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3章 只想维持她的简单-私人婚-
私人婚

第583章 只想维持她的简单

    “阿谦,你去爷爷书房,我正好有事情要跟你说,”顾思楷避免气氛突然变僵就这样说着。

    那些头发花白的长辈们窃窃私语着,“阿澈怎么还是这么霸道,连自己弟弟都容不下?”

    “没有,阿澈不是那样的,”乔依然很想为自己老公辩解着,可她害怕越解释越乱,就只好不甘心又哀怨地看着这些长辈。

    “四奶奶,是我愧对见到我大哥,他太优秀了,我太不上进了,我先去爷爷书房偷偷修炼了,晚点你们会看到一个全新的阿谦,各位晚点见。”顾谦嬉笑地跑上了楼,还故意在转角的地方像个退场的明星一样给大家飞吻着。

    “哈哈,阿谦这个孩子就像个开心果,那孩子从小就鬼精灵一个,倒是阿澈,每次见到他都让人有压力,长孙的架子端的有点高。”

    “大家就别说风凉话了,这长孙没有长孙的样子,我们还能安稳在老家分红享受生活吗?”

    “这阿澈是怎么回事,还不回海乾,大哥这么大年纪了,还这么操劳这怎么行。”

    “还不是顾忌阿澈,大哥早就放权给海峰了。”

    “哎,这阿澈太不懂事了。”

    他们絮絮叨叨的谈话声,让乔依然心里听得有些不高兴,她不是怪他们说顾澈不近人情,而是有些不高兴他们身为顾澈的亲戚却一点都不愿意了解他,关心他。

    相比于顾澈爷爷这边的亲戚,乔依然更喜欢顾澈妈妈那边的亲人。

    外婆,云姨,小姨还有媛媛他们开口闭口就是要她多关心顾澈,他们都是打从心里希望顾澈能幸福快乐的。

    反观这边的亲戚,就只会说顾澈小气,霸道,昨晚他们也是一个劲问顾澈什么时候回海乾,压根就不关心顾澈的取舍,动不动就提他长孙的身份应该为整个顾氏家族着想。

    “怎么没精打采的,肚子又饿了吗?”顾澈跟长辈们问完好之后,就很自然地坐在乔依然身边,握着她的手问着。

    “还好,你怎么提前回来了”,乔依然看了看手表离午休的时间还有半小时呢。

    “效率高的人当然就可以早下班了”,他才不会说他把能推到下午的工作全推了,只把非早上完成不可的工作做了。

    家里的这些长辈们一旦跟乔依然说起那些利益关系来,就会没完没了的。

    他所在的世界很复杂,但他不愿意那份复杂影响了乔依然单纯的世界。

    看着客厅里的长辈们看到顾澈来了,一点也不像见到顾谦那么热络,他们跟顾澈打完招呼后,就找理由散了。

    当客厅只剩下乔依然和顾澈,还有顾思楷的时候,顾澈才说完要带乔依然回家。

    顾思楷脸色沉了沉,只说,“依然现在怀孕了,要按时吃饭,等吃了午饭再说。”

    不等顾澈说“不”,乔依然就抢着答应了,“好啊,我也超级惦记雪姐的酸辣藕丁呢。”

    酸儿辣女,顾思楷不管顾澈脸上那不情愿的脸色,高兴问着,“依然,你是喜欢吃酸的还是辣的?”

    “最爱吃辣的”,顾澈不等乔依然回答,他故意这样说的。

    在顾家生一个儿子,那地位会扶摇直上,可他就是不愿意那还没出生的孩子就染上了权利与利益的纷争。

    知道这孙子是在故意跟他抬杠,顾思楷也不生气,而是笑呵呵地说,“你们感情好,以后多生点孩子,依然,可要记得今天答应爷爷以后带着孩子回来住啊。”

    “记得”,乔依然看着顾澈那面无表情的脸,胆战心惊说着。

    这阎王爷的面孔,能不能少表现出来啊。

    “回家再跟你算账”,顾澈给她整理头发的时候小声警告着。

    “那你要跟我算账,我就不回去了”,乔依然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直接反驳了回去,“我不要当个言而无信的人。”

    看着那较真的小样子,顾澈真愿意一切就像她看的那些就好了,他森冷的眸光扫了一眼顾思楷,“爷爷,我带依然上楼去加件衣服再下来。”

    “我不冷”,乔依然觉得这上楼了,一定会挨批评的,她不想接受批评。

    胳膊终究是拗不过大腿的。

    二楼顾澈的卧室里,乔依然一进门,就低着头跟顾澈保持着距离,“我想以后生了孩子回来这里住。孩子在市区上学也方便点嘛,孩子那么小总是舟车劳顿多辛苦啊。s市最好的学校不都是在这附近吗。”

    这看起来傻乎乎的女人,倒是把这里的一切都摸得很清楚啊。

    见他背对着她站着,不言语,她又补充着,“我从小就爷爷奶奶不爱,外公外婆把我当仇人,我从没体会过隔代的亲情,好不容易爷爷接受了我,我想以后回来住。”

    “我就是觉得爷爷这么大年纪一个人住怪可怜的。”

    说了这么一大串,乔依然也不知道顾澈听进去多少了,她试探着问,“你要是不乐意,我就放爷爷鸽子好了。”

    “我有说不同意吗?”顾澈叹了一口气,乔依然大喜,立马狗腿地跑到他面前,“我就知道我老公最好了。”

    “你告诉我,是爷爷逼你的,还是你自己要求的”,答案再明显不过了,一定是老爷子故意让乔依然觉察到了他孤独老年人的寂寞。

    “我自己”,乔依然欲言又止地望着顾澈,这让他心里揪了起来,“说。”

    “阿谦也来了,我们一起吃饭好不好?”乔依然提心吊胆地说出了这个请求。

    他心中的伤痕这么多年放不下,对顾谦这个弟弟又是想关心又怕对不起他妈妈,他过得很矛盾也很痛苦。

    她想帮他,却又怕他生气。

    “换件衣服下去吃饭,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让你别成天穿得跟一个未成年一样”,顾澈并没有正面回答她,而是在那行李箱里给她找出了一件成熟一点的风衣换上了。

    “嘻嘻,你们男人不都是爱童颜巨什么的吗?”乔依然瞅着她今天穿的粉嫩嫩的又有可爱公仔图案的外套,心里窃笑着,她还故意用那越来越饱满的地方去碰他。

    这样的下场就是,乔依然被他摁在床上吻了好久,吻到两人都浑身躁动又不得不分开了。

    “小妖精,你赶紧把孩子生完”,顾澈咬着她深藏在衣服里的锁骨。

    “那我们待会去叫阿谦一起下楼吃饭好不好,他在爷爷的书房躲着,他好可怜的,”这饿狼在这种时候比较好说话。

    可他突然就起身不理她又是什么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