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4章 同桌-私人婚-
私人婚

第584章 同桌

    “顾澈,顾澈,你说话啊,同不同意你说句话嘛?”乔依然觉得顾澈应该说不出顾谦不要出现的话。

    她可是清楚记得顾澈在那书的角角落落里写着,“我昨晚又看到欺负阿谦的臭小子们了,我和睿霖把他们三个人又给揍了一顿。”

    “他们也不看阿谦是谁的阿谦,就敢欺负。妈妈,我对不起你,可是我知道您也不愿意看到阿谦被欺负是不是?”

    “总算看到阿谦那臭小子在放学后不哭鼻子了,妈妈我再也不会理他了。”

    那泛黄的书里,还有着沾了水渍而鼓起来的样子,那是一个少年自责又难过的心情,那书里还夹着两兄弟的合照。

    “嘎吱”一声,顾澈推开了浴室的门,刚转身,就看到了乔依然低着头冲进了他的怀里,“在你老公的怀里还惦记着别的男人?”

    “那是你的弟弟,是你的阿谦,他要不是你的,我哪里愿意认识那小兔崽子啊,一天到晚没个正经的”,乔依然顺势抱着他的腰撒娇地说着。

    顾澈挑了挑眉,她说的倒是没什么不对的,可就是让他听起来不爽,“小东西,谁让你说粗口的。”

    同时,他带着惩罚的气势又打了打她屁股,“你打你就是不长记性了。”

    “呜呜,老公,你又打我,可是我还是好爱你”,乔依然眨巴着大眼睛,“宝宝也想多接触他的叔叔嘛。”

    待顾澈冲了个凉水澡之后,他也没明确表示让不让顾谦一起吃饭,乔依然闷闷地低着头跟他出了房门打算下楼。

    顾澈的卧室在二楼楼梯的左边,顾思楷的书房在二楼的右边。

    但在去往下楼的地方,他顿了顿脚步,乔依然也没注意,就拉着顾澈朝前走了去,一直到顾澈停下了脚步,她才意识到,“咦,怎么走过了楼梯啊,老公你怎么不早点提醒我?”

    “爷爷书房”,他很是尴尬又不自在地说完,就转身要走了。

    乔依然懂了这个傲娇男人的心意,就敲了敲书房的门,“阿谦,你大哥叫你下去吃午饭,再不出来,小心挨揍。”

    “乔依然,你小学毕业没,怎么这么幼稚”,他真不知道这个傻女人有个什么值得乐的。

    究竟谁幼稚,谁知道,但乔依然知道有些人就是爱面子又死傲娇,她就故意抬杠,“回答老公,你老婆我幼儿园毕业直接留校了。”

    还真是把这小祖宗没法子了,顾澈捏了捏她鼻尖,“傻。”

    “哎呦,阿谦,你还不出来,是要干嘛啊,你大哥我快拦不住了,他要进去揍你了”,乔依然又死劲敲着书房的门。

    门就那么被打开了,顾谦畏畏缩缩地只开了一条缝,他闪着光的眸子跃跃欲试地追寻着顾澈的身影。

    还是那么的不近人情的样子,却不是以前那种不让靠近的样子。

    “你这臭小子真磨叽,长辈们都全等着你呢?”乔依然直接把往里面死劲推,半拽半拉地把顾谦给逮出来了。

    “傻站着干嘛,叫人啊”,乔依然用脚踢了畏手畏脚的顾谦,“你平时不是挺活跃的吗?”

    人艰不拆啊,这大哥母亲的忌日才过去不久,他实在是不方便出现啊,“大,大哥。”

    “慢点走”,顾澈没给任何反应给顾谦,牵着乔依然就往前走了。

    而傻站在原地的顾谦茫然不知所措地样子让回过头的乔依然恨铁不成钢地嚷了声,“你是腿断了吗?”

    瞅着乔依然急得脖子都要红了的样子,顾澈半侧着回头瞟了一眼顾谦,又用眼神对他指了指楼下。

    这种熟悉的使眼色,让顾谦差点眼含泪光地哭出声了,仿佛回到了小时候这种眼神交流去干坏事的时候了。

    “我来了,我来了,我这不是尊敬大哥大嫂吗?你们先走,我垫后”,顾谦站在原地望了望天花板,他开心地跑上了前。

    总算被他等到了,大哥这是愿意跟他一起吃饭了吗?

    他们已经有15年没有一起吃饭了。

    “大嫂,我发现你越来越漂亮了,身上散发着一股无与伦比的光环”,激动的顾谦使劲吹捧着乔依然,但他的目光是一直追随着顾澈的,“这就是母性的光辉啊。”

    “男人太油腔滑调是娶不到老婆的”,被人夸乔依然是很开心的,她又抱了抱顾澈的胳膊,“你也多学学你大哥的稳重。”

    “大哥从来都是我偶像”,顾谦毫不掩饰地诉说着他心里的真实想法。

    客厅里的长辈包括顾思楷都震惊不已看着顾澈和顾谦是前后脚下来的,他们怔愣了片刻,还是顾思楷最先反应了过来,“小夏,把我珍藏的酒赶紧拿出来,今天是个好日子,要喝点酒庆祝一下。”

    他还以为这辈子都不会有两个孙子一起陪着吃饭了,他开心地这顿饭一直不停看着两个宝贝孙子,也不让其他人提海乾接班的事情。

    这顿饭吃的是相安无事,老爷子也很爽快同意了乔依然跟顾澈回去,临走前,他很兴奋,又把乔依然拉倒一边问,“依然,爷爷谢谢你。你能不能想法子让海峰也参加你们的婚礼,爷爷不希望外人看顾家的笑话。”

    “没问题,爷爷,其实阿澈带着爸爸跟我父母见过面,所以您放心,没人会再看我们顾家的笑话的”,乔依然宽慰着顾思楷,她又补充着,“我会尽量帮阿澈解开心结的,过去那些年,他也不快乐。”

    “好孩子,好孩子”,顾思楷拍了拍乔依然的肩膀,“爷爷希望你永远都这么为阿澈着想。”真不希望陆松仁破坏这小两口。

    回家路上乔依然一个人傻乐着看着冷峻的顾澈,“老公,你怎么这么帅,我发现我越来越爱你了。”

    “待在我身边是不是很累”,顾澈腾了一只手出来握着她的手,“依然,不用这么迁就我,迁就顾家。”

    ——

    这天到了下午,陆松仁也没等到乔依然的电话,他不停在窗口往下看着,“鹿颂,你说依然会不会对你和我产生了疑惑,要不然她那么爱多管闲事的人,都不问问我病情?”

    “表哥,孕妇记性差,你再等等,”以任鹿颂对乔依然的了解,他也认同陆松仁的话,“要不然,尽早告诉依然她的身世。”