让阿澈一辈子都幸福的。我之前以前的误会让您心里对我有了偏见,可不可以请您不要带有色眼镜看我。”

    “阿澈他不是个眼里容得下沙子的男人,如果我真的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他一定不会放过我的。我想您的孙子,您比我更了解,是不是?”

    既然都要当一家人了,她不希望各自的心里有着那种疙瘩。

    “我的孙子”,顾思楷发觉他并不是那么了解顾澈,这个孙子在商场上的手段比他要辣,只是可惜在感情上不够利索,“我希望他幸福,你如果做不到就别怪我不客气。”

    慈祥的老人,此刻面色冷冷地,说话的语气也是带着各种狠厉,仿佛乔依然做不到,他就会弄死她一样。

    对于这个自信,乔依然还是有的,“如果不是我在阿澈身边,我不敢保证,如果是我在他身边,我敢保证他一辈子都是幸福快乐的。”

    顾澈不快乐,这是他身边的人都能感受到的,包括乔依然也总觉得他不快乐的时候太多了,云姨总说顾澈遇见乔依然之后,已经比从前快乐很多了。

    在乔依然还不知道顾澈妈妈的去世原因时,她以为她就摊上了这么一个骨子里快乐少的男人了,后来知道了原因,她也能理解他心里快乐不起来的原因了。

    “年轻人,不要把话说太满”,顾思楷眉头没有蹙的那么厉害了,他指了指他们面前的石桌椅,“这是我早上专门要人铺的坐垫。”

    那四个石凳子,只有一个是扑了坐垫,乔依然带着忐忑的心情坐了下来,“谢谢爷爷。”

    爷爷就算不喜欢她,也对她肚子里的孩子还是疼爱的吧。

    “你要是真想感谢爷爷,就记住你今天说的话,无论发生都不离开他”,顾思楷布满纹路的眼睛,死死锁着乔依然。

    “一定不会离开他”,乔依然不懂,为什么爷爷他这么怕她离开,爷爷他不是应该讨厌不满意她的吗。

    像是猜中了乔依然心里的疑惑,顾思楷“哈哈”地笑了起来,“在我眼里,这世界上没有那个女人能配的上我的阿澈。”

    这种男方家人的心态,还真是在婚恋思维里很常见了,尤其是顾澈这种天之骄子,乔依然尴尬地笑着点了点头。

    浩浩也慢悠悠地晃到了他们身边,蹲在了乔依然身边,左看看乔依然,右看看顾思楷,像个偷听大人谈话的小孩子。

    “浩浩,来”,顾思楷拍了拍手,浩浩就趴在他脚上,又躺在他脚边仰天而躺等待抚摸

    “我们这么大的家族,这么大的别墅里,平时也就我和浩浩在”,顾思楷蹲在地上逗着浩浩,他语气里有些感伤,“我老了,只希望阿澈能幸福,他妈妈的事情,是我们顾家对不起他。”

    浩浩像是能懂顾思楷的悲凉一样,从地上腾地起来,就伸出爪子搭在顾思楷的肩上,像是要给顾思楷拥抱一样。

    “乖孩子,就你最乖了,一直陪着爷爷”,如果这只是一般老爷爷讲这个话,乔依然并不会觉得有什么异常。

    可富可敌国又一直叱咤商场的顾思楷说这个话,乔依然就觉得很不对劲了,“爷爷,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此时,顾思楷缓缓地笑了起来,他想从地上起来的时候,拒绝了乔依然的搀扶。

    “年纪大了,想过过儿孙绕膝的生活”,他笑得很慈祥,完全就没有了方才那种强势的气势了。

    就只是一个普通的老人而已。

    “爷爷,等宝宝出生了,让宝宝成天黏着您玩”,乔依然试图缓解顾思楷心里那抹忧伤。

    她想说为什么不让阿谦住在这里,可一想到她老公顾澈,她又把这句话给吞下去了。

    一个能跟自己爷爷叫板的男人,你能指望他容得下小三生的弟弟吗。

    “那时候,我就老得走不动了,小孩子就不喜欢跟我玩了”,刚强一生的老人,不愿意服老也不行了,“孩子生了,带着孩子就住在这里吧。”

    不是命令,也不是强求,而是一个老人对后代的喜爱与向往。

    “好,爷爷,”乔依然觉得这样子或许还不够,“我会尽量帮着缓解一下阿澈和阿谦的关系,他们两兄弟的感情其实很深的。”

    昨晚,趁着顾澈洗澡的时候,乔依然翻他书柜的时候,在一本书里她看到了顾澈写的几行字,“妈妈,对不起,我今天放学看见阿谦被人欺负,我忍不住上前去帮助了,可最后我恨我自己,又把阿谦给打伤了。妈妈,如果阿谦是您生的孩子该有多好。”

    顾思楷讶异地望了望乔依然,他浑浊的眼睛都亮了起来,他是多么盼望大小两个孙子能一起陪他吃顿饭。

    十点的时候,顾谦来了,他有些不知所措地跟乔依然打着招呼,“大嫂,爷爷说家里来了长辈,我只是来打个招呼就走。”

    “我又不是你吃人的大哥,放心待着吧”,她心里对顾谦的那些复杂感情隐藏了。

    大人们那些纷纷扰扰的关系,不应该是由他们小辈来承担的。

    “呵呵,还是大嫂对我最好,我以为大嫂你都不想再见我了”,顾谦不好意思地说着。

    “怎么会,我们宝宝的宝贝叔叔啊,”乔依然佯装轻松地跟他说着话。

    昨晚,那些长辈避讳着顾澈就在互相问着,“怎么阿谦和海峰不出现。”

    对顾海峰,乔依然不敢善做主张,但是顾谦,乔依然敢,因为顾澈他心里就很紧张这个弟弟。

    客厅里,顾谦耍宝一样地逗着各位长辈。

    蓦地,花园里玩得正欢腾的好好,撞翻了它的玩具,“嗷嗷”地朝着门外跑了去,有佣人慌慌张张地跑进来说,“老太爷,大少爷回来了,二少爷要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